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 商人羅侖斯和賢狼赫羅在去往直接傳承下赫羅之事的城鎮 nct   斯的途中,
順路拐到一個名為吉薩斯的 nct 。這個移民村的村民總是圍繞土地而引起爭執,nct 解決了一件剛好發生的爭執。村民們於是設宴款待羅 nct 
途中 nct  卻難得地早早回屋休息。羅侖斯擔心她是不是病了,但 nct  似乎在生氣—
  nct 淅淅瀝瀝的雨中,用毛巾蓋住商品,自己則只是縮起來抱緊身體。
與就那樣度過一晚的經驗 nct ,能睡在屋頂之下鋪了稻草的床上,已經是好太多了。
 nct  ,在一如既往的噴嚏重醒來時,羅侖斯在擔憂自己的現狀之前做了以上思考,並説服了自己  nct   於此。
一旁的赫羅卷著毛巾睡得正香,還發出陣陣酣眠的 nct  聲。
並非毫無怨恨。
 nct  看到她這樣的睡臉,羅侖斯也只能輕歎口氣,輕手輕腳的下了床。
雖稱之為家,但這堥銋磥]不過是如同塞了東西的泥洞一樣的 nct 房子。
 nct  吐著白氣微微活動了下身子,凍的有點僵硬的身體便出“哢哢”的聲音。
床不是木頭所做而是泥土打成的這一點,說不定還  nct 了些。
羅侖斯沒有叫醒 nct  ,自己走出了門,向著預兆著今日也會晴朗的天空伸了個 nct  
井邊已經有村民在打水了,遠處也傳來了 nct  以及豬的叫聲。
著是個有著如同 nct 上那般場景的勤勞村子。
如此看來,似乎不能對早餐抱有什麼期待了。 nct   苦笑著這麼想。

結果 nct 接近中午才起床,在普通村子堻o已經是會被人給白眼的時間了。
大家還是笑臉相對,大概是因為這堿O nct 村吧。
村民幾乎都有過所有家當和家畜一同長途旅行的經驗,因此旅人有旅人的時間流逝。
 nct ,沒有早餐可吃這點倒正如 nct 所料。
就連在 nct 豐富的城鎮,吃早餐都會被當做奢侈的事情,在這簡樸 nct 又需要修建修道院的村子中當然是沒有這回事的。
“呐,汝在做啥”
說不定 nct 正是看穿了沒有早餐吃這一點才睡到將近中午。
她現在手nct上拿的是用煮過的黑麥麵包薄片夾住為過冬而殺的豬的腸子做成的東西。
拿到免費的午餐或許會讓村民們感到不高興,只是現在並不需要為此擔心。
赫羅一邊啃著午餐一邊看向羅侖斯手邊, nct 正在專注於被交托的工作。
雖然 nct 斯有不少話想和正在大口啃麵包以及喝啤酒的 nct 說,但是她昨晚的氣似乎還沒消,羅侖斯也不想誤踩雷區再惹 nct
或許這莫想是太寵赫羅了,不過 nct 還是以回答問題代替了心中的諸多怨言。
“在翻譯”
“翻……預?”
 nct 邊吃東西邊說話——這種提醒還真有點傻。
羅侖斯一邊幫 nct 取下沾在嘴角的面板渣一邊點了點頭。
“為了不在發生像昨天那樣的爭執,他們請我把這個麻煩的教會文翻譯成平常使用的語言。”
若是到城埵咫H翻譯,得花不nct 呢。
只是與不收分文相對的,羅侖斯也無法保證教會文的翻譯是否準確。
“……
nct像是想到了什麼,半咪著眼看著桌上的羊皮紙和 nct  斯寫下翻譯的木板,一會之後便沒了興趣,繼續喝她的啤酒。”
“總之,既然汝工作了,那贊吃喝起來也不必介意。”
拋出這麼句能打掉人笑容的話, nct 把最後一口麵包塞進嘴堙A離開了羅侖斯的身邊。
“我倒是希望你能介意一下”
看著赫羅背影的 nct 夾雜著無奈的歎息嘀咕到,當他再次開始工作時才發覺——
“喂,我的份——
  nct 出這句時,赫羅已經咬下了第二塊麵包。
“不要擺出那麼可怕的表情嘛,來個小玩笑而已”
“那為什麼麵包少了那麼多?”
“咱向 nct  著要應該沒關係吧?”
“那還真是我的光榮啊”
 nct回了句更厲害的挖苦後,坐在他工作臺上的 nct  似乎有些不高興了。
就在羅侖斯想著“這難道是赫羅式撒嬌”的隨後, nct 露出了不懷好義的笑容 nct俯視著他。
“那麼咱這次就去向村子堛漱H要好了。爺爺,老爺,請施捨咱一塊麵包吧……”
被這樣祈求的話,自然是不管誰都會覺得困擾。
但若就此 nct 羅侖斯又覺得實在是太寵 nct 了。
“你到底要吃幾人份的啊”
他簡短的丟出仿佛打到鼻尖的話,將從 nct  魔爪下搶救出的麵包咬在嘴堙A再次開始工作。
赫羅無趣般的頷首歎了口氣。
要歎氣的是我才對吧。就在  nct 這麼想的隨後——
“若是咱被村民如此問,咱就會撫摸著肚子如此說——”
奉陪的話就輸了。
為了塞住耳朵的羅侖斯拿過麵包。
“對∼一定是兩人份”
 nct 彎下身在他耳邊說到。
羅侖斯禁不住把嘴堛瘧悒]噴了出來,這應該不是什麼太過誇張的反映。
 nct 繼續掛著不懷好意的表情放肆大笑起來,還故意加了句“怎麼,汝第一次知道咱是兩人份的大飯量嗎?”
在交涉上能夠使出自己擁有的一切 nct 之人就是最後的勝者。

