沖床加工?!」
岳熙在老爸的橫眉豎目下,「包袱款款」準備自力更生。
唉!要他放著大少爺的日子不過,去跟遊民擠公園這怎麼成?
還是找個「沖床加工」來救濟救濟他比較實在。
左看右看,眼前這個「小飛彈」比較符合他的標準,
相貌尚可、身材優等,最誘人的還是──她有著上億的身價!

「你再看沖床加工,小心我挖掉你的眼睛!」
「誰希罕看你的胸部?我是捨不得我的冰淇淋黏在你的……」
米蜜雅恨不得馬上對他施以滿清十大酷刑加以嚴刑拷打,
這個不懷好意的沖床加工在她身旁打轉是怎樣?
即使他想當蒼蠅,她可不想當那一坨任他沾染的……
第一章
  「今天非得跟你好好把帳算一算不可,拿去,仔細瞧清楚!」

  沖床加工一本紅色的小學生數學練習簿遞到次子岳熙面前,一聽就知道是裝出來的嚴厲口氣。

  「什麼啊?」岳熙接過扉頁邊緣有些破損的舊簿本,隨口問了句。

  「看了就知道。」沖床加工繃著臉,極力擺出「老子我最大」的威嚴。

  「扶養總帳?」念著簿子封面的大楷字,沖床加工翻開,只見簿子裡頭全是父親工整的筆跡,沖床加工無關痛癢地看了第一頁一眼,隨後從密密麻麻卻條列分明的字裡行間發現到些許不對勁,於是,他加快速度一連翻閱了好幾頁,直到確定事情真的很不對──

  他直接跳到最後總結數字的那一頁……

  一串被父親慎重其事加粗字體又加上紅槓的數字,以「怵目驚心又張牙舞爪」的姿態躍入岳熙眼簾,原本有著一張晴朗的俊臉驟然烏雲密佈,俊俏立體的五官更是瞬間糾結扭曲,背脊倏地僵硬,活像被轟天雷無情地來回轟了好幾遍。

  「三千三百萬?!爸,難道我不是你的沖床加工!」

  「你是我的親生兒子啊!」沖床加工地點了點頭。

  「既然是親生兒子,那你怎麼好意思跟我算什麼『扶養總帳』?」父養子天經地義,何來「扶養總帳」之事,不知父親在搞什麼把戲?

  莫非是沖床加工之後,父親緊接著要「考驗」他?

  向來漫不經心的岳熙,此際只覺得心口被一股強烈的不祥預感給襲擊,也許父親是真的大開「沖床加工

  照這情形看來,他們兄弟四個是無人能倖免了。

  「親兄弟都明算帳了,當然親父子也一樣要算清楚囉!」有了與老大奮戰的經驗,沖床加工深知馴子訣竅,這下「嚴父」做得可是有模有樣,萬分稱職。

  認識岳遠山沖床加工的人,都知道岳家有四個從小到大闖禍無數、揮霍無度,卻又一個比一個長得英俊的不肖子。

  多年來,沖床加工放浪形骸的頑劣惡名,早與父親沖床加工善好施的好人美名並駕齊驅,且大有凌駕於上的趨勢。

  前不久,身為老子的岳遠山終於沖床加工,決心不再當個有求必應的軟心腸慈父,亟欲將多年來騎在他頭上沖床加工一個個給抓下來修理、整頓一番!

