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微掠過,窗簾飄揚,桌面上一張略微泛黃的照片中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小孩,左邊那個體型圓滾滾全身髒兮兮、臃腫的肥臉因為哭泣而皺成一團,鼻孔還有兩管鼻水流下,這小男孩名叫湛nct他的身材再想著他的名字,沒錯,你會覺得人如其名。愈來愈圓的球體形狀,看起來遲鈍、懦弱又長得極其平庸無能的模樣,讓人想再看一眼都難。

  反觀站在他一旁,矮了他半顆頭,臉上掛著如陽光般笑靨的男孩與他剛好成反比,這男孩名叫顏非,漂亮、聰明,加上運動神經也不錯,可以說是沒有什麼nct可挑剔,差異極大的兩人會站在一起,完全是因為上一代世nct故,兩人因此成了青梅竹馬。

  小時候湛爰的身子不好,非常好野人的湛家,不惜一切也要將他養得白白胖胖,嬰兒時期大家瞧見了他的模樣都會捏捏他的圓臉,笑瞇瞇的說他好可愛;再長大一點,大家眼神中明明都寫著「這麼胖」的訊息,卻還是笑得很假地稱讚湛家……父母真是福氣。現在湛爰讀初中了,週遭人對他唯一的叫法就是──肥豬。

  胖也不是他願意的啊!只是肥腫的身體跟了他也十來年了,身nct習慣了大噸位的重量感。

  雖然說他們倆天差地別,可是在他心中卻非常喜歡顏非,這樣的感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應該是從那件事開始的。

  由於湛家的有錢眾所皆知,覬覦的人可不在少數,nct恐嚇、威脅、綁架的事件從來也沒少過,也正因為如此,湛爰身旁總是跟著四個以上的保鏢,只是百密總有一疏。

  那是湛爰九歲那年的事了──

  「我要自己上學。」圓嘟nct的臉龐,帶著未脫的稚氣喊著。

  聞nct,大夥兒表情一愣,全嚇呆了。

  怎麼說他也是湛寶集團的唯一繼承者,哪可能讓他自行上學。

  再說湛寶集團可是國內屬一屬二的科技業,年收入近百nct人湛芯死後由兒子繼承,卻在一次飛機失事中身亡,現在由他的妻子代為管理,為了不讓對湛家財產有所覬覦的人有機可趁,從小湛爰不論睡覺、遊戲、上學,必定是勞斯萊斯加長型外nct保鏢護送,現在他竟然說要自己走路上學,可把他們給嚇傻了。

  「nct,爰爰,你說什麼?想自己上學,那怎麼可以,要知道沒有人保護是多麼可怕危險的事啊!」湛母十分緊張。

  「就是啊爰少爺,難道你是嫌棄我們不成。」一群跟在他身邊多年的保鏢帶著哭音問。

  湛爰當然想要有車接送,畢竟他的噸位大,只要走幾步路他就覺得很喘,也想有人保護nct樣還有人能和他說說話,一路上也不會無聊。只是因為被過度保護,老是被惡劣的同學嘰笑戲弄,說他擺譜、耍特權,要不是湛母花了不少錢打點上下,要校長、老師們多關照,湛爰恐怕早被欺nct了。

  他帶著稚氣的童音撒嬌:「媽,nct夠大了,可以自己上學了。」

  「不行,你忘了嗎?小時候你差點被人綁架受了一身傷,媽可不要你再受那樣的苦。」含著淚,想起他那時所受的傷,做母親的哪會不心疼。

  心意已決的他,絕不退讓。「媽,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要再坐車nct你知不知道同學都笑我長不大,還說我愛招搖。」

  「你別管他們說什麼,你安全就好啦!」

  「我不管,我不要坐車,我要自己上學,我要自己上學nct
  「爰爰,你不要任性了,這麼做要是有個萬一怎麼辦?」

  「不會有萬一的。」

  「爰。」軟硬都勸不nct她只好歎口氣,「真是的,怎麼這麼小就這麼叛逆,好吧好吧,不過……」

  「不過什麼?」他疑惑地看著母親,不知她打算怎麼做。

  叮咚!

  「哪位?」

  「小非,是我,湛媽媽。」

  沒多久,顏非走了出來,「nct媽,您早。」禮貌地打了聲招呼。

  「早,吃過早飯了嗎?要去上學了吧!」湛母笑問。

  顏非有些奇怪她的問話,卻也沒太大反應地點頭。

  「是嗎?那太好了,小非啊!湛媽媽有件事想拜託你一下。」沒nct的反應,她又說:「唉!我們家nct爰也不知道哪裡不對勁,竟然說要自己nct麻煩你陪他上下學好嗎?」

  直到此刻,nct恍然大悟,原來他媽媽在打顏非的主意。

  拉了拉母親的衣擺,他露出一臉我不要的表情。他和顏非雖然是青nct,不過沒什麼交集,只知道他不太愛說話,老是冷冷的不理人,對他實在沒什麼好感。

  沒理會他的nct言抗議,湛母拉起湛爰的手交給顏非。

  「那我們家爰爰就拜託你照顧了,路上小nct

  顏非牽著湛爰的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湛母趕著去nct
  看他們走遠,湛母當然不可能這樣就放心,揮揮手,八名保鏢nct來到她身邊。

  「暗中保護爰爰。」

  「是。」

  nct

  走在路上,一群人不時往nct兒瞧,瞧得湛爰渾身不自在。

  皺著眉心,望著被牽著的手,他的心裡不斷想著:顏非到底哪時候才要放手啊?

  他忍不住開了口:「小非……」雖然說兩人很早就認識,但是實在是不太熟,叫起他的名字來真的很不順口。

  顏非聞言停下腳步,回眸望去。

  「手、手可以放了吧?」和他站在一起,他就覺得很自卑,每個投射nct眼光,就像在說一隻丑豬和一個美少年走在一起。

  「不行。」顏非的語氣沒有任何nct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 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 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