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章 雪福利公司

上海,是一座讓人一 nct忘的城市。位於歐亞大陸瀕臨太平洋的漫長海岸線中部,面向會際世界風雲的浩瀚太平洋,優越的地理位置,使這座中國最大的沿海城市獲得了承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吸納世界先進文化的得天獨厚 nct天賦條件。

  狂風呼嘯,巨浪滔天。孔雲屹立在海畔,任風颳在臉上。身上的意大 nct西裝被吹的咕咕作響,卻沒有了往日的光澤。

  「你們這群道貌岸然 nct君子!我終有一天會拿走屬於我的一切,你們等著吧!」孔雲咬牙切齒道,稟洌的寒風灌進口中澀澀發苦。

  「可是——如今我如何東山再起,難道靠它們?」孔雲用力攥緊手中的兩元硬幣,無奈爬上了他的心頭,「靠它們?我看這點小錢打發乞丐都沒人要吧!」

  「誰說的?我要!」一張老臉湊了過來,蓬頭垢面衣衫襤褸。前伸的雙手卻像剛剛出生的嬰兒般細 nct。深邃的雙眸帶著希冀盯著孔雲。

  「我——」孔雲本想拒絕,卻擱不下臉面。最終咬緊牙關忍著巨痛將最後的私有財產交給了乞丐,心裡早把乞丐的祖宗罵 nct萬遍,同時也暗罵自己這張臭嘴。

  不料,老乞丐並 nct他的施捨而感激,反而罵道:「真小氣!兩元都當寶了,我老乞丐要是大展施手,別說兩元就是兩億都是手到擒來。哼——」說完不顧孔雲難看的臉色向遠方走去。

  「年輕人,世上沒有跨不過的坎,只怕你有心無力啊!堅定信念你會有成功的一天————」遠方飄來老乞丐沉厚的聲音 nct暮鼓晨鐘陣陣敲打著他的心房。

  「世上沒有跨不過的坎,只怕你有心無力————世上沒有跨不過的坎,只怕你有心無力————」字字縈繞耳畔,孔雲如遭雷擊,眼神中閃爍著五彩神光,「 nct我懂了!我懂了!謝謝前輩,前輩——」孔雲眺眼相看,哪裡還有老乞丐的影子。

  雪福利公司絕對是國內公認的領先博彩服務公司,向全國提供合法 nct投注。公司於1934年成立,擁有近70年投注服務經驗。目前在中國經營1,500多間投注站。全球客戶多達30,000名,為國內最大的電話投注服務公司。

  雪福利公司。一間豪華的辦公室內。孔凡翹著二郎腿坐在椅上,品嚐著咖啡的 nct。這時門開了,走進來一位身著白領服飾的少女,濃裝淡抹,姿態妖媚。

  「孔總一切都辦妥了。」妖豔少女直接走向孔凡,坐在了他的腿上,潔白修長的雙手環住了孔凡的脖子。

  放下杯子,孔凡摟緊少女。盯著少女 nct的面孔,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少女香豔欲滴的紅唇立即激活了他全身的獸血,悶哼一聲,孔凡霸道地打破了少女最後的防禦,舌頭不停的在少女的口中攪動,吸允著妙齡少女的香津。

  一雙雄厚的手掌不停的在少女的身上遊走,最後探入少女的衣間,玩弄 nct女發育完美的玉兔。舒適的快感傳遍周身,少女忍不住,銷魂的呻吟起來。

  推開少女,孔凡笑 nct「騷蹄子!這裡是公司,你不能勾引我,要是給別人看到就不好了。」說著還不忘佔便宜,在少女的酥胸上摸了摸。

  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少女撒嬌道:「好壞啊!孔總人家哪有勾引你啊,是你自己把持不住的,怪不得 nct。」

  「好啊,敢還嘴。」孔凡假裝生氣一巴掌打在少女柔嫩的臀瓣上,「暫時放過你,晚上再收拾你!哈哈。現在你出 nct趟我有事情要辦。」少女嘟著紅潤的小嘴,不高興的離開了。

