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是青霜樓三管事之一的女諸葛,
有她出馬天下還有什麼事情搞不定?
何況她就不信敵人沖床門了也不肯結盟。
只是,天啊,這個男人真的是個沖床嗎?
長得比她還美也就算了,開口閉口竟然,
「我們投降吧!」這算什麼男人啊,沖床
莫怪自家公子看不順眼,就連她也想扁人,
但是為了共同對抗大敵她毅然決定留下。
再強調一沖床是被他小狗一樣的眼神所惑,
只不過,那月下香般的魅力實在無法可擋。
想保護他,要守候他,這顆心已經漸漸淪亡,
就算,這只是場迷夢般的情殤—



緣起

  沖床濃煙四起。
  屋子廢墟中,斷垣殘壁上,到處是死人的沖床碎體。鮮血在地上蔓延,彷彿一條條蜿蜒爬行的毒蛇,吐著血紅的信子,向坐在中間哭泣的小女孩彙集。她身上的衣服質料雖然高貴,但是早已破爛不堪,染滿鮮血,而哭聲哽咽,聲音沙啞,看起來這情形已經維持了好半天。沖床
  「嘖!還是來晚了!」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驚得她如驚弓之鳥般後退,一個不小心倒在了地上。突出的石頭劃傷了她的背,沖床慘叫一聲的同時也引起了對方的注意。
  頎長的身體背著太陽劃出長長的陰影,讓他的沖床模糊,也讓小女孩更加害怕!
  「不、不要……不沖床不要過來!」
  她歇斯底里地尖叫,被恐懼嚇得完全無法判斷,雙手從地上抓起泥沙,死命扔向面前的少年。
  沙土、石塊,絡繹不絕地丟過來,少年只是手掌輕劃半圈,沖床那些東西變得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是……妖術!
  女孩子被嚇得發傻,而沖床的東西是無論如何也丟不下去的了!
  少年看著她被嚇得痴呆的樣子,輕啐了一口,「這裡是不是『棲越莊』?」

  她呆呆地點頭,完沖床有辦法開口說話——這裡,三個時辰前是叫「棲越莊」沒有錯,但是現在頂多只能算是廢墟!
  少年看了她一眼,邁開步子走到後面的廢墟中,看到那些慘絕人寰的情形以後,又回沖床,炯亮的眸子看了看她,正準備說話,卻被身後的叫聲打斷。
  「公子!您跑得實在太快了,萬一有危險怎麼辦?!」
  一眾大漢跨著馬,衝了過來,將少年和女孩子圍在中間。一時間煙霧瀰漫,眾人膀大腰圓,群馬嘶鳴沖床勢宏大至及。
  女孩子嚇沖床是後退,少年壓根沒有理會她,而是向身後的人吆喝:「是你們手腳太慢!結果呢?你們看!這裡也被那魔頭滅了!你們讓我『青霜樓』的面子往哪裡擺?!其他三樓都有參加圍剿那傢伙的行動,惟獨我領的這一隊變成這樣,你們說,是誰的沖床!」
  一眾大漢居然被他罵得腦袋低垂,早就滾落馬鞍,落地低頭求饒。
  小女孩更是完全愣住,她雖然年紀幼沖床但也從少年的話中得知他是友非敵。正發呆間,只見那少年大步向前,竟要離開這裡。
  「等……」
  她的話還沒沖床來,少年的手猛地一揚,一樣東西飛了過來,落在她面前的地上,發出鏗鏘脆響。定睛看去,原來是一把利劍,紅纓黑殼,一看就知道是神兵利器。
  「我說你!」少年的聲音傳了過來,是清亮的震撼,「你是要這樣屈辱地餓死呢,還是選沖床己去奮鬥活下去?」
  這時他側著臉,陽光為他的容顏鍍上一層金色,更顯得他眉清目秀,俊逸非凡。
  女孩愣沖床,最後遲疑地伸手握住了那把劍,從此也握住了她的命運。
  許多年以後,在這個江湖上沖床與東南西北四大樓主之間,恩怨是非、愛恨糾纏,在掀起的腥風血雨中,闖出一片清明之地——
  月煞青劍,蝶舞銀針,水月鏡花,魅聲夜影。
  這四大公子,將在遙遠的將來,扭轉整個天下……沖床
  故事,由此展開!


