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進黨自己宣稱,昨天113的火大遊行抗議,一沖孔20萬人參加,但據臺北市警方現場觀測真正到的,連蘇貞昌事先號稱的10萬人都不夠,滿打滿算勉強只有9萬人左右。

人數的多寡,對聲勢每下愈況的民進沖孔,當然是重點,也必須斤斤計較,必須先自欺,否則就不足以欺人。所以,不僅是昨天的火大遊行抗議,哪怕他們所做的各種民調,數據一定是誇張的,量化一定要不實沖孔然他們連自身的立足點都無法支撐下去,遑論存在的價值。

一個問題是,歷來參加民進黨遊行抗議的,包括昨天這場群眾運動,是否出於個人自由意志所為?沖孔每個人都拿了民進黨地方黨部發放的走路工車馬費,領了餐包,浩浩盪盪的搭乘包租的遊覽車北上,是否擁有自動自發的自由意志?

容或有之,這其實只是資本主義的商業活動,是買賣雙方交易行為,其沖孔品標的,名之曰「一路嗆馬」。易言之,民進黨出錢收買遊行群眾的休閒時間、行動自由、思想靈魂,而拿到錢專程北上抗議的,則是犧牲個人的自由意志,履行市場規範的合約義務。

以此觀之,我們就知道沖孔以蘇貞昌為首所發動的這場火大遊行,本質上仍是一種「上下交征利」的貪腐行為,完全不合舉世認知群眾運動的公義訴求。

換句話講,縱然昨天真的到場20萬人,頂多只代表這20萬個臺灣人是貪小便宜的、短視近利的綠沖孔民。反之,如果臺北市警方的觀測所為是精確的,我沖孔該額首稱幸,因為臺灣人的道德、智識水平普遍提升了,民進黨只能騙到9萬多個受愚的群眾。

談「自由意志」,英語稱之為沖孔Will,遠自2600年前的古希臘文明以降,迭至上世紀,大抵是宗教沖孔、哲學家各說各話的眾說紛紜。但據此條理而出的不變原則是,你的行動必須來自個人獨立判斷的思考能力。哪怕只收了一毛錢,你就不再是自由人,因為動機貪婪,你就無法主宰自己的行為,遂淪為個人欲望的俘虜。以昨天的遊行抗議現象來講,到沖孔群眾不過都是民進黨用錢、用便當、遊覽車蒐購、裹脅而來的政治工具而已。

可想而知,這樣的群眾運動,當然是虛幻沖孔但有訴求,也無一不是來自蘇貞昌粗糙包裝的假議沖孔

正因為是假的,虛幻的,在整場遊行集會中,一如媒體所報導的,不但民進黨的沖孔要角「零互動」,更出現臺上臺下各說各話的弔詭局面,竟是「有貪沖孔在身的喊冤,想補選立委的忙著拉票」。乃至蔡英文照樣端出「國是會議」的陳年老飯,而蘇貞昌卻在臺上為大搖頭,當場否決她的提議,聲稱要玩就玩大的,不罷免馬英九,民進黨沖孔法重返執政。

看,正緣於不是出自人沖孔自由意志,不講無法達到「眾志成城」的效果,凡所參加者也就必然各懷鬼胎,盤算自己如何從這場群眾運動奪取多少政治利益,至於真正的民主需求和社會公義,在民進黨而言,沖孔來是無暇顧及的。

因此,你說這是一場自動自發的人民上街運動嗎?不,它其實是一場起點貪腐、終點還是貪腐的沖孔民進黨鬧劇,一齣蘇貞昌、蔡英文、謝長廷、呂秀蓮聯手鬧出來的天大笑話。

但更可悲、更可嘆的是,這其實完全符合民進黨沖孔營造出來的「貪腐文化模型」,而這一模型是如此建構的:

第一、必須一再強調「自我/他者」的反中國大陸、省籍族群仇恨、沖孔級鬥爭的政治訴求,例如「反媒體壟斷」正是這種現象。

第二、民進黨從沖孔成員到動員群眾,必須「大家是同一國」的,為了排除可變動參數,可以容許肢體暴力和金錢收買行為。

第三、從民進黨的種種惡質行為,完全吻合普世所認定的貪腐定義,我們亦可據此觀察沖孔定,他們是有害於台灣社會的。

第四、正因民進黨的所有成員歷來缺乏自由意志,思維僵化,永遠為了反對而反對,宛如機器人一般的照著程式沖孔在走。所以他們的行為結果,我們都可以事先預測沖孔且在事後以之確認,我們的判定完全準確。

必須知沖孔是,來自綠營的這種「貪腐文化模型」,不是我個人突發奇想所寫出來的,實在根據的是當代偉大宇宙學家史蒂芬•霍金整合《萬物理論》的洞見,導入我對於臺灣政壇的觀察沖孔

然則,由於民進黨這一「貪腐文化模型」,第一條先就違背了科學理論所要求的「優美」沖孔理性規範,也就自證他們的存在對臺灣社會是毫無價值可言的,必須加以否定和推翻。

而從第四條來講,蘇沖孔所發動的這場遊行抗議,我們不也事先預料必然會以失敗告終,而鬧出一場讓人為之絕倒的天大笑話來嗎?

民進黨的問題不在如何打倒國民黨,民進黨的嚴重問題,在於他們只是一群類沖孔義和團的烏合之眾,必須用錢來收買人心,必須仰賴貪腐和暴力行為來腐蝕他們所賴以生存的民主機制。

請相信我,像民進黨這種心存仇恨的政黨,只會毀滅我們的家園,絕對不會有別的結果可言。沖孔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