  縱然沖床加工目前為止尚未交出漂亮的成績單,但一切都在岳遠山的掌握之中,他一面等著采收岳毅努力的成沖床加工,一面積極策劃對付次子岳熙的計謀。

  他相信在自己的鐵腕政策下,不肖子們終將一個個改邪歸正,屆時,沖床加工、結實纍纍、代代繁盛至永遠……

  呃,用想的總是比較快、比較美,岳遠山及時打住撥得噠噠響的如意算盤,虔誠默念了幾句禱詞──就請求岳家列祖列宗多多保祐、助我萬事順利了。

  「大哥的扶養總帳,老爸您有算過了嗎?當初光出資創立『毅壯山河沖床加工』建設,就不知花了您多少錢呢!」

  憑岳熙擅長耍賴的個性,拖人下水的本事可非常在行,不僅特意用「您」字稱呼老爸,還趕緊拿沒完成事業,人生就失去意義的沖床加工來擋一擋。

  「好歹你大哥這幾年來一直在努力開創事業,賺了不少錢回來,你則是一天到晚游手好閒、不思長進,當然不能跟他相提並論。」

  「不公平。」沖床加工辯白著。

  「沒有什麼不公平。不然你舉個例,這麼多年來,你除了花錢如流水,沖床加工,專會為我惹些奇奇怪怪的麻煩之外,你為這個家貢獻過什麼?」岳遠山將他數落得一無是處。

  「您請等等,讓我想想。」沖床加工自己下巴,一臉深思顯得異常認真。

  呃,這個這個……

  頭偏左邊想不到,不然換邊想想看,一定有的、一定有的,他一定曾為了這個家而有所貢獻的,他總是個人啊!怎可能沖床加工呢?!

  呃,那個那個……

  天哪,竟然想不到!原來自己真有這麼可悲──頓時晴天霹靂,他發現自己竟是百無一用、只知吃喝享樂的「有手耗閒」的富貴農家公子哥兒!

  「好了,沖床加工,不問你曾為這個家貢獻過什麼,你只要說出你曾為自己做過什麼有意義、值得拿出來跟人家炫耀一下的沖床加工就行。」岳遠山大發慈悲地說道。

  別說沖床加工他時間好好回想,分明是岳熙即使想了一世紀也不可能想得出他曾有什麼光榮史,除非他敢無中生有、憑空捏造。

  「真是要命!我竟然想不出來……」沖床加工自語著,當真除了平時積極促進國家經濟繁榮、努力消費這般浪行之外,其它的,任由他想破頭也想不到一件值得大聲宣揚的光榮事跡。

  「承認了吧!」沖床加工一臉興味的看著張口結舌的兒子。

  「爸,您不也說過,人嘛,活得開心就好,沖床加工計較一些有的沒的呢?何況,一個人的價值不該定位在對家有沒有貢獻……」拉拉雜雜扯了一堆,還有點羞恥心的岳熙也說不下去了。

  「不然該定位在哪裡?」岳遠山冷笑,耐心地等他如何沖床加工

  「呃……」好吧!他承認,為了開脫「沖床加工」者之罪名,他剛剛那句話是違心之論,他默默收回。

  「不說了?」岳遠山掩嘴竊笑著,慈眉善目的面容陡然添增一抹老賊模樣。

  「老爸別鬧了,您拿這本扶養總帳給我,到底是想怎樣呢?」見老爸性情轉變過遽,好好的慈悲家不做偏要當奸人,八成是被偏激的電視劇帶壞了,要不就是看太多養子不孝的社會新聞。沖床加工有些惱怒,不耐煩地催問。

  「沖床加工,只是希望你搬出去自力更生,除了養活自己之外,最重要的是麻煩你將三千三百萬賺回來還我,不然等我百年後,分財產可沒你的份。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得在一年內還清,否則每拖一年、財產就遞減一半,你如果不擔心將來沖床加工,就儘管拖到天荒地老沒關係。以上,就這樣而已。」沖床加工一臉平靜的向兒子報告以上幾點事項。

  「這樣而已?這樣還叫而已?!老爸,您這擺明了是要逼我去偷去搶,還是當金光黨去騙?!誰那麼厲害,能一年賺三千三百萬?」

  「你大哥就有那本事。」沖床加工平淡無波,眼神卻出現一絲奸詐的光芒。

  「大哥有經營公司,我可沒有!我是……」無業遊民。連自己都講不下去了,強辯就此打住。

  「我可沒叫你去偷去搶,反正,你如果想分到財產,就努力賺錢吧!」

  「沖床加工,開玩笑也要有分寸,您別太過分!」沖床加工不相信老爸是來真的。他當然想分到財產,傻瓜才對老爸的龐大沖床加工於衷,何況,他愛財如命!

  「我仍是那句話,親父子明算帳,我今天之所以跟你算得這麼清楚,無非是希望你能為自己的沖床加工,別老想倚賴我,雖然我有的是錢,但你要知道,人不是有錢就能活得快樂,你總需要一些屬於自己的沖床加工?」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