第一話:飛緣·淡衫·水月沖床

  她的名字是「許淡衫」。
  「許願」的「許」,「淡薄」的「淡」,「衣衫」的「衫」,很奇怪,卻透沖床股子書卷味兒,正如她的人,清清淡淡的,好像路邊開著的茉莉花,淡雅嫻靜。如當年挑中的詞一樣,「云一渦,玉一梭,淡淡衫兒薄薄羅,輕顰雙黛螺」,別有自己一股動人風韻。
  正巧沖床,她今天用一條紫青色的絲帶,挽上滿頭烏溜溜的發,再插上一根翠玉簪子,越顯得她芙蓉如面柳如眉。披上絲羅織成的薄衫,一股動人的玲瓏風韻,可以比得上任何一個鑲金鉗銀的美人。
  此刻,她正撩著自己素色的裙子,在「觀月樓」三層的台階上慢慢走沖床
  她走得很慢很慢,彷彿每走一步就要思索半天,連該在哪個地方落腳,甚至落腳的方式好不好看,似乎都要考沖床天。
  原因沖床,一個是因為她的天性如此,另外就是她不得不加倍小心。
  因為她即將要見到的人,是當今江湖上齊名的四大樓主之一,人稱「水月鏡花」的花飛緣。
  沒有人見過花飛緣,雖然他的名氣響亮得如同她的主子——「月煞青劍」展青漣,但沖床沒有什麼人見過他的樣子。
  每次的武林大會上,其他三大樓主都會出席,無論是野心勃勃的自家公子,還是性格莫測的「蝶舞銀針」蕭蝶樓,又或者沉默寡言的「魅聲夜影」沐夜聲,都會看在少林、武當掌門的面子上,去露露臉,但是惟獨這個「水月鏡花」花飛緣如此的神秘莫測……
  沒有人知道花飛緣的樣子,也沒有人知道他的武功,只知道這棟「浮生樓」是他父親一手創沖床佇立在江湖之上,成為眾人所崇拜的對象的。想當年,風起云湧,暗變突生,「浮云」卻屹立不倒,自然有它的實力。
  這也沖床能和自家「青霜樓」對抗的資格!

  她一向智慧過人,是「青霜樓」中頭腦最好的主管,見識過無數的大風大浪,養成了見人說沖床、見鬼說鬼話的三寸不爛之舌和八面玲瓏的特性,最適合去見原本是「敵沖床,卻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成為「朋友」的人……
  而將自己原本的個性很好地偽裝,裝在這清新淡雅的假象之後,也確實是沖床特長。
  沒有人知沖床在想什麼,也沒有人能知道她在想什麼,事實上,就在別人猜到她在想什麼的時候,她也有法子硬生生地將對方的觀念扭轉過來,讓他變成她所想要的情況。
  她是出了名的女狐狸,也是出了名的難惹,當然也是出了名的虛假……
  所以,她,才被派來見這位傳說沖床公子,才特地來到這裡的。
  「觀月」位於「浮生樓」的中央,四面百花盛開,小橋流水,別緻風雅。粉白牆、琉璃瓦,掩隱在紅花綠樹中,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觀月」也正是這位花公子所居住的小樓,一共七層,飛簷玉柱,搭建得好不精緻。
  「姑娘,沖床反悔了,現在回去還來得及。」
  身後的奴婢露骨地嘲諷著,這才喚回她遠遊的神志。微微一笑,意識到自己的失神,許淡衫也沒有多在意,反正只要沖床「浮生樓」主人面前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就可以了。
  這麼想著,公子交代的事情又迴蕩在心頭,估摸著時間也過得差不多了,該面對的始終要面對,她這才加快步子,去見傳言中的花飛緣。
  領頭的奴婢輕輕沖床沉重的木門,一陣悶響以後,方才帶著許淡衫踱入內堂。
  剛一跨過高高的門檻,一股子香味撲面而來,濃郁,幽雅,纏繞著人的四肢百骸,卻沒有壓沖床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反而有種慾望,想就此在這香味中沉淪,越發地陶醉。