  目送著少女離開,孔凡掏 nct,拔號聯繫王銘。

  「喂!是王銘嗎?我是孔凡,事情辦的怎麼 nct

  王銘道:「是孔總啊,我現在正在跟蹤孔雲。」

  孔凡眼中閃過一絲殺氣:「手腳麻利點,給我結果了那小子!我不希望他看到明天的太陽。」

  王銘道:「孔總您放心,我王銘什麼時候做事,讓您失望過。好,我現在就去準備。」

  收了手機,孔凡殘忍的冷笑道:「孔雲啊,孔雲,你到了地府可別投訴你大伯沒有人情味,要怪就怪你爸爸生了你,哈哈 nct——」沒有感情的笑聲迴蕩在辦公室內,久久徘徊不散。

  夜色降臨,華燈初照,熱鬧了一天的都市仍然沒有安靜下來。各式各樣豪華的汽車在公路上川流不息。行行色色的小吃 nct前人流不絕。

  孔雲讀著報 nct目光不停的朝四周掃射。忙碌了一天,還是沒找到一件稱心的工作,他內心的堅定開始動搖。

  遠處,一輛卡車疾速馳騁,在路人的驚呼中,撞上了正在看報紙的孔雲 nct殷紅的鮮血趁著倒飛出去的孔雲的鼻中,口中,耳中,眼中湧撒而出。在路燈星辰的寸托下,呈現出驚心動魄的美麗……

第二章 七星續命

  老乞丐十分高興,今天有個傻B硬是給了他兩元錢,雖說兩元錢不算多,但是比平常的收穫要多的多。
  老乞丐走到一家包子店買了幾個包子,一邊狼吞虎嚥,一邊搖搖晃晃在大街上遊魂。忽然聽到前面不遠 nct來女子的叫聲,緊接著一大群人在前面圍了起來,像是在看什麼。

  好奇心上湧,老乞丐三步並做兩步,擠入了人群中。人群中圍著的一片空地上,躺著一個年輕人,渾身鮮血淋淋,腹部不再起伏,看來是死透了。老乞丐仔細一看,差點叫了出來,眼前躺著的人,不正是施惠給自己的年 nct嗎?他怎麼會死得這麼慘,看樣子是被車給撞上了。想到這,老乞丐心中憤然,暗罵誰如此缺德,做出這等傷天害理的事。圍觀的人群也是氣憤,一改往日的斯文,破口大罵起來。

  「誰怎麼可惡啊?撞了人怎麼不把人送去醫院啊?禽獸啊!」

  「就是,人怎麼能這樣啊,我看剛剛那個司機心被狗吃 nct

  「沒想到如此悲慘的事件竟然在上海發生,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啊 nct———天啊!我受不了。」

  「真沒想到我們上海會出現如此品行惡劣的司機。不行!我要回去告誡兒子叫他以後 nct不要做出相同的事來。」

  「神啊,用你無上的法力,招來審判雷光劈死那個敗類 nct

  ......

  ......

  這群人只顧義憤填膺的議論著,完全忘記了報警。而此時老乞丐心裡卻在 nct掙扎,對他來說救年輕人一命還是可以的,只是這樣做究竟是好事是壞事誰也不清楚。貿然出手就是逆天而為,是要受天罰的。

  「管它呢!受人滴水之恩,應當湧泉相報。受 nct的恩惠就要報答,哎——————年輕人你真是好運啊!」老乞丐終於下定了決心,身形一閃化為一道黑影將孔雲提起,快速向著海岸靠近。

  原先還在議論的人群再次炸開了鍋,一個個瞪大了眼,死死盯著孔雲剛剛 nct的地方。

  「人呢!怎麼不見了 nct

  「不知道啊,你們剛剛有沒有看到什麼可疑的人將 nct者的屍體運走了?」

  「沒啊!真是太邪 nct。」

  「我剛剛看到了一道黑影閃過,接著那個死者 nct見了。」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不會是騙我們 nct。」

  「我以我的人品發誓,整個過程就是這 nct。」

  「本來我還有點相信,但你以人品發誓,我看事情鐵定就是假的!」

  「對啊!他說的對,你 nct不太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對———你的人品差,連毛主席都知道 nct

  「我——你們不能對我進行人生攻擊,我是個善良的人 nct嗚……」

  ......

  ......

