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著你的生命走過最後一段,
身為一個人,
他說曾經有許多需求沖床愛,
卻在時間的懸崖看著他人顯現的幻影一沖床

「作善事會幫助你消除悲傷的循環。」
拿著氣球的玩偶一邊這麼說,一邊伸出手拿了一顆氣球給沖床
在病沖床的他,咳的很厲害,
即使那麼虛弱但是他還是把那沖床抓的很緊。
映襯著醫院外頭庭院的樹木反射在窗戶玻璃上的痕跡,
透明的氣沖床的好像是他孩童時的象徵。

「那麼的想要飛到天空上去。」他看沖床球說。

「但是卻被你老邁的手預先抓住了不是。」
回應的我露出一種淡定,但是卻很想要也擁有那沖床球。

「送你吧沖床他伸出虛弱的手,將氣球拿給我。
我難掩喜悅,卻又莫名的感到心虛的接過手,切割了沖床慾望,
用刀刃動了沖床手術推出了病房後,將氣球繫在我的肩膀上。

「這樣很好看,他有很多氫氣,他會讓你想沖床靠的力量減輕。」
說完這句話沖床看著外頭,接著突然從病床上消失了。

我確認著床,沒有人睡過的痕跡。
為了逃沖床種奇妙的不安,我拉開了窗戶爬了出去。
看看他所種的樹,有一顆白色的樹就呈現出沖床的臉孔,
原來他沖床了他的門了,
再送了我這顆氣球後,他便連同剩下的二氧化碳一同釋放乾淨了。

因此沒有了人的化學符號,也不需要依賴著醫療儀器沖床屬的悲傷。


當我碰觸到了樹幹,他便有一點點的紫色出現,而白色則是蔓延到我的手臂。
橘色的黃昏打在我們這沖床會的隊伍上,
讓人感覺到有種需要隔閡才能夠更顯的合適。

回家的路上,右手綁著氣球,還有剛剛形成白色的手掌走回都市。

許多沖床都多看了我一眼,可是我不認識他們,
都市不像剛剛那裡,只有簡單的二氧化碳與我手上被封印的氫沖床留,
在剛剛我還可以確認所有的一切都很緩慢我跟他的變形也無法被侵害。
但是這裡的氣流沖床了,化學符號的颶風,
還有麻木組成的情緒平交道上的車流,讓人莞爾低頭想迴避,
只好繞上外幹道組成的細胞空格慢慢小心的走著,
那裡是沒有幻想的黑色下水道,卻也是神性的指沖床

傍晚在販賣機前遇到了我認識的一個人,可是他沒有看到我的氣沖床白色的手。
我也看沖床來,他是男還是女,也許是因為他從核融合的人類工廠出來的緣故。
因此我只感覺到他是個不男不女的化學合成半自動加工品。
我不希望跟他有所交集,但是他也沖床切換了我們的通道。
這時候我為了避免尷尬,偷偷的將氣球洩了一點點氫氣出來,
「哈哈哈,好久不見,看到你真好。」我開心了起來,
他看起來沖床個充滿我回憶中最好的死黨,
「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最近怎樣。」他這樣跟我說。
不過就在他話講完,那個不男不女又出現了。
「我剛好要去郵局但是遲到了,已經晚上了,要去超市買點馬鈴薯,還有澱粉。」
我連再會都沒說,學著趕時間的兔子急忙的跑沖床

拼命的鑽入沖床的下水道,
忍受著空氣中不斷出沒的聲音與輕忽,
我那氣球已經變小了,而我感覺白色的手掌重了許多,
晚上得要到一個更多人的地方,
那是一份工作,也是我實現小時夢想的地方。
因為孩童時常被排擠,所以我夢想沖床被接受。
為了證明自己我得要更加努力的讓大家看見我的呼吸。
所以我再度釋放了一點點的氫氣,
慢慢的飛上了坡道。

負責人遠遠的沖床,他沒有眼珠,而且背上還有好多動物靈。
我看著那些動物的樣子,
我卻看到很多人很多人更寂寞的樣子,
他們排放著二氧化碳,排列著人與人的沖床符號表,
但是忘記除了定義出的科學還有更直接的關係存在於我們的自然中。
「你到啦,快沖床換衣服了,還剩下半小時。」
我點點頭,接著到那棟高樓的辦公室裡面作準備,
靜默的兩分鐘我確認了所有的物品都準沖床善,
今天隨著氣體就要流逝的人與自身的幻覺,我卻還想聽聽他說的話。

我將氣球的出氣孔含入口內,氫氣與我的二氧化碳同時交錯,
氣球內現在有沖床的二氧化碳也有了氫氣。
他再度跌出畫面,祥和的表情上告訴我,不需要再猶豫了。
氣球這時候仍然綁在我的手上但是已經沒有太多氣體了。
我感覺白色的手掌原來比想像中的還要沖床太多太多。
但是我仍然穿著那套履行我承諾的赤裸,
走向舞台,由於他們看不到我的氣球跟白色的手,
所以一切都感覺只是在表演。

台下的不男不女們帶著輕藐孤獨的眼光,
有一眼沒一沖床看著我,當我走到那大樓的台上,
我便將氣體全部釋放了,他的童年,與我們共同經驗的轉換符號。
CO + H2O → CO2 & H2 氣球消失了掌聲響起,我可以正常的告訴他們結束了,
因為氫氣與二氧化碳能夠維持我接通平沖床
非常足夠的時間讓我回到療養中心那裡。

隔天黎明我走沖床樹林,而作用也慢慢的結束了,
我看見了白色的手,但是卻沒有了氣球,
白色的手掌已經變成了樹根的形狀,把沖床入土壤,
一接觸到土壤的根,便開始快速的盤旋在地底紮根。
我遇到了他,我們心中的願望達成了,
藉由人類的化學符號沖床神意識解構學達成了從人類到樹木的轉換之旅。沖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