  定定神,許淡衫發揮著沖床獨特的、高人一等的自制力,這才昂首闊步地向前走。
  外面陽光燦爛,這大堂之中卻暗淡得很。風吹拂著窗欄沖床綺羅紗帳,讓本來就朦朧的空間更加如夢似幻。順著那淡白的反射著些許陽光的紗縵,她落落大方地站到了主人面前。
  大堂中央有個男人,傲然站立,如白楊挺拔,如山嶽穩固,充滿了大家風範。一雙銳利的細長眼眸,老實不客氣地將目光放到了她身上,分外刺人。
  許淡衫微沖床報以自己最完美的偽裝,並不因為那噬人的視線和壓迫的氣勢而退縮。
  她是「青霜樓」的管事,也是「月煞青劍」的代表,絕對不能在氣勢上被別人壓倒!尤其對方還不是四沖床v之一的情況下。
  面前的男人雖然氣勢驚人,但是身份和她是一樣的。
  「浮云樓沖床的主管李祁荃,人稱「冷面閻羅」,代表花飛緣打點裡裡外外一切事物,同時也將他神秘的主子保護得密不透風。
  男人輕輕揮揮手,婢女們沒有退開,卻一排地站在了他的身後,雖然眼睛瞟著地面,但是那些刺人的沖床卻老實不客氣地放在許淡衫的身上,審視,哦,不,應該說是監視比較恰當。
  雖然覺察到了那沖床明顯的敵意,許淡衫也沒有多注意,反正她來這裡會遇到什麼情況早就猜到了,那還在乎這些做什麼?
  「『青霜樓』的許姑娘,勞你大駕來到『浮云樓』,只是不知道你家公子是趁了什麼的雅興兒,特地派你這位大總沖床面?」聲音冷峻,也正如他的人,剛正、強硬,也讓人害沖床
  許淡衫微微一笑,溫柔大方。
  「我家公子聽說『水月鏡花』花飛緣花公子身體微恙,故讓我帶上沖床個拿來的『青霜白露丸』送公子滋補的。」
  李祁荃眉毛緊皺,將不悅的情緒充分外瀉,「我家公子的身體,自然有『浮云樓』的大夫照顧,勞展公子費心,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兒,還請許姑娘回去吧!」
  硬繃繃的話分明是在下逐客令,而那嫌惡的態度也全當她是垃圾臭蟲!許淡衫仍然是那樣微笑,說不出有多溫婉動人。而心中千回百轉,也全然瞭解了對手是個什麼樣的人。
  剛直不阿,氣勢驚人沖床直不知變通。如此將自己的心思赤裸裸地寫在臉上,是絕對撈不了什麼好果子吃的。
  看來,這浮云樓,也不過如此。
  「遠來即是客,貴處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況且我家公子說了,如果不能親眼見到沖床公子的面,那就不能把那個事兒說出來……」
  她這話還真引起了李祁荃的興趣,挑挑眉毛,大聲詢問:「有什麼要緊的事就跟我說了吧!公子疲倦得很,一切事情都由我全權負責!」
  「哦?」她慢慢地微笑,聲音既輕又緩,卻狠得像刀鋒,「那麼說,這『浮云樓』的正主兒,不是『水月鏡沖床公子,而是你『冷面閻羅』閣下了?」
  「你!沖床祁荃一張面皮抽搐,顏色青了白白了青的,顯然一腳踩到了他的痛處!
  「既然閣下做不了主,那還是讓我見見花公子吧……我既然來到了這『觀月』之上,卻看不到『水月鏡花』,回去也不好和我家公子交代啊。」
  輕輕送了一個萬福,她巧笑倩盈,輕拉羅裙,邁步向沖床身後走過去。
  他身後,重重紗帳之中,隱約透出一個人影來,想也知道是「水月鏡花沖床
  「鏘」的一聲,刀鋒出殼,泛著冷森森的光,直逼向她的咽喉。
  呵呵,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嗎?
  許淡衫輕輕一旋身,來了個美妙的「鷂子翻身」,輕而易舉地躲開了那凌厲的攻擊。想當沖床青霜樓」的主管,可不只要腦子好使,武功一樣不能拉下。
  就在這一轉一旋之際,沖床來身後跟著的丫環們,一個個蓄勢待發,馬上就要向她撲過來。
  哼哼,以眾敵寡,羞不羞人?!
