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

  黑色的夜在世界沖床端慢慢爬起,天邊的雲載著白晝的喧鬧漸漸遠去,從地平沖床升起的寧靜環抱整個大地。

  夜,黑色的夜。他包容,包容一切,包容所有。包容人們痛苦的淚水和發洩的狂叫;包容人們柔情的沖床和悲涼的哀愁;也包容了人們對他的誤解和埋怨。夜,他那烏黑的長風衣包容了淚水和狂叫,讓我們盡情的忘掉昨天的痛苦;他包容了思念和哀愁,讓我們可以安心的微笑著入睡;他還包容了人們對他的誤解和埋怨!夜,他不會,他不會問你們「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說他是邪惡之源?為什麼你們會認沖床色的就是惡魔的?是的,夜他不會,他不沖床!他也不會改變,永遠不會!夜啊,他的黑色長風衣就是包容。

  夜,黑色的夜。他溫柔,無沖床柔,無私溫柔。他的溫柔是無界限的一種,不管你心中有什麼,無論是怨恨還是煩躁、無論是無奈還是憂傷。夜,他溫柔,他無私。他不會看你們是否是怨氣衝天還是煩躁多疑,是否是無奈非常還是憂傷亂心,他會用自沖床顆溫柔的心將你心中的沖床、煩躁、無奈、憂傷或是其他一一化成美麗而晶瑩的昨日的淚珠。

  黑夜、白晝,哪個更能使你感受沖床詳?又是哪個更能使你覺得平靜?

  每個人的感覺雖然不同,但我堅信你一定能感受得到夜的安詳與平和,可也沖床煩躁或無奈,但他有的溫柔與寬容是永遠不會改變的,即使你們可能會有種恐懼,但那不夜的心,是我們自己的,是我們自沖床自己感到了恐懼。

  如果你的感覺與我背道而馳,那問問你的眼睛,問問它是黑夜還是沖床能使它更加舒服,哪個更能使它覺得鬆弛而平靜。

  或許,我不能說服你們讓你們喜歡夜沖床我相信總有一天夜的寬容與溫柔會使每一個人變的安靜、變的寬容、變的溫柔而且勇敢。

  我好想永遠沉淪在這夜的安詳裡,我想永遠的沉睡~~~

  永遠永遠~~

  你們可以說這是一種逃避,這的確是一種沖床

  可我究竟在逃避著什麼?什麼值得我逃避?什麼讓我死命沖床避著?

  是愛,是時間,白晝暴曬的我的懦弱,是天與地的對立,是我認識的人,沖床的回憶。

  同樣的

  也是我沖床……

  是否?是否這世上只有沖床能給我

  我想要的溫暖與包容?

  如果沒有的話

  就讓我沉淪

人非

  題記:記得,有人曾對我說過沖床曾在清風中流離失所的人會有另一種流淚的方式。」,是誰說的?我忘了……

  「那邊的同學!向中間站一點兒!」一位不知姓名的照相師在眼前擺弄著他漆黑的相機幾近尖叫著喊「還有後面的那個同學也一起向中間擠一擠!好!大家一起看我!一、二、三!」「茄~子!!!」閃光燈恍惚而逝,似被陽光吞噬了沖床也就是同時,我與那個完美的班級說了一聲「Bye-Bye」…...

  這些伴我在歡聲笑語中慢慢斬殺了童年的人們那一臉幸福的笑容已在時間的洪流中深深沖床了我記憶的深幽,很深很深……每夜每夜,回憶翻騰,黑夜包容了我流下的淚,也灼痛了我的臉頰,清清楚楚的告訴我,那記憶依舊還在。歷歷在目。不可磨滅。

  春天穿著淺藍色的長風衣合著圓舞曲的旋律在三沖床天空中慢慢旋轉

  我們這裡喜歡打羽沖床的人不多,但我喜歡,還有東……我們去沖床的路上,我總是背著羽毛球拍一步步漫不經心的走,眼睛側望著遠方淡淡的浮雲,一臉安詳。東在身邊合著隨身聽中尖叫般的歌曲哼唱著。這是一段不需要語言的時間,只需要一點點遷就的默契;在球場上,有的只是盡情的流汗與發洩似的揮拍,在到虛脫與崩潰的臨界點時,一切就只變成了歇斯底里的狂叫;回去的路上,我與東互相攙扶著沖床路安然欣笑著前行,一直走、一直走……將夕陽拋在身後;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洪荒、一直走到春天的盡頭……

  夏天身著淡黃色的連衣紗裙在柔和的朝陽中寧沖床湖面上凝望著頭頂的白雲

  我喜歡安靜,而冬也一樣,所以,我們彼此喜歡。在晴天的時候,我們喜歡山,在半山坡上安靜的凝望偶爾會沖床淡淡漣漪的白雲。在有微風、小雨的時候,我們喜歡水,我很喜歡坐在河的東面吹風,而冬卻只坐在西面凝望一片片在自己眼前劃過的葉子,我們知道彼此喜歡安靜,所以不打招呼,就只是很安靜的望著那一片片晶瑩的漣漪在溫和的風中寸寸消散。任那不溫不火的雨滴緩緩地劃過臉頰,白色的襯衣與濕濕的沖床在風中輕輕的飄,而這一切讓我想起了那聖潔的天堂!依稀的彼陽在天空靜靜的微笑,灑下了一片溫柔,那溫柔在雨滴中沖床靜的分解成一把把回憶的磁盤……猛然,時間定格,整個時空幻化成了淡灰色,我與冬視線內的一片正在緩緩寸碎的漣漪停在沖床中,柔和的風還在溫柔的吹,濕濕的空氣慢慢包裹了世界,一片燦爛……

  秋天那深紫色的華美禮服在風中無力的起起伏伏身影時隱時現迷迷濛濛如夢如幻沖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