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前333年,戰國時期,楚國吞滅越國,楚國宰相昭陽在消滅越國的過程    刀具表
中立下了赫赫戰功,於是楚王將和氏璧賜予昭陽,國內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某日,昭陽宴請賓沖孔,出璧讓各賓客觀賞,席散時卻不翼而飛。雖多方搜索卻也毫無下落。國寶的不翼而飛震驚了朝廷內外,楚王下令全國搜尋這件價值連城的寶物,但是最終沒有結果。人們把懷疑的目光投向了張儀,因為張儀當時正在楚國遊說,曾與昭陽一起沖孔,人們認為他有機會偷竊了和氏璧。楚王命人對張儀嚴刑拷打,張儀拒不承認,楚王無奈,只好將張儀沖孔釋放。

多年以後,趙國,某縣城城東沖孔下,許多小孩圍繞著一名平凡無奇的老者,此時老者正用一股沙啞、低沉的聲音講著自古流傳下來的傳說給他們聽,他的聲音並無其他特色,但那聲音有如美食的香味一般,吸引著孩子們注意力。
「這時共公憤怒的朝不周山撞去『轟隆隆隆』的一聲,那用來撐天的不周山…」老者故事說到這段時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沖孔模擬著當時的情況,小孩子嚇了一跳,不只如此周圍經過的旅客也被這一聲,嚇得心驚膽跳,頻頻轉向老者的方向注視,唯獨一名穿著黑衣的男子,不為所動,依然以同樣的速度、步伐往城內踏去,但這不只是他唯一與他人不同的沖孔,他的眼神冰冷甚至於說是無神,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獨特氣味,男子進了城後直接走入一家酒館,向小二要了一壺酒和燒餅後便獨自坐在角落的桌子,靜靜的聽著周圍的喧鬧。
「聽說秦國好像要像要攻打楚國了!」「唉,這個時代到處都在打仗阿!」「是阿!整天你打我、我打你的,看沖孔過不久換我們囉!」「唉∼在那之前我可要先跑囉!我可不想死在這,反正這天下那麼大,我想…」隔壁一桌高談闊論的討論著天下大事。
「聽說甘家的老爺又要娶妻了,沖孔好像是在七日後吧。」「這是第幾個了阿,他今年不都五十多歲了。」 「對阿,都已經取八個老婆,不過聽說這一位『九夫人』長的可水靈的呢,倒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呢!」「噓!小聲點,要是被甘家的人聽到你可別想活了。」 「是阿,是阿,說來他們一家可真是惡霸呢!」「誰叫他們有錢又是貴族呢!」「話說那位『九夫人』也挺可憐的,從小父母都死了,就一個爺爺養他長大,如今卻…」 「不過他爺爺也很沖孔,就靠講故事來錢…」另一桌的人小聲地談論起當地貴族。
沖孔聽著,男子慢慢地陷入了回憶中…
「叔叔,可不可以給我一點點東西吃。」一個全身汙泥的小男孩,輕輕拉著一名男子的袖口,雙眼睜得大大的,一臉可憐兮兮地盯著他看,肚子此時也發出一沖孔突兀的聲響。
「孩子,你的父母親呢?」男子蹲下沖孔看著他。
「母親聽父親說已經去了天上當神仙了,而父親昨天被人叫出去後就沒有回來了。」小男孩童言童語的說出了身世。
「被人叫走?看來是被人捉去當兵了。」男子喃喃低語
「孩子,跟我來吧。叔叔家有好多好多東西吃」男人露出一口白牙,沖孔地對他
「恩,謝謝叔叔。」
「年輕人,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入神。」突然一個聲音將他的思緒從回憶泥沼中拉了沖孔,這才發現對面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坐了一個滿臉絡腮鬍的大漢。

沖孔一邊看著他一邊抓起剛剛要的燒餅吃了起來,男子並沒有理會他,將手上已經有點發涼的燒餅,一口吃掉後便默默地喝起酒來。
「年輕人,我知道你是誰,也知道你為了什麼而來。」大漢一邊吃著餅一邊對著他說。
男子似如無物一般,照常舉起酒杯慢沖孔的小酌,但那原本靜如死水的眼神,彷彿被丟了塊石頭一般,終於有了一絲些許的沖孔
「我家老爺要我傳話,你要找的仇家已經替你找到了。」大漢對他的反應沒有半絲不悅,反而自顧自地說話。
「你怎麼知道是我?」大漢的那一句話如開關,一瞬間讓他整個人啟動了起來,男子的聲音低沉、平穩,但是卻像許久沒用的機器,突然啟動一樣有著摩擦的噪音。
「整間沖孔中只有你的存在感最低,而且也只有你給人一種深藏不露的感覺。」大漢笑著說「你的仇家是為了…」
「我知道」男子打斷他的話,似乎對這話題不感興趣
大漢微微一笑後便將桌上的燒餅吃光,直接拿起剛要來的沖孔了起來
「夠烈,果然是好酒」大漢一口乾掉後,意猶未盡地像小二要了兩大碗
「叩.叩.叩.叩」男子輕輕地用指尖敲著桌子提醒著大漢,眼神已從原本的冰冷轉變成煩躁和不耐。
大漢沾了沾酒,在桌上寫了一個字
「這是他沖孔,你懂得」大漢說後,便再次舉起酒碗喝了起來。
男子瞥了一眼桌上的字後,雙眼露出令人發顫的寒光,如果說之前的情況是刀收刀鞘,那麼現在刀已出鞘,殺氣從體內源源不絕地湧出,周圍的人被這股沖孔嚇到,全身雞皮疙瘩了起來,頻頻側目。
「我手上有著這個人家中的地圖,不過酬勞嗎…」大漢強自鎮靜,彷彿不受影響,但他拿酒的手出賣了他,不停地發抖
「悉聽尊便」沖孔漠然,此時男子已經將殺氣收回,整個人平靜了下來,就彷彿剛剛是夢一般。
「哈哈~好,有你這句便足夠交差了」大漢強顏歡笑後,便將手上的酒一口乾掉,丟下一份文件,便趕緊揮手沖孔了。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