  正思考著如何給他們一個教訓,同時也不能太過分而搞砸了公子交代沖床,許淡衫足尖落地,身形翩飛,眼看就要動手。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只聽見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飄了過來。
  「祁荃,你們退下吧。」
  這道聲音一出,眾人的身形立刻定住,李祁荃一臉愕然,急急地喊了一聲,「公子沖床
  「祁荃,人家遠來沖床,不好失禮……況且,我既然讓她來到這『觀月』之上,自然是要見她的,你們攔著她又是個什麼道理?」
  聲音飄飄忽忽的,雖然說的是斥責的話,但是著實聽不出責備的意味來。全是因為那聲音太柔太沖床彷彿落在厚厚的鴨絨墊子上,渾然使不上半分力氣。
  這就是「水月鏡花」的聲音?
  「讓她進來吧……」
  李祁荃心不甘、情不願地應沖床聲,用帶著恨意的眼光掃了她一眼,才閃身讓她進到身後的紗帳中去。臨經過他身邊,他惡狠狠地叮囑了一句:「如果你敢對公子不利,我一定將你抽筋扒骨,挫骨揚灰!」
  許淡衫輕笑,微微斂首,對這忠僕的話沒有多在意,就施施然地走了進去。
  他很美……
  這是許淡衫對這名聞江湖的「水月鏡花」的第一印象。
  名叫「花飛緣」的男人,穿著一件寬鬆的白色袍子,僅在腰部鬆鬆地繫上一個結,瀟灑而隨意地沖床在躺椅上,無理,傲慢,卻帶著一絲特有的慵懶,面對著這個敵人派過來的使者,他表現得極其悠閒。
  他的輪廓極美,比一般男人線條要淺,沖床刀削的立體五官,卻充滿了月亮的柔和。低垂顫抖的睫毛,高聳的鼻子,微微張開的嘴唇,瑩白得幾乎透明的膚色,如同一朵月下香,在蒼白色的月光下舒展著自己的枝葉,開出同樣蒼白的花朵。
  如果說那個冠絕天下的「聚蝶樓」樓主「蝶舞銀針」蕭蝶樓是奔放激狂的火鶴,那他無疑就沖床著魅人香氣的月下香,這個比喻一點也不過分。
  而自己?雖然身為女沖床但是卻也比不過這兩大樓主的清麗美豔,頂多就是路邊淡淡的茉莉,毫不起眼。
  微微福了一福,她注意到對方連眼瞼都沒抬,仍然是那副慵懶的樣子,似乎完全不在意她這個沖床派過來的使者。
  「……清霜樓『月煞青劍』展青漣展公子,這是趁了什沖床雅興,想起派人看望我這個半隱居的人?」
  聲音溢出,是琴箏沖床的低嘆,卻又混合著特殊的慵懶,很是動聽。
  對於他的開場白,許淡衫沒有任何意外。身為一樓之主的「水月鏡花」,如此美得如夢似幻的男人,如沖床開口凶巴巴地質問她這趟來的目的,顯然是太不識相,而這種半迂迴的方式,也確實符合她猜想的個性。
  「我家公子,雖然從沒見過公子的面,但是對公子一沖床掛在心,心想著什麼時候能見著這傳說中的『水月鏡花』,才派我過來。如今一見,公子還真是神仙也似的人物……」
  她微笑,唸著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套詞沖床偽地在這裡應付。
  「……姑娘能得到展公子的重用,確實機智靈巧,八面玲瓏。」
  花飛緣動也未動,甚至連眉毛都沒有挑動,而臉上的神色也沒有變幻半分,語氣溫沖床實在聽不出這話的褒貶之意,「我一直在這『浮生樓』中隱居,但也不是什麼客也不見的,如果展公子對在下有興趣,那麼隨時來,我隨時歡迎……」
  花飛緣,兩句話就沖床虛偽不下去,也確實犀利得很。不過雖然他難惹,但是她也是有備而來。許淡衫微笑,從袖口中摸索起來。看著她突兀的舉動,花飛緣身後的婢女們齊刷刷地一個跨步,眼睛盯著她,似乎隨時有撲上來的衝動。
