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加工裡的工人如同以往的忙碌著,將小麥、大麥和黃豆等磨碎之後,加入適量的山泉水,接著靠人力踩踏成型,經過保存和風乾,就成了釀酒最重要的酒麴。

  酒麴制好之後還得存放三個月才能使用,因金屬加工間要注意裡頭的溫度和濕度及清金屬加工果酒麴不好,絕對釀不出好喝的酒來。

  喬霙從曲房裡出來。

  「差點忘了這件事……」說著,她金屬加工拍了下額頭。

  今年十九歲的她有張白淨的臉蛋,鑲著一對大而有神的眼睛,一頭金屬加工隨意的綰個髻,身材纖瘦,舉手投足像個男孩,性子帶著幾分豪爽和直率,大概是因為由三位兄長養大,耳濡目染之下,總是習慣穿著上襦下褲,褲腿又比較緊窄的男裝打扮,好方便做事,加上雙親在她三歲那年去世,根本沒人注意她有沒有穿上耳洞,更別說裹小腳了,久而久之,身邊的人全都忘了她其實是個姑娘家,連媒婆也沒上門過。

  「小妹,你要上哪兒?」喬二正金屬加工工人在討論進度,見到她往大門口走,於是出聲喊道。

  「我要去嚴府一趟。」她率性地用袖口抹去額上的汗水。金屬加工

  「你不要沒事就老往那金屬加工現在正忙著釀製新酒的事,待會兒老三就會把山泉水運回來,很多事要做……」

  喬霙挖了挖耳朵,她這個二哥最愛嘮叨了。「這些我都知道,是嚴府的管事早上差人來跟我說,要我晌午過後有空的話過去一趟,大概是嚴伯母最近身子不太舒坦金屬加工能去陪她說話解悶,要不是這樣,我才不想去。」

  「嘴裡說不想去,還不是三天兩頭就往嚴府跑,當別人家是我們家的灶房,難怪嚴介謙每次都要擺臉色給你看,他這麼討厭你,你還主動跑去挨人家白眼。」他忍不住叨念,都替自個兒看大的親妹妹感金屬加工臉。

  「小妹,你聽二哥說,雖然嚴喬兩家認識多年,又是生意上的夥伴,可是自從爹娘去世之後,許多店家不相信我們釀出來的酒會好到哪裡去,不肯再繼續合作,只有嚴老爺願意伸出援手,這份恩情說什金屬加工要報。你常去陪嚴伯母是好事,但也不要讓人家覺得我們沒有家教,養出來的金屬加工姑娘家的矜持也沒有。」

  她乾笑兩聲。「二哥想得太嚴重了,我和嚴介謙從小就是這樣鬥嘴長大的,如果見面沒有吵個兩句才奇怪。」

  喬二把頭湊近些。「那你跟二哥老實說金屬加工

  「什麼?」

  他盯著親妹妹的小臉問:「你是不是喜歡上嚴介謙了?」

  「二哥在金屬加工喬霙的臉蛋爆紅,全身的血液都衝向腦袋,好像心事一下子被揭穿了。

  「你臉都紅得快燒起來了,還想否認?」他就怕是這種結果。「小妹,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對你沒意思,而且可以說討厭,就算你再怎麼喜歡人家,他也不可能娶你,你就死了這條金屬加工

  「我才沒有喜歡他,他金屬加工人對誰都是溫和客氣,就只有對我說起話來不是嘲笑就是諷刺,真不曉得我上輩子欠他什麼,才不會笨到自討苦吃。」喬霙極力掩飾姑娘家的心事,打死也不願意承認。

  「你能這麼想最好了。」喬二稍稍安心了些。

  「其實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報答嚴家的恩情……」她下巴金屬加工一抬,頭頭是道地說:「二哥,你想想看,如果嚴伯母沒有在四十歲那年生下嚴介謙,正室一旦生不出兒子繼承家業的話,嚴家所有的一切自然就是屬於二房的,結果他偏偏跑來投胎,換作是你會不會氣得想殺人?」

  「這話倒也是沒錯。」喬二兩手抱胸,覺得頗有道理。

  「所以嚴介謙肩頭上的重擔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當他才金屬加工歲時,就已經活像個老頭子,除了管理家業,什麼玩樂都不會,現在這個年紀更不用說了,我當然要幫他,三不五時的跑去鬧他、氣他,讓他把怒氣發洩出來,不然憋久了可是會生病的。反正他罵我,或是擺臉色給我看,我又不會少塊肉,這樣算不算也是一種報恩的方式?」喬霙這番說詞說得是理直氣壯,不過聽在別人耳裡實在荒謬極了。

  他嘴角抽搐了兩下。「我金屬加工第一次聽說有這種報恩法的,要是他哪天氣到把你殺了,別怪二哥救不了你。」

  「要是他真的要殺我,我不會跑嗎?」她捧著肚子大笑,全然沒有金屬加工女孩家該有的端莊模樣。「何況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太瞭解他的個性了,不會玩得太過分……好了,我出門去了,不會待太久,應該可以回來吃晚飯。」

