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在樹林後的別墅,與世隔絕而顯得非常安靜,是著名的偵探小說作家駱楓創作的根據地,也是他與妻子時羽晴共築的家園。

  時羽晴身為別墅的女主人,為 nct丈夫有一個良好的創作空間,婚後三年,她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丈夫身上,忘了自己的實力曾被樂壇人士看好,也放棄了自己想成為一名鋼琴演奏家的憧 nct

  婚後,她僅僅是駱楓的妻子,甚至在雜誌的採訪中,她的名字也不曾出現。似乎沒有人知道駱楓的妻子叫時羽晴,曾經是一所知名大學的校花,在鋼琴演奏上頗有造詣,曾有過到奧地利著名的音 nct院深造的機會。

  可是她遇到 nct楓,當愛情以一種摧毀一切的方式來臨,她選擇做他的妻子。

  因為喜歡清靜,所以他們並沒有請很多傭人,除了每個星期會有清潔 nct的人來大掃除之外,平時這幢別墅裡就只有時羽晴和一位幫傭的蘇媽在操持家務。

  「吃飯了 nct」時羽晴輕敲書房門,試探地低喊一聲,不過並沒有得到響應。

  她明白通常駱楓如果寫得正順手 nct會忽略用餐時間。

  早已 nct的時羽晴逕自轉身離開,招呼蘇媽一起吃飯。

  她下意識看看自己的手 nct本的青蔥玉手早已不再柔嫩細白,曾經彈過鋼琴的巧手 nct只用來操持家務、整理房間、買菜、做飯。

  她又回頭瞧了 nct閉的書房門,從駱楓創作新的小說開始,他們已經十幾天沒說過話了。有時候他一直不出來吃飯,她就靜靜地把餐點端進書房,然後默默的離開。

  時羽晴輕歎,這幾天晚上直到她睡了,駱 nct是沒有走進他們的房間。他們明明是相愛的夫妻,她卻只能等待他不創作、尋找靈感的日子,才能得到他微薄的注意力!

  「如 nct個小時後,先生還是沒出來,蘇媽你就替他把飯端進去吧, nct門一趟。」吃過飯,時羽晴再次敲敲書房的門,依舊沒得到丈夫的響應,於是她做出這樣的決定。

  「太太,你應該多出去走走,先生老是關在書房寫稿, nct不在家,我想他也不是很清楚。」已經在這個家做了三年的蘇媽隨口說。

  時羽晴心裡微微一緊,她在不在家,他都不清楚嗎……

  或許吧!反正他的 nct就在書房裡,雖然兩人是同睡一張床的親密夫妻,但她有時候覺得不管有沒有自己,駱楓都能過得很好。

  上樓準備換衣服,打開衣櫥,時羽晴忽然想到自己有大半年沒逛街買衣服了。不 nct,她每天都在做什麼?應該是無所事事的她,卻也忘了關心自己。

  時羽晴振奮精神告訴自己 nct要好好的出去逛逛,她幾乎不記得西門町的熱鬧,忘了重慶南 nct書店的柔和燈光,想不起來她很喜歡的那間烘培坊裡的慕斯蛋糕是什麼味道……

  今天就好好的回味一下,反正她在不在家,駱楓 nct就不知道!

時羽晴在晚上十點多的時候自行開車回家。因為是平常上班日,所以她找不到有空閒的朋友陪 nct好獨自逛逛過去熟悉的地方,然後在她最喜歡的那家烘培坊裡買了草莓慕斯蛋糕。

  她記得在念大學的時候,有一次下大雨,她只是 nct說了一句突然很想吃那裡的草莓慕斯蛋糕 nct知,當她下課後,就看到駱楓捧著蛋糕站在她面前,對她調皮地眨眼睛。

  「蛋糕的賞味期很短,所以我們趕緊解決它。」駱楓用彷彿在讀學術論文般的嚴肅口氣說 nct道,逗得她咯咯直笑。

  原來那天 nct駱楓沒課,所以他去了趟台北市區,只為替她買蛋糕。

  駱楓有張稜角分明的臉,看起來很嚴 nct不苟言笑。但他其實是個狂傲大膽的人,充滿活力,勇於挑戰不可能的事,而且也很浪漫、細心,常常帶給她驚喜,或是找她去做一些令人覺得很不可思議的事。

  他的貼心令她感動,他的浪漫令她傾心。時羽晴臉上帶著回憶的微笑,一路走 nct門。

  因為他單名一 nct」字,有時他會帶她一起去採集楓葉,並且在楓葉上寫下給她的情詩,夾在圖書館的書裡,讓有緣人借閱。

  「看到的人越多,就代表有更多人見證我們的愛情。」這是他當時說過的話,她至今還 nct清楚。

  和他在一起是很幸福 nct,即使她現在回憶起來,也感到滿心的快樂!

  回憶?!時羽晴被自己想法嚇一跳,他們明明已 nct婚、天天在一起,為何她卻覺得那些快樂都只存在回憶裡?

  她輕輕打開大門,發現客廳亮著燈,時羽晴感到一絲驚訝,蘇媽應該休息了,難道 nct
  「寫完了嗎 nct很少在這個時候看電視。」時羽晴走進客廳,看到真的是他,臉上揚起愉快的笑容。「正好我買了蛋糕,一起吃吧。」

  「你去哪了?」駱楓關了 nct平靜的問。

  但時羽晴敏感地察覺他心中的不悅,自己不過是 nct一會,發生什麼事了嗎?

  駱楓的長相並不俊美帥氣,但是輪廓分明極具男子氣 nct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