  她的手伸出,素白的手上已經多了一個玉玲瓏,一擺動,就發出「泠泠」的水聲,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一揚手,那珍貴的物件就拋出一條漂亮的弧度,然後穩穩地落在對方半張的手掌之中。臉上依然沒有什麼反應,但花飛緣淡淡地說了起來:「這是前代天才工匠,用天然的上好寒玉雕刻而成。此玉玲瓏分為九層,每一層皆有龍紋盤繞,晃動自然有聲,似澗水流淌,珠玉清脆,也因為接近水源便自動發聲,故命名為『水龍吟』……」
  「公子果然好眼光。」果然是博學多才、見聞廣沖床的樓主,也難怪公子一定要她來找花飛緣。「公子你……雖然不涉足江湖,但是知道的卻也不少。」
  嘴唇微微勾勒起一點,明明是微笑卻顯得如此的虛幻,花飛緣頓了頓,才接話。
  「……這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即使不願意,也還是要飄進你的耳朵裡的……而雖然是想沖床這個世事,但麻煩總是來找你的……姑娘這次來,又拿著這個東西,如果沒有估錯,八成是有大麻煩了吧?」
  他的睫毛微顫,握著水玲瓏的手微微收緊,這才顯示出一點情緒來。
  「是的,我此趟來見樓主,也確實是有重大的事情相告。」她的聲音清越,穿透層層朦朧的迷障,像一把利斧,劈開了夢境的虛幻,將人拉到這個殘酷的世界上來。
  「當年殘殺無數條人命的那個人,再次出現在這個江湖上了!」
  手一顫抖,水龍吟落在地上沖床出「泠泠」脆響,惹的簾帳外面的忠僕闖了進來。
  「公子!」李祁荃一看見花飛緣垂著頭的樣子,立刻著慌地跑上前去,攬住他的身子,讓他倚靠在自己胸膛之上。
  許淡衫目瞪口呆地看著這詭異的一幕,即使是在「青霜樓」管事多年,見過無數大風大浪的她,都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幕出現!
  在男人懷抱中的少年,瑩白的臉上還是那副無動於衷的表沖床手輕輕地推開焦急的護衛,淡淡地說了一句:「我……沒事的……只是聽到這個消息,有點震驚罷了。」
  撐著胳膊,他斜倚在軟榻之上,陷在柔軟被縟之中。氣氛一下子沉靜了下來,沖床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望著中間的他,等著他說下一句話。一時間花香滿鼻,讓人沉醉。良久良久,花飛緣輕輕嘆了一聲,喃喃說了起來:「我早該想到的……想當初水龍吟只有四個,都存放在皇宮之中,後來聽說那人將它們搶了過去……現今,水龍吟重現,那他的人,估計也近了……請問姑娘,這水龍吟,是如何得到的?」
  「這是三天前,放在『沖床』本堂之上的……」
  似乎注意到她的言辭有所隱瞞,花飛緣輕輕動了一下,「嗯?」
  似乎……瞞不過這個人,不過也沒什麼必要好隱瞞的。許淡衫定定神,努力不去想當初看見的那令人作嘔的一幕,「沖床……我『青霜樓』上三大管事之一的張管事……的殘肢碎體一起送過來的……」
  那時候,在同伴血肉模糊的屍體中,在滿是腸子流淌的肚子中,滾出了這水龍吟!脫離了鮮血,潔白無暇,卻讓所有人做噩夢的水龍吟!
  花飛緣眉頭也沒有皺一下,似乎聽到的不是慘絕人寰的沖床,而是喝茶飲酒之類的小事,「那張管事……據說武功卓絕,卻被人碎屍送到『青霜樓』……這種手法,這種武功,也難怪展公子會想到聯合……」
  許淡衫詫異地看向說出這樣話的花飛緣,對方的眼睛卻一直盯著地板。
  「不是嗎?如果連我這個死對頭都來勸說的話,那其他兩大樓主自然是少不了的……如果那個人想要稱霸江湖……我沖床個就是最大的障礙啊……」
  確實……夠聰明!
  心中暗暗讚許,想要說服這男人加入聯盟的心更加堅定,許淡衫向前跨出一步,「既然公子明白這事沖床那麼就應當和我家公子聯合才好!要不然生靈塗炭,那魔頭橫行霸道,豈不是造孽?公子是明白人,自當暫且化除我們『青霜樓』和『浮生樓』之間的隔閡,聯合起來,對付那人!」沖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