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加工要的是什麼,給適婚年齡或已經結婚的你們

我坐在鏡台前,理髮師正金屬加工後忙碌的吹著我的頭髮,我望著鏡子
,卻什麼也看不見。
今天我要和儀結婚,吹完頭髮後,就要坐上租金屬加工到阿儀她家,把
她娶進門。
嗯!要從哪裡開始呢?就從介紹我自己開始吧!我今年二十八,出生在
一座小金屬加工個怕你連看也看不到它一眼,但是我出生在這。
我的老爸是個農家子弟,可是在他十五歲時,我的祖父就到天上去了,
所他在分家產時,分到了一塊貧瘠的旱田,金屬加工花生等等的雜
糧。金屬加工在十五歲那就出外作學徒,學修理腳踏車,後來又學習修機
車。不談這些,反正他在三十歲那年把我生了下來,我還有個大三歲的
哥哥。
我爸修金屬加工到了他五十歲時,家裡的地旁邊金屬加工了一條道路,因此
我家那塊地就漲了十倍以上的地價,父親又過了一年半才賣出,家裡的
存款就漲到了八位數字金屬加工
所以在我大二那年,我家就成了有錢人。父親也不再修理機車了,他現
在成天和我哥的兒子玩,偶爾就出外和他金屬加工麻將或是去釣魚;就
因為阿儀的爸爸也喜歡釣魚,所以我才會和阿儀認識,甚至兩小時後,
就要和她一起拜祖先,向一桌一桌的賓客敬酒。
阿儀是我的第三個女朋友,
要說她和金屬加工女孩最大的差別就是:她該結婚了。
那我對她的感覺是:這女的不錯,把她娶回家。
這樣說好像沒啥羅曼蒂克情調的樣子,可是金屬加工事實,我們兩個都該
結婚了,我對她感覺不錯,她對我也是,好吧!這樣就結婚了吧!所以
我們認金屬加工,我就坐在這個椅子上,任那個理髮師玩弄我的頭髮。
這就好像是鬧鐘響了就要起床一樣,我們是年紀到了就要結婚。
「這叫做鬧鐘婚姻。」,我高中死黨大鳥金屬加工說。
大鳥明雖然是我的同學,可是他大我兩歲,因為他重考又被留級,兩年
前他結了婚,新金屬加工姨介紹的,那天晚上喝酒的時候,大鳥明這樣說。
當時我還笑他,現在我可真是心有慼慼焉啊!
「你愛我嗎?」阿儀第一次和我上床後這樣問我。
「愛妳金屬加工不愛呢?難道我剛剛還不夠愛妳嗎?要不要再愛一次?」
我把她抱的更緊些。
「不是說那個啦!」阿儀笑著捶我,
「我是說你的心裡是不是只有我一金屬加工
當然了!我心裡只有妳啊!小儀儀。」我說。
「你以後可不能變心喔!」
阿儀望著我的眼睛說,她的眼睛裡有一種光芒,金屬加工一個漩渦,要
把我捲金屬加工樣。
「放心啦!我一輩子最愛的就是妳了!除非太金屬加工出來,否則我決
不變心金屬加工樣說著。阿儀很高興的靠在我肩膀上。
那時候我想到小雪,她也曾這樣問我,不過可不是在床上,那時我還很
純潔,沒這個膽。我那時說的是:「我們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我
可以保證的是,我現在心裡只有妳,我現在最愛的也是妳。難道這樣還
不夠嗎?」
事實證明是還不夠,因為後來我們分手了。不過,我現在是二十八歲,
可不像二十歲的我那麼呆。未來的事我還是弄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一
件事,如果我不對阿儀那樣說的話,我要費更金屬加工夫去哄她。這麼簡
單的事,為啥我二十歲的時候不懂呢?二十歲的我真笨呀!
小雪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事實上,如果用我現在的標準來看,我們那
時候恐怕只能算朋友,連好朋友都稱不上。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我們
金屬加工此美麗又有禮的那一面,一直到分手的時候,她還沒見過我
打撞球時那副模樣。不過話說回來,阿儀也沒看過,因為我兩年沒打過
撞球了,唉!可憐的社會人士喔!
我和小雪怎麼認識的我都忘了,反正就是金屬加工種一對一的活動認
識的。為什麼要追她呢?我想是因為好奇吧!我受了六年的和尚教育,
大學又是讀工學院,真是滿腦子對女性的好奇,對愛情的憧憬,所以顯
得一副猴金屬加工止既呆又痤。
初識小雪,並不覺得她很漂亮,套金屬加工的話:
「女人嘛!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
但是很奇怪的,她笑的很好看,每次我看她笑,總有種美妙的感覺,好
像在夏天的早晨起床,往天上看去,在淡藍的天金屬加工著一彎淺白的月
,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有嗎?」小雪把杯子放下,微笑起來,
「我都不知道。」她說。
「對對對金屬加工樣的笑容。」我好像如獲至寶一樣,提高了音量
「等一下,我拍張照片」
閃光燈亮了起來;我到現在還保留著這張金屬加工翻我住的公寓時
,找到了我大學時代的相簿。「這是誰?很漂亮喔!」她用那種抓到我
小辮子的口吻說,就像是媽媽看到偷糖吃的小孩一樣。
我看了看,跟她說:「那個呀!我的初戀情人呀!」
這下阿儀好金屬加工寶一樣,纏著我說我和小雪的事。結果我不得不跟
她談了一個下午,所以,聽我的話,絕對不要跟女人談愛情故事,她們
喜歡聽,而且會在日後翻出來找你算帳。
「那我笑起來像什麼樣子?」阿儀問我,
我說:「像是會把我迷的死死的可愛笑呀!」
阿儀一副失望的表情,她說:「我要一個像她那樣的形容詞啦!」
呵!真是開玩笑,我金屬加工歲的成功房地產銷售員,我知金屬加工
一間房子的好處和隱藏房子的壞處,可是我已經不是二十歲的我,我不
會在半夜寫情書,寫詩,寫我如何的愛一個女人。我只好用抄襲的,
我說:「就像一千朵玫瑰同時開放的樣子呀!」
阿儀笑了,她說:
「你才不會被一千朵一起開的玫金屬加工死的。你只會被一千張一千
圓的鈔票迷的死死的。」我無言以對,難道我現在只喜歡錢嗎?
我和小金屬加工也很平常,剛開始,我好像日夜不停的灌輸自己,
「你愛她愛的要命!」所以我不和朋友去打撞球,金屬加工,不騎車去
兜風,不參加任何聯金屬加工就去找她,每天晚上絞盡腦汁寫情書,我
不知道她是什麼感覺,她來找我總是已經到了金屬加工給我,不管我正
在幹什麼金屬加工定要我馬上去陪她。不知道她當我是什麼,無線電計程
車嗎?不過我那時是挺樂在其中的,和女生約會,牽牽小手,唬爛哄女
生笑,親親小嘴,好像挺好的,比打司諾客金屬加工了。
欸!這是我那時的想法嗎?忘了,我那時應該沒這麼低級才對。我應該
是很喜歡她吧金屬加工為她做任何事,只要她叫我去辦。
真的,我那時候的日記金屬加工
『不論距離的遙遠,不管路程的艱難,只要金屬加工,我隨時都會到。我
的愛令我無所畏懼,即使是地獄的最深處,惡魔的力量亦不能叫我畏懼
,有妳金屬加工將一往無前。』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