  一家火鍋店靠窗的桌子上。王銘正在吃著火鍋。鮮辣的蔬菜就著可口的干啤酒,迅速激 nct了他的味蟲。他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火鍋收拾得一乾二淨。吃飽了肚子,王銘掏出手機開始給孔凡打電話。

  「是孔總嗎?您交代的事情我都辦妥了,從此世上再也沒有孔雲這個人 nct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興奮: nct的嗎?太好了,王銘你做得好,做得好,哈哈從今以後再也沒有什麼人可以威脅我了。哈哈————」

  王銘收了線,心裡卻莫名惶恐起來久久不能平息。提到他的老闆孔 nct王銘總是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這個老闆有著太多的神秘,人明明有六十多歲了,卻還擁有三十歲的面容,讓人感到異常邪門。而且身兼一身硬功夫,王銘一直有一種直覺,饒是他特種部隊退 nct年方三十正值壯年。在面對孔凡時也無法能夠在十招之內安然脫身。

  黑夜漫漫,群星壓頂。此時的海水已不復白天的狂羈,就像熟睡的嬰兒一般連胡嚕聲都沒 nct

  孔雲靜靜躺在海岸上 nct在他的旁邊,擺著七簇篝火。其按照一定的規律排列著,從天上望來,就像一隻大勺子。而這個時候老乞丐正神情凝重的站在孔雲身邊。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北斗七星顯神威,四海龍神朝天拜,八方雲 nct神來!」

  只見老乞丐身體凌空而起,靜立在離地三丈高的半空,目光凝重的看著孔雲。頭頂,北斗七星 nct出耀眼之極的光芒,隨著老乞丐話落。七道紫色光華俯天而下,按照一定的順序,接連在七簇篝火之上。原本淡黃的火焰 nct的紫炎翻騰。那耀眼的紫色光華彷彿有意識般,在孔雲身外形成一團紫色光罩,將他牢牢的護在其中。與此同時,孔雲身上壞死,受損的細胞在團團火焰中,開始復活修復。

  四周狂風怒吼,異嘯震天。不久前還平靜的水面像煮沸了一般氣泡翻 nct

  孔雲蒼白的臉上開始湧現紅潤,身上奇脛八脈在七星紫元力的幫助下,道道貫 nct而位於他的胸口上,巴掌大的區域內開始出現七顆紅色印記,和天上的北斗七星一個模樣只是光華不同。

第三章 走狗屎運?

清晨。當天際第一縷光華照在孔雲身上時,他醒了。四周,七簇篝火已經燒到底了 nct剩下零碎的還未燒盡的焦棍。早起的鳥兒在枝頭嘰嘰喳喳地啼鳴,偶爾有一兩隻落在沙灘上,啄食著藏在沙子裡的小蟲。

  孔雲掙紮著從地上爬起,大腦暫時還處在昏眩地步。身上的意大利勝龍西裝早在車禍中徹底報銷了,下身的褲子也是血跡斑斑。孔雲努力回想著昨晚發生的一切,只零零碎碎記得自己當時在看報紙,一輛疾 nct過的卡車撞上了他……之後便昏迷不醒,醒來之後就躺在沙灘上。

  孔雲上下檢查了一番,發現自己並未因遭遇車禍而留下 nct症開始暗暗慶幸。目前對他來說,首先換身衣服,然後找一份長久的工作,那樣他才能有翻身的資本。孔雲並不笨,他隱隱察覺到此次車禍不像表面上的那麼單純,很有可能是他大伯趁著自己父親身死之際,為了完全篡奪整個雪福利集團,而使出的一項雷霆手段。他越想越迷惑,自己已經被他擠出雪福利集團,猶如喪家犬一般,他為何還不肯放過自己?其實他不知道他大伯是個謹慎陰險的傢伙,從不會做縱虎歸山的事。

  趁著天色還沒有大亮,行人不多 nct雲翻上一戶人家的陽台,拿走一套白色燕尾服換在身上。人靠衣裝,佛要金裝,不得不說穿上西服的孔雲很帥氣。深邃的雙眸像一灣湖水,飄逸的頭髮散在肩頭雖顯得有點標新立異,可是卻對女孩有著莫名的吸引 nct

  衣服的事解決了,接下來是工作的問題。也不知道孔雲是不是踩了狗屎,北大畢業的高才生竟然 nct作都找不到,差點讓他氣得要從大樓上跳下。

  找了一上午,還是沒結果。孔雲顯得有點氣餒,肚子更是高聲抗議起來…… nct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