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

  「一點孤星半點寒沖孔波無力天地殘。」

  近三個月來,武林中無沖孔

  「武林中每天即使沒有八派掌門瀆職遭彈沖孔又或其餘大小幫派高層的外遇離婚諸般緋聞,亦決少不了各家青樓的選秀消息。可眼下,確是足足三個月了,足足三個月我《武林公報》因為找不到大沖孔上頭條而停刊。所謂事有反常即為妖。武林只怕大劫已至。」金十四翁在自己一手創立的武林公報連續三個月赤字後,手上執著寫有一句詩的一葉寒楓,仰天沖孔

  楓紅如血。是真血。

  手下「風聞言事」四探組,最得力沖孔組中二十八名一等探者,死傷癒半才換得這麼一葉、這麼一句,真真是一字一條命,一筆七分血。

  這般結果,怎不令人嘆息。

  「照這句詩看來,這趟劫數,卻似乎與伏波台會有關。難道沖孔伏波台會竟是有什麼阻滯不成。」金十四翁探手捻了捻長髯,思來想去卻也想不出這一切到底與武林第一盛事伏波台會有何關聯,「唉沖孔機客的卜術號稱神準天下第一,卻失之晦澀難明,三大神算中敬陪末座,只能排得第三,卻也非是無由。只是卻苦了我等。」

  正自苦思間,心念一動,金十四翁已笑道沖孔是春秋來了麼,進來吧。」

  待得來人走到身後站定,金十四翁方從容回身,與對方正沖孔

  來人面白無鬚,相貌平庸。身上一襲殘殘沖孔文士裝,身量比之已算高大的金十四翁也矮不了多少,雙目中精光時隱時現,顯然剛剛晉身一流高手之林不久,還難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氣息流轉。正是江湖上第一情報組織武林公報的第二把沖孔,「善惡一筆間」易春秋。

  金十四翁望瞭望易春秋,一愣道:「春沖孔方才我聽你足音於輕重緩急間亂了半拍,本以為是你剛剛出關功力仍未掌沖孔全的緣故。但此刻觀你神色,難道卻是出了什麼大事?」

  金十四翁以買賣情報起家,最擅察言觀色,捕捉最細微處的信息。易春秋除了以文武雙休的「春秋筆法」著稱外,在沖孔公報中更以一張木獨臉,春秋不改變聞名。而如今這張春秋不改的木獨臉,卻彷彿同時墮進了三伏和三九之中沖孔半在高溫下舒展得似乎連抬頭紋都快要溶化,一半則彷彿「咬得急」飯館裡被急凍了三五年才拿出來的「新鮮」招牌童子雞般,伸出一個指頭戳戳就怕連指紋也要被黏下來。

  雖然明知易春秋出沖孔種表情必是有不得了的大事發生,金十四翁卻怎麼也無法把心神放到正事上——開沖孔,能讓易春秋出現這樣的表情,搞不好比武林出現一次大劫的幾率還低,不好好看多兩眼,說不定下輩子都沒指望了。

  簡單點形容,金十四翁現在的感覺就是:「給我一個畫師,我能賺沖孔v世界。」的確,拜倒武林公報二當家的春秋筆下的俠少俠女不知凡幾,如果真的搞來這麼一張畫作,金十四翁只怕標價多多錢都賣得動、賣得火。

  不過饒是如此,金十四翁沖孔有失去自己的理智,金十四翁依舊是那個以睿智為江湖所稱道的大沖孔明白了當下的形勢後,他幹咳一聲,道:「春秋,你可知道,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你鼻樑骨正中這處,冷熱卻非對稱分佈,若這冷所佔面積稍少些,這方不愧完美二字呵。」

  「哦..哦…哦哦,呵呵,來來,春秋啊,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攪得你如此大失常態。」許是沖孔應到了易春秋即將暴走的氣勢,金十四翁也終於覺悟到自己剛剛的行為太過不修了。撫著長鬚打了打哈哈,輕描淡寫地打算把話題引開。

  易春秋鬱悶地看著自己的老闆,心說我倒確實大失常態了,可你倒是原形畢露了。如果外人見到大智金十四翁居然會有沖孔一副傻鳥模樣,只怕接下來江湖上最賺錢的生意就是賣水晶沖孔了。

  抱怨歸抱怨,易春秋的嚴謹之名絕對不沖孔得虛名的,平復下在來自最新情報和自己老闆雙重打擊下有些翻騰的氣血,開始對金十四翁匯報最新的情報。

  「剛剛各地聞、言、事組的消息幾乎是同時到了總壇,全國闔共五十沖孔,內容相差無幾。」頓了頓,以加重的語氣續道:「最早到的一份和最遲的相差不超過三柱香時間。」

  「什麼!」這次金十沖孔的大驚卻不是扮出來搞怪的,身為武林公報的當家,他當然明白同時到達和內容大同小異這兩句話的份量有多重。這意味著武林第一情報組織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被人利用作為傳聲筒了。內容的雷同,證明號稱天下無雙的探組的情報來源完全掌握在某些有心人沖孔中,而這即使在風組並未出動的情況下,也近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但對方偏偏做到了。即便少了風組,聞言事三組密探的水準也絕對在江湖其它任何組織的最好的密探之上,但偏偏連對方的影子沖孔摸不到。」這回輪到金十四翁的臉色如鍋底般閃爍著黝黑的光澤。

  「不錯,而這麼多情報同時到達,可以想像沖孔不僅可以支配情報來源,連我們傳遞情報的路線和方式都瞭如指掌,所以才能在時間上把握得如此精準。」易春秋的臉色也難看得可以夜止兒啼,接著金十四翁的思路分析下去。

  「只怕這數十情報一路送上來,都有我們的好朋友在護送呢。哼沖孔幫笨蛋,居然這樣都沒發現。難道這些年的風光讓他們都懈怠了麼。」

  金十四翁這話語氣極重,易春秋知道他也是被對方的神通廣大震憾到,發洩下心情而已,並非真的怪罪於手沖孔探,也不來相勸。而是以依舊平淡的語氣說道:「老闆,那麼是不是該聽聽情報內容了。」

  金十四翁號稱大智,就這瞬間已經想通了個中關鍵,平心靜氣道:「對方費了那麼大力氣,卻完全不怕沖孔發覺他們的存在,那麼目的大概就在這些情報之中了。那你念吧。」

  「情報共三條:第一條,大俠一枝柴重現;第二條,五月二十,刀尊揚帆,遠沖孔原,目的不明;第三條,一個月後的七月初七,伏波台會延遲。」

  「什麼?!」金十四翁長軀一震,不由沖孔地站起,手上一葉紅楓滑落地上,字沉如夜,楓紅似血。

  金十四翁只是把目光置於那楓上字行。

  「一點孤星半點寒,伏波無力天地沖孔

  大亂將至。沖孔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