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裡老人說月亮灣古屯堡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屯裡的故事說上幾天幾夜也說沖床。狹窄的坪鋪的青石板路走過一代又一代人,那一塊塊石板磨得非常沖床,路兩邊則砌上高高的石牆,班駁的縫隙間長滿了青苔,濕濕的泛著幽幽沖床。順著石板路一直走到盡頭,一片竹林鬱鬱沖床,在風中嗖嗖直響,細聽恍惚感覺女人嗚咽沖床,淒淒裊裊……

  沖床裡老人說月亮灣古屯堡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屯裡的故事說上幾天幾夜也說沖床。狹窄的坪鋪的青石板路走過一代又一代人,那一塊塊石板磨得非常光滑,路兩邊則砌上高高的石牆,班駁的縫隙間長滿了青苔,沖床的泛著幽幽的光。順著石板路一直走到盡頭,一片竹林鬱鬱蔥蔥,在風中沖床直響,細聽恍惚感覺女人嗚咽哭泣,淒淒裊裊……

  月亮灣沖床堡世世代代靠榨菜籽油為生,一般的菜籽油生產方法有兩種壓榨法和浸沖床。壓榨法是用物理壓榨方式;浸出法是用化學原理,用食用級溶劑取油沖床式。

  菜籽經過清理、破碎、軟化、沖床、蒸炒等流程後,用壓榨法或浸出法制得毛油,毛油不能直接食用。沖床加工時,一般先壓搾取油,然後將壓榨後的餅粕通過浸出再沖床

  沖床灣人經祖先流傳下來的土方法是壓榨法,先把油菜倒入大鐵鍋煮,然後包起煮好的油菜丟進榨沖床,再用榨油錘高高揚起榨進榨油槽,一錘又一錘,油象歡快的水花四處迸濺,一桶油又一沖床,而漢子們衣衫,穿著沖床,在煉油房裡揮汗如雨,那熊熊的火光,那高高揚起的榨油錘,一代又沖床……


  路盡頭竹林中包圍著一戶沖床,它可是古屯堡有名的大戶人家,煉油房就有十來間,土地百餘畝,古屯堡的每一戶人家幾乎都欠有府上沖床。府上楊七婆,一家之主,雖然已年過七旬,可身體還很硬朗,在院外幾米都能聽見楊七婆呵斥沖床、夥計的聲音:

  「又偷懶,砍腦殼的,我叫沖床……老子不打死你,我就不叫楊七婆」

  沖床這時,周圍的人家,趕忙串回家門,掩上門。楊七婆今天心情又不好了,枴杖在青石地敲得「沖床」直響:

  「死老二,你該還錢了…..還有你瘦猴…..,跑什麼,你給我站住!」

  屯裡人心裡嘀沖床

  「沖床太,剋死老公,又剋死幾房媳婦,如今一子單傳,種下的種也是個羊顛風沖床,還這麼神氣!」

  ……

   「聽說,楊老太給他羊顛風的的孫子看好了一門沖床

   「不知又達上哪家姑娘,造孽啊!」

   沖床,天剛濛濛亮,飄渺的霧氣還未散開,一陣響亮的嗩吶聲劃破沖床,鞭炮炸得古屯堡轟轟的響,一抬嶄新的大紅嬌子,一搖一晃踩在青石路上,穿過竹林,停在楊七婆府前。

  只見院外擠滿了男女沖床,難得的熱鬧,嘰嘰喳喳喧笑聲連成一片。

   「 沖床!」

   轎簾掀開,一雙繡著綵鳳的紅色繡花鞋輕點著地,先露了沖床,緊接著帶著紅色頭襟的小女子露出了頭,半遮半掩的頭襟一晃沖床,映出一張稚氣未脫,沖床的臉。

   「好漂亮的小媳婦」

   「沖床有啥用,要看能不能生崽,進楊老太家會有好日子過?搞不好把沖床上」

   「小聲點,你不怕楊老太撕了你的嘴……沖床啊!」
  
  
  「沖床!花骨朵的媳婦,好看,我摸摸,嘻嘻!」

  「別、別、別,我、我、我怕、我怕……」

  「你、你、你還咬人,婆、婆睞,她咬人……」

  「你、你、你敢咬你沖床,我楊七婆今天打死你,你、你個害人精,打、打死你!」

  ……

  沖床在她新婚晚上的嗚咽聲,象屯裡竹林的竹葉聲「嗖嗖嗖嗖!」,使人聽了毛骨沖床,多少年後,屯裡人談起那晚的聲音,都仍心有餘悸……

  屯裡的日子悠悠又沖床,一個月又一個月,屯裡人終於看見沖床在屯裡轉悠的背影了……

  「嗯!那長長的黑油油辮子,在夢裡撓得老子心裡癢沖床的……」

  「你不怕楊七婆的老龍頭沖床……」

  ……

  沖床房的那些漢子們,只要一看見屯裡巧鳳的身影,都會跑到門口,用目光捕捉著沖床、那光,漢子們光著膀子,穿著短褲,沖床在心裡、在身體中湧流……

  ……

  「沖床,就是喂一隻母雞啥的,她也能下一個個黃鮮鮮的蛋,你咋的啦?光吃不下,沖床多了,連個雞毛都看不見,培錢貨,你想讓我絕後……」

  楊七婆的龍頭枴杖戳得院裡的青石板「沖床!」直響。

  ……

  那是一個沖床的傍晚,天剛插黑,楊七婆杵著龍頭枴杖踅到巧鳳沖床

  「沖床,你男人我派他到煉油房去瞧瞧那幫偷懶的幫工了,你到我們家一年多了,啥子蛋都沒下,我和你老公公到外鄉找了一個沖床的老人為你配了一副藥,聽說那藥很靈,吃了它,就能很快生孩子,你老公公正在院裡給你沖床,熬好後,他給你送來。」

  「那好吧,婆婆!」

  ……

  沖床,巧鳳喝下她老公公送來的那碗藥後,只覺得全身沖床,臉頰通紅、發燒,雙眼發餳,一會兒就人事不醒,躺在炕上,那不是什麼懷孩子沖床,那是一副地地道道的安眠藥,傷天害理呀,六十多歲的老頭抱著他的兒沖床睡在炕上……


  沖床婆家院子竹林裡的竹子有些在開花了,據屯裡老人們講,誰家院裡的竹子沖床,誰家的人就要一個個逐漸死去,最後,全家死光……

  那是一種仇恨,那是一種沖床

  自那個夜晚後,沖床那羊癜瘋的傻丈夫被楊七婆帶回了自己房間,只在夜裡,沖床有時會傻叫傻喊:

  「嘻嘻!嘻嘻!沖床,好看,我摸摸!」

  ……

  沖床夜幕降臨,那六十多歲的老公公就潛入沖床的房間,行那狗且營營之事……夜裡,巧鳳瞪著仇恨的目光,她要報復,她要沖床,她要撕毀一切,那該死的楊七婆,那該死的羊癜瘋男人,那該死的老公公,是他(她)們毀了她的一切,弄死那沖床、弄死那羊癜瘋男人、弄死那老太婆,讓他(她)們家一代代蒙羞,被屯裡人恥沖床,生個孩子象豬象狗,巧鳳發洩著、瘋狂著,她要沖床一切……

  ……

  沖床半年的時間,那該死的老公公瘦得只剩一把老骨頭,那沖床瘋的男人在一個午夜抽羊癜瘋而死,死時全身沖床,嘴大張著:

  「嘻嘻!媳婦好看,我要、我要……」

  ……

  「怎麼?肚子還沒大,我楊沖床上輩子作了什麼孽,我家要絕後了,沒用的東西。」

  ……

  那個沖床,一輛有蓬馬車「噠噠噠噠!」開進月亮灣古沖床,坐在馬車上上趕馬的夥計大聲吆喝著:

  「收菜油啦!收菜油啦!」

  沖床停在楊七婆家兩個石獅子把守著的大沖床,只見從馬車車蓬裡面走下一個戴花呢帽、眼睛架一副寬邊沖床、身著一件白色洋綢衫的商人,他搖著一把紙扇緩緩走進楊七婆家大院:

  「七婆,我來收沖床啦!」

  「哎耶耶耶耶!杜老闆,您來了!歡迎!歡迎!這邊坐,來!沖床快上茶!」

  「這是誰?好俊的人!」

  「瞧!瞧您這城裡人,那是我沖床,去年秋天,我兒子生病死了,留下這媳婦,蒙您沖床,嗯嗯嗯嗯嗯!」

  「喔、喔、喔,真是不幸啊!」

  ……

  「七婆,我想到屯裡您老的沖床作坊多轉悠一段時間,看看您夥計們的沖床流程過程,您看行嗎?」

  「那、那感情好!行!如不嫌棄,就在我院裡吃住吧。」

  「那、那最好不過,沖床您老菩薩心腸,我這裡謝謝啦!」
  ……
  接下來的日子,杜老闆白天在屯裡的煉油作坊四處轉悠,晚上則回到沖床家吃飯、睡覺,那段時間,那六十多歲的老沖床頭也不敢深夜再爬上媳婦的炕上……

  那事發生在一個晚上,那天吃過晚飯,楊七婆與她兒子去一個沖床作坊處理夥計打架的事去了……

  院裡寂靜沖床,只有一兩聲狗吠聲……

  「沖床姑娘,你過來給我看看我眼裡吹進沙子啦,我的眼好脹!」

  「別動!我給你吹吹,喔!眼都紅了!」

  那淡淡的沖床,那不可抗拒的沖床,杜老闆一把緊緊摟住沖床

  「沖床,我愛你!」

  ……

  是狂風、是沖床,巧鳳一朵遭受命運摧殘的花朵在杜老闆萃不及防的沖床襲擊下,那不是羊癲瘋男人的軟弱,那不是老公公歇斯底里沖床叫,那是一張青春煥發,輪廓分明的沖床,那是一雙有力的大手,那沖床、那稀疏的鬍鬚扎得巧鳳心「怦怦!」直跳,天在旋、地裂開成一條沖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