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加工移異界

  摩天星是一個古老的金屬加工技非常發達,由於太注重科技,自然已經快要在這個星球消失了。

  「夢之花園」是這個星球唯一遺留下來的森林,為什麼森金屬加工花園」那是因為這個森林還不足1里。

  由於「夢之花園」是這個星球唯一的一小片森林,所以受到星金屬加工成了禁地,也使這個星球除了人和植物唯一的存活下來的生物蟲族。但是災難正在慢慢靠近。

  金屬加工在蟲神殿一個年邁的蟑螂老者面帶憂色。

  「長老有何吩咐」,一隻滿身灰色條紋的蚊子恭敬金屬加工
  這兩天居然連一個遊人都沒有,你是我們蟲族中與人接觸最多的,你去查查看。

  「是」蚊子說完向最近的金屬加工
  「難道我們蟲族又有災難了嗎!」老者跪在蟲神像面前喃喃的說道。

  500年前由於人類過於開發,就在蟲族這唯一的棲息地快要毀滅的時候蟲神降臨。

  在「夢之花園」中間設了一個能再生靈氣的陣法《聚靈陣》才使這保留了下來。經過靈氣的鍛鍊他們居然有了智慧。

  過了一小時一向穩重的蚊子無比慌張的飛了回來。

  「發生什麼金屬加工」老者見蚊子很慌張急忙問到。

  「不...不...不。」老者見蚊子顫抖連說3個不就是說不出金屬加工有大事。

  老者強自鎮定的說:「來,滿慢慢說。」

  待蚊子穩定一些說「不好了,3個小時後有一顆行星將撞到我們的星球。」

  老者明顯的開始顫抖:「啊!快召...集蟲...族所...有金屬加工神...殿。」

  說完老者跪在神像面前祈禱著。

  現在到「金屬加工」裡的蟲子有的不停的顫抖、痛哭,眼中充滿了害怕、驚恐和絕望。

  30分鐘後所有的蟲子全部來到神殿,但他們都停止金屬加工因為他們看到了神像看到希望。

  「大家開始祈禱金屬加工》」等待蟲神來拯救我們。老者鄭重的說完開始祈禱。

  在祈禱了2個多小時還不見蟲神降臨他們有的開始哭訴。

  突然神像被一團白色的光芒包裹從白光中飛出一個白袍金屬加工頭銀發、深藍色的眼睛,似笑似非笑的嘴唇好像一個小孩子又有壞點子了。

  「大家好金屬加工級無敵帥帥之蟲神。」蟲神不知羞恥的大叫到。

  汗...狂汗...這就是傳說中的蟲族之神。

  「參見蟲神。」大家還是很恭敬的拜見。

  「你們哭什麼啊,太不相信本神了,我可是超金屬加工。」

  「還有你金屬加工了知道嗎」!《聖蟲經》那有哭訴的這一段啊真是的,看在你們這麼尊敬我的情況下每人拿瓶千年好酒,剛才玄武那老家活的神仙醉差點騙來了,都怪你們打亂我的計劃,一副我很吃虧的樣金屬加工

  巨汗...這是流氓神啊。

  「奇怪了,我金屬加工覺有一股很強的能量越來越進了啊?」

  「稟告大神3分鐘後有顆行星將撞擊到這個星球。」老者說。

  怎麼不早說啊!你們也就算了,本帥哥還有大好前途呢!

  哎!自己囉嗦20多分鐘,果然無恥。

  大家快到外面去,我帶你們走。慢了就在這看家金屬加工

  「是」。眾蟲興奮的叫到。

  只見蟲金屬加工揮一個光球把所有蟲子包裹住向太空飛去,而摩天星已經成為了一個歷史。

  第二章怪胎修煉

  3天後。

  「終於到了,你們怎麼這麼重啊!該減肥拉,特別你小子還笑,快累死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這就是你們的家,怎麼樣不錯吧!」

  「這是聖蟲星蟲子的世界,這也有很多和你們一樣有高等智慧但他們會修煉功法比你們厲害,所以你們暫時不能生活在一起,這裡是聖蟲星2大險地之一迷霧林有來無回他們不敢進來,我會教你們修煉,你們在這好好修煉休養生息,等有強勁實力的時候蟑螂金屬加工你們出去的,不可殘殺其他蟲類,本神走了,功法就封印在你們腦袋裡一想就能看到了,自己去悟吧,哈哈......」

  這裡是金屬加工形陣法保護使霧氣不能進入,長滿了參天大樹只有中間有一個小湖周圍長滿了奇異花果.

  「哇!好香的果子啊,摘回去給老婆吃,快要生小寶寶可不能餓著。」一金屬加工的螳螂說道。

  螳螂摘金屬加工色的果子回到剛健的新家。(這裡母螳螂不用吃公螳螂了,就連孩子我也讓他們胎生了,呵呵)

  「老婆來吃果子了。」

  「哇!怎麼這麼香啊,你也吃啊。金屬加工

  「湖邊有很多好吃的呢,我都吃過了。」

  「怎麼裡面是紅色的啊。」

  「是啊,別吃了有毒就壞了。」

  「不會的,如果不能吃,神會說的,神是不會騙我們的。」金屬加工

  對,神是不會騙我們的。」

  可見這流氓神在蟲族的威信。

  「那我出去幫其他人建房子了,你好好休息。」

  在公螳螂出去有金屬加工鐘,母螳螂突然全身發熱好像被火燒似的在地上來回打滾非常痛苦,身上還不時的發著紅光好像要從她的身體暴出來了。

  「老...老.....公」她的聲音微弱的幾乎連自己都聽不到更何況別人呢。

  突然一道紅光衝天而起夾雜著一聲霸氣的龍吟整個陣法中發出耀眼的紅光,紅光持續了一會等消失後陣法中的樹木被震倒三金屬加工一,而蟲子們個個橫亂的暈到,

  而在母螳螂身邊多出了一隻奇怪的小螳螂,頭頂上的須變成了一對青色的角,火紅的翅膀好像一件披金屬加工覆蓋著一塊快鱗片,綠色的身體。

  過了好一會母螳螂慢慢的醒來了,發現周圍的事物全都倒塌了,而在自己身邊有一隻奇怪的小螳螂在那甜甜的睡著,難道這是自己的孩子,母螳螂想。那這些毀壞的東西與自己孩子有關,母螳螂害怕起來金屬加工但是身體的能量好像被抽乾了似的,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怎麼有龍的能量,金屬加工比我厲害來也要打聲招呼,去看看,一個白袍男子說道然後消失在一個洞內。

  過了好一會大多數的蟲子都醒來了。看到這裡一片狼籍。

  「怎麼回事,是誰!!」蟑螂長老怒吼到。其他蟲子也是非常憤怒。有人居然好壞蟲神賜予他們的家金屬加工剛才紅光是從那邊出來的」一些蟲子叫到。

  「走,去看看」長老說道。

  在剛才母螳螂已經恢復了一些體力,她知道一會有人來那孩子就危險了,雖然他長的很奇怪但終究金屬加工的孩子,急忙叫醒了小螳螂就走,躲了起來,但是蟲神的陣法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出去的加上母螳螂又沒有多少體力,很快就被蟲子們發現了。

  等他們看見了奇怪的小螳螂非常的生氣。金屬加工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