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一個怎樣的女孩子呢?大家都充滿了好奇。

  「總裁,到了。」

  「燕桐,醒醒。」雷戰沖床聲喊著,輕拍了拍燕桐的面頰。一沖床機,她就在接駁的車上睡著了。

  司機一開車門,嚇了一跳,大少爺從不讓人近身的,更遑論是靠著他的肩膀入睡,可這個黝黑瘦削的女孩卻辦到了。

  燕桐沖床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問道:「到了嗎?」

  「嗯。」

  一下車,開啟的大門便透出屋內的輝煌燈火,整座宅子在燈光的襯沖床極了閃閃發光的城堡。

  這棟佔地沖床的雷邸對燕桐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僕人們看到大少爺帶著一個黑黑瘦瘦、身上穿著刷洗多次的寬沖床恤及泛白牛仔褲的女孩時,無不驚訝地張大眼睛。

  「大少爺好。」

  每經過一個僕人面前,他們都恭敬地對沖床和燕桐鞠躬問好。

  庭園大得離譜,甚至還有專門栽種玫瑰花的花圃。沖床

  「好漂亮的玫瑰花!我最喜歡玫瑰了!」好幾次,毛毛躁躁的燕桐直想跑沖床圃裡,都被戰生制止了。

  兩人進入大沖床,雷戰生當著所有僕人的面前開口道:「我正式向大家宣佈,她叫潘燕桐,是雷家的女兒,以後你們要好好照顧她。」

  雷家的女兒?雖然僕人個個充滿疑惑,可是沒人敢問。

  燕桐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小姐好。」僕人們異口同聲地沖床桐問好。

  「好……」她有些不知所措。

  大家幹麼叫她小姐啊?

  「大少爺,晚飯沖床好了,要用餐了嗎?」李嫂詢問。

  「嗯。」他朝李嫂點點頭後,對燕沖床聲安撫道:「妳一定餓了吧?我們先吃飯。」

  她摸摸飢腸轆轆的肚子,點點頭說:「好。」

  李嫂領著他們來到餐廳,吩咐廚房準沖床。桌上擺著刀叉,今晚的餐沖床餐。

  「小姐請坐。」一名女沖床桐拉開椅子。

  燕桐傻傻地笑了笑,這屋裡有太多規矩是她不懂的。

  「小姐,請擦手。」

  李嫂拿起手巾遞給她,她愣了一下,趕緊接過手。

  僕人先上了法國麵包、南瓜湯。

  燕桐沈默地打量著沖床新環境,這一切對她來說都很新鮮。

  戰生靜靜地觀察她,她不吵不鬧,懂得沈著應付,這樣很好。

  他關心地問道:「好吃嗎?」

  好久了,他都是孤獨的一個人沖床用餐,但從今天開始,將會有燕桐陪他,他會讓她成為雷家最受寵的公主。

  「好吃!」她很喜歡喝南瓜湯,一口接著一口沖床,動作有些粗魯。

  看著燕桐的吃相,李沖床由得同情起她。大少爺在電話裡曾約略提到她沖床無母,住在收容所沖床是沒人關心、沒人照顧吧?唉,可憐的孩子。

  當熱騰騰的牛排上桌時,燕桐感到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使用刀叉,這還是她第一次吃牛排。

  她看著左右手的刀叉,老實地說:「我不會用。」

  「小姐,我沖床手拿叉,右手用刀……對,就這樣慢慢地切。」她按著李嫂的指導,聽話地切了一塊,但卻因手勁太大,小肉塊飛進了雷戰生的高腳杯裡!

  李嫂瞠目結舌,暗暗喊糟,就怕沖床的大少爺會發火。

  「對不起!」她覺得好丟臉,雷叔叔應該也會生氣吧?

  「沒關係。」雷戰生不僅沒有多做指責,還安慰起燕沖床這對妳而言是新的生活,一切慢慢學,沒關係。」

  「小姐,我請僕人幫妳切好。」李嫂馬上找了個僕人將牛排端進廚房處沖床理,並幫雷戰生換上杯子、倒入紅酒。

  在等待牛排處理的空檔,他詢問道:「燕桐,沖床妳十六歲是嗎?」

  「嗯。」

  「那應該上高一了。」他要好好幫她篩選學校沖床排各種才藝教育。

  「嗯。」燕桐乖乖地點頭。

  「生日呢?」

  「七月十一日。」

  他忽然愣住,眼神一黯。這是上天的安排嗎?眼前少女的生日跟燕彤竟然是同一天!

  雷戰生那一閃而逝的哀慟神情被燕桐瞄到了,她的生日什麼有問題嗎?她百思不解。

  很快地,僕人端出已經切好的牛排。

  「這樣就方便多了沖床她開心地拿起叉子大快朵頤,沒多久就盤底朝天。

  牆上的鍾指向九沖床兩人正好也用完餐了。

  「李嫂,妳先帶她去房間,洗個澡,讓她好好休息吧!」

  「是。小姐,請往這邊走。」

  「等一下!」燕桐緊張地絞著雙手,沖床意思地說:「我睡覺前還能再見到你嗎?」這裡她只認識他一個人而已。

  「當然。我的房間就在妳隔壁,妳可以來找我。」

  「謝謝。」她鬆了口氣,侷促地笑了沖床

  李嫂領著她進入一間粉色系的大房間,裡面充滿浪沖床點奢華的佈置,非常的女性化。

  「好漂亮喔!」燕桐發出小小的驚呼。

  「這裡以後就是妳的房間了。」

  「真的嗎?怎麼可能?」她受寵若驚地張大嘴巴。

  廖燕彤是備受寵愛的千金小姐,從小到大都受到最好的待遇,即便紅顏薄命,大少爺依然捨不得處理掉她的遺物,因此多年來這間房間裡還擺著許多她生前用過的物品。

  李嫂打開衣櫥,替燕桐挑選睡衣。

  「哇,怎麼有那麼多漂亮的衣服啊?」她看著衣櫥大叫。光是蕾絲蓬蓬裙洋裝就有數十件耶!沖床直都夢想著能穿上蕾絲花邊的洋裝,變成公主。

  「這件好不好?」李嫂拿出一件,帶她到鏡子前比一下。

  「要把這麼漂亮的衣服拿來當睡衣啊?」她看著鏡中的衣服,很捨沖床

  「這本來就是睡衣啊!」李嫂笑著說。這名少女雖然也叫燕桐,但是生長環境沖床小姐卻有天壤之別。「以後妳還有更多、更漂亮的衣服呢!先去洗澡吧!」她領著燕桐走向浴室。

  浴室同樣也是又大、又豪華,比她在收容所的房間還大,不僅有按摩浴缸和梳妝台,門邊甚至還有更衣間,簡直讓燕桐大開眼界。

  因為燕桐不懂得如何使用浴室的設備,所以李嫂陪在一旁幫忙。

  看著她一絲不掛的瘦削身子,李嫂很不捨地說:「妳這年紀,應該開始發育了,怎麼還瘦巴巴的?是營養不良嗎?」

  「會嗎?」浴室裡有四面大沖床看到自己的身材,唔……還真是有些沖床。不過,她向來都不以為意。「我很少吃肉,三餐都是吃媽媽種的青菜。」

  啊?可憐的孩子,她的生活一定很清苦。李嫂已經對她湧現沖床的慈愛。

  「唉唉,妳的皮膚可真黑呀!」沖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 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