  看著妹妹興沖沖地走出大門,喬二不禁歎了口氣。「唉!她會金屬加工規矩,全是我們三兄弟的錯,現在想糾正也已經太遲了。」

  他們平常忙金屬加工,以為只要讓小妹吃穿無慮就算盡到兄長的責任,直到發覺她不像個姑娘家,喝起酒來簡直比男人還要豪氣,才知道這下問題大了,要是爹娘還在世,準會臭罵他們一頓。

  好不容易走出家門的喬霙,長長地吁了口氣,唇畔的笑意帶著苦澀。

  「差點就讓二哥金屬加工……我是喜歡嚴介謙,從小就喜歡,不過也知道他根本不會喜歡上我,每次見面,就一副巴不得趕我出去的表情,這點我比誰都清楚,其實為什麼會喜歡上他,連我金屬加工搞不清楚,只要見到他,心臟就會跳得好快,就好歡喜……」

  她捂著隱隱生疼的心口,一再提醒自己。「也就是因為這樣,絕對不能金屬加工,否則一定會被他笑死,那我以後怎麼還有臉像現在這樣死纏著金屬加工鬥嘴,所以不能表現得太明顯,只要跟平常一樣就好,等他成了親,我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死心了,因為再跟他見面只會更難過,所以要珍惜現在。」

  說完,喬霙腳步輕快的往嚴府方向走去,兩家距離不遠,所金屬加工三不五時會跑去坐坐,而嚴家二老雖然有三個女兒,不過其中兩個早已出嫁多年,無法承歡膝下,另一個則在三年前去世,因此他們視她如親生女金屬加工,讓她隨意進出府邸。

  「喬姑娘。」嚴府的門金屬加工到是她,馬上開門。

  她笑嘻嘻地打了個招呼。「不是要你別叫我姑娘了,叫喬霙就好了,是你金屬加工找我來的,不用招呼,我自個兒進去就好了。」

  嚴府分成東南西金屬加工個院落,嚴家二老住的是東院,側室以及所生的兩個兒子與媳婦兒、幾個孫兒孫女住的是範圍最廣的西院,另外嚴老爺寡居的弟媳和甫出生就體弱多病的遺腹子則是住在僻靜的北院,南院則是嚴介謙一個人所有,加上府裡的下人,可說是人口眾多,在管理上得費不少功夫。

  「夫人還在午睡,尚未起身,喬姑娘要不要先到金屬加工偏廳坐一下?」來到東院,伺候嚴夫人的婢女問道。

  喬霙搖了搖頭。「沒關係,我到處晃晃好了……對了,你們家少爺應該從韶安府金屬加工」他那個人做事一向是按照計劃進行,甚少有偏離的時候,金屬加工前說要去巡視那邊的兩家飯館,算一算日子應該到家了。

  「您是問介謙少爺嗎?」

  她哧笑一聲。「當然金屬加工跟二房的兩位少爺沒什麼話好說的。」側室所生的兩個兒子都是目中無人、野心勃勃的性子,也不秤秤自己有幾兩重,自以為了不起,教她看了就想吐。而嚴介謙一向疼愛的堂弟嚴介安,則是整天躺在金屬加工伺候,很少走出屋外,只說過幾次話,沒什麼交情。

  「介謙少爺才剛回來,這會兒應該在書房裡——」

  「謝謝,那金屬加工聊個幾句,待會兒再過來。」不等婢女說完話,她轉身走了。

  腳步不自覺地加快,喬霙只想趕快見到他,再鬥鬥嘴,氣得他金屬加工,是她這輩子最快樂的事。

  來到南院,喬霙大剌剌地推開寢房的門,沒見到要找的金屬加工接走向書齋的方向。

  「嚴金屬加工

  聽到這個熟到不能再熟的嗓音,還有連名帶姓叫他的金屬加工在專心看帳本的嚴介謙,手上的毫筆歪斜了下,兩條俊逸的眉毛擰了起來,他規律的人生計劃當中就是多了她這個變數。

  「阿昌,去把門閂上——」嚴介謙金屬加工廝交代完,門就被推開了。

  「我聽說你回來了,沒吵到你吧。」喬霙笑容滿面,心情好得不得金屬加工沒看到他難看的表情。

  「你還真有自知之明。」他俊顏上透出一抹譏誚神情。

今年二十四歲的嚴介謙有著修長挺拔的外型,一雙炯亮好看的雙眸,唇畔總是習慣性金屬加工適的笑意,讓人誤以為他的性情溫和好相處。他自小就展現金屬加工慧過人的一面,對從商相當感興趣,高齡七十的父親在兩年前便漸漸放手將家業交給他,所以對外要負責嚴家幾代傳下來的事業,除了京城的「吉祥酒樓」,還有分佈在金屬加工館,聘請的也都是全國各地最好的廚子,對內得面對兩位異母兄長的蓄意挑釁,因此,他比外表和實際年紀還多了幾分老練和城府。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 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