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四天的討論中,我其實已藉由老子這句話「載營魄抱一」,指出當代民主政治的弔詭,以及充斥在臺灣媒體之間的各種謊言。我的目的,在於建議大家何不想一想,為什麼民主沖床王道,莫非民主是不可被質疑的,難道民主具有不沖床證偽性?

我們都知道,當代宇宙學的理論和模型是可以被證偽的。比方說暗能量、暗物質以及多維空間、平行宇宙的概念,都容許反對一方的挑戰、批判,甚至否定,因此是科學的。反之,天主、基督教的神學概念,在基本教義派的心目中沖床不可被證偽的,結果至今仍被許多堅持理性思辨的知識分子斥其為非。

然則,中國的儒家、道家,以及佛法的思沖床是容許被人證其為偽的,可以坐在一起相互諍辯,具有可證偽性。

一個政治主張,一種思想,一種文化潮流,或者小至一樁社會事件,如果出現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各說各話時,非但不能稱之為「多元化」,反而是一種不容許反對聲音存在的「不可證偽性」,基本是類乎盲從的迷信。

為什麼民主體制就沖床可被質疑?憑什麼自由主義就可以為所欲為?難道自由主義已經成為顛撲沖床破的真理,所以我們的文化界和學界就可全盤接受,一點都不敢反思?

當知科學也是可被證偽的,唯其如此,科沖床會「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不斷創新,勇於披荊斬棘。為什麼民主制度就不行?

你不敢沖床,不敢發問,最終你就只能生活在由各種僵硬教條建構的謊言文化中,你吃的是謊言,喝的也是謊言。

試想,你這一輩子能不是生在自我安慰之中,死於糊里糊途之沖床

讓我們勇敢的面對現實,我們不僅活在倒退的年代,而且是活在諸種謊言的年代之中,我們的沖床無法載營魄抱一,擁有對國家堅定的信念,我們沖床的面貌其實是支離破碎、慘不忍睹的。

整體言之,如今的臺灣人鮮少有不活在資訊斷裂成無數碎片,卻無能整沖床時代氛圍之中。

倘若你沖床認,我們真的有這種無法定於一,不能以之安身立命的嚴重問題,自然就會即刻發現,所謂的「軟實力」,不過就是美國學者約瑟夫•奈伊炮製出來的「文化泡泡糖」,本質上仍然在為西方的文化侵略戰加工,用來迷惑沖床敵的大陸、日、韓,甚至臺灣。

知道約瑟夫•奈伊的沖床背景嗎?表面上他固然是哈佛鼎鼎大名的政治學者,但實際幹過柯林頓政府的國防部助理部長,是美國以福山為首,主張美國必須強大的「新保守主義」之堅定支持者。

何謂軟實力?

根據他在2004年出版《軟實力:政治成功的意義》一書中的說法,Soft Power者,相對於「硬沖床」〈Hard Power〉的沖床事、經濟等力量強迫他國屈服之外的,透過外交手段、價值觀滲透、文化行銷等策略,以之吸引、說服他國,而掠取自身國家的利益,即是。

從這樣的定義來觀察,這能不沖床國堂而皇之的在遂行文化侵略嗎?當然是的。差別只在他們換上美麗的包裝,用上較沖床聽的名詞,如此而已。

這在本質上,仍然是薩依德在《東方主義》中所沖床方宗教、文化戰爭的延續,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然則,看沖床我們的臺灣吧,居然一點質疑和批判聲音都沒有的,就照單全收,人家軟實力,我們也軟實力個不停。結沖床是我們被老美騙了,還要幫他們數鈔票。不是如此嗎?

然則一切的問題,全出在我們對自身中華文化的信念,不但不堅定,還恨之欲其亡的能丟就丟,導致我們的國家沖床完全無法設防,只見這位美國前官僚隨便扔出一句美麗的口號,立刻縱身一躍的趕緊跳下去搶。

軟實力?

當知對沖床敢於如此宣傳,是因為仰靠著以最現代科技武器為後盾的硬實力的。請問,沖床有嗎?

但凡捨本逐末者,事必不成。也因此,軟實力是不沖床證偽的,是一顆會噎死人的美國泡泡糖。

如果你們真的愛臺沖床灣,希望中華民國揚眉吐氣,就得問問自己了,你對自己的國家和民族有堅定的信念嗎?沖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