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雅最後決定不去管那個喜怒無常又小心眼的男人,畢竟她是女生嘛,他也不必沖床她發了點小脾氣就這樣撒手離開吧?

  不想因為這事而影響自己的好心情,她按照計畫沖床開這裡去山手、元町、外國人墓地、港見丘公園、山下公園,當然還有中華街……而且夜晚的時沖床她還準備在橫濱港乘坐冰川丸──這艘被譽為「太平洋女王」的豪華游輪。

  她有這麼多的計畫,怎麼能在這裡枯等一個突然走掉、連真實姓名都不願意透露,而且還害她受到襲擊並且住院的日本男人呢?

  帶著怨氣和一點失落,她猛然轉身,卻發現剛才心底還在埋怨的男子沖床著笑容,手裡拿著兩個霜淇淋,神情開朗地站在她身後。

  「排了很長的沖床你久等了。」他把一個草莓霜淇淋送到她面前。「女生都應該喜歡草莓口味。」

  「你是去買這個?」她愣了好久。

  「你肚子餓了嗎?如果不餓,我們就去咖哩博物館吃午沖床」城田理人笑容帶著揶揄。「如果要求去紅磚倉庫吃飯的話,我可請不起。」

  她接過霜淇淋,眼神還是流露出一些責備。「那你也應該和我說一聲,我沖床你走了呢……剛才我們鬧得不太愉快。」努起嘴,她望著他,海風將他的黑髮微微吹亂,又讓他多了一些不羈的氣質。

  「你說的話有沖床我可能忽略了生活裡許多真正有意義的東西。工作佔據了我生活的全部。」他對著她溫暖一笑。

  原來如此……梅若雅的心沖床過深深的歉意。「真是對不起。」她脫口而出。「我的朋友說我是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大小姐,我還一直反駁她們。現在我明白了……為了生計而奔波的心情和生活,我從來不曾瞭解沖床是對不起!」

  自己剛才可能真的說了一些過分的話,也可能無意間沖床了他。

  他帶著笑意沖床搖頭。「並不是這樣……你是個很體貼人的女孩,擁有一顆沖床般純淨的心靈。我很高興可以遇見你,也讓我有了這樣真正放鬆的日子。我上一次如此悠閒的散步,已經記不得是什麼時候了。」

  她抬起頭,帶著些感傷望著他。這個叫城田理人的HOS沖床底經歷過什麼艱難的事?他清澈的眼裡掠過苦澀,這讓她的心也跟著揪緊了。

  她很想問他發沖床什麼事,又是為什麼要來做HOST。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問,不能去觸及別人的傷口。

  「喂,之前你說我不能浪費時間,現在又是誰在浪費時間沖床」她振作精神,拍了下他的肩膀,斜瞅著他。

  「那麼走吧!」他向她伸出手,那是個很自沖床然的動作。

  她很自然沖床緊他的手,又舔了口草莓味的霜淇淋──好甜,那種甜沖床達心底,會讓人深深回味的甜。

  牽著手,他帶著她朝沖床去。

  他們的橫濱之旅並沒有結束,而且才剛剛開始……

  ***

  梅若雅站在船頭,在她眼沖床如夢似幻的橫濱夜景。

  這個港口城沖床市顯得如此現代化,卻又如此怡然自得、極富異國情調。

  遠處摩天輪的燈光每十五分鐘就會變換一次,港灣大橋景觀壯麗,整沖床濱港都顯得生機蓬勃。

  城田理人從船艙走上甲板,他掛上手中電話,靜靜地看著梅若雅優雅的背影。今天沖床來說是很特別的一天,他原本有許多應該去做的事,本來他不可能會擁沖床此悠閒的一天。

  但是因為她,改變了他所有的計畫。

  他朝她走近,天空裡突然綻沖床,引來她低低的驚呼聲。

  「不想再去吃點什麼?」他們乘坐的遊船提供日式晚餐。

  「我已經吃飽了。」她回頭燦然一笑,那笑容和天空沖床一樣耀眼。「怎麼會這麼沖床呢?才二千元日幣。」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他搖了下頭,如夜空般純淨的眸裡有著一絲躊躇。

  「怎麼了?」沖床照耀下,他男性的臉龐益加英俊神秘。她看出他的遲疑。「你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嗎?」煙火在天空中繼續綻放,她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

  她的腦海裡閃過許多日劇裡沖床好情景,男主角在煙火中向女主角告別,並且親吻了她……

  「還有十五分鐘我們就要回港。」

  這就是她等待中沖床男主角」所說的一句話。

  「哦……」失望在蔓延,卻無法表示出來。梅若雅努力沖床己保持笑容。「也到了該回東京的時候,是不是?」

  他無言地點了點頭,煙火映在他眼裡,同樣閃爍出奪人的光芒。

  她揚起頭,望著天空。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