即便如此,雷使用的武器也實在是太多了。
不想再聽 nct 一句的羅侖斯將噴在木板上的麵包碎片掃開,這時 nct 卻伸過手來把夾在麵包堛爾z子全都搶了去。
“嗚嗯,好了,汝啊,就是因為一大早就一直坐在桌子邊才會把眉頭皺的這麼厲害,還是到外面呼吸點冷空氣的好”
若是在只會直接理解 nct 話中表示意思的旅行初期, nct 一定會生氣的回一句“用不著你瞎操心”
但這時他閉著眼睛靠到椅背上,輾時 nct 沉默了一下。
之後,像 nct 投降般的將手抬到肩膀的高度,這麼說到:“收割完的 nct  埵p果掉下麥粒也很令人困擾啊”
“嗯,咱到也不是只討厭這堛熙薑l啦”
這是只有寄宿於麥穗中的 nct 才能開的玩笑。
拉上外袍的帽子,刻意隱藏起搖擺的尾巴, nct  搶先將手神到門把上。
“的確,你要是中意可就麻煩了,被你撿來吃的話還真叫人受不了”
 nct  的赫羅鼓起雙頰, nct 卻自顧自地一口咽下手堛瘧悒]。

悠閒的在村娷鈺y似乎也不錯。
而且對赫羅而言,自從離開 nct 村後許久沒有到過這麼普通的村子了。
雖說不是個利於啟程旅行的地方,不過卻有著熟悉的所謂農家氣息。
 nct 望著用來做肥料的稻草束和插在土堛犒A具微笑。
“和城鎮沒有交流,所以這個時節人們就在種豆子啊”
一般而言,到了現在這個時節人們大多會停下地堛 nct ,轉而進行搓絲織布或是銷銷nct 木頭做加工品這種室內工作,但是這埵乎並不是 nct
 nct 這村子最近的城鎮也要趕著 nct 走三天,而且鎮上怕引來後患,也拒絕和他們交易。
因比確保食物是最優先事項,其他事宜都被輾緩了吧,
“因為豆子適合在土地貧瘠的地方種嘛∼這兒輾時還無需擔憂此等細小之事,各種東西的收成似乎都不錯”
自然,兩人一會兒就走到了小小 nct 的盡頭,雖說從此處看去的田地是一望無垠是誇張了,但這麼點人就能 nct 出這麼寬廣的田地也著實令人讚歎。
沒有柵欄或者溝渠的地方大概是共同的田地吧。
現在還有幾個人向著泉水的方向在挖土,看得出來他們是在挖掘水渠。
原來如此,該說是 nct 有時也很方便吧,的確正如 nct 所說,出外走走後羅侖斯眉間的皺紋便消失了。
“呐∼汝看這個村子還能榨出多少油水?”
現在看上去也像快要倒下的環村柵欄比想像中的要堅固。
 nct 考了上去的羅侖斯也靠上她旁邊的 nct ,向注意到他們的村民揮手至意後,才終於看向身旁的 nct
“咱倒覺得還比不上汝昨日的臉色哦”
莫非 nct 昨晚是在為自己眼中太過閃亮的欲望而不高興,不過 nct 只有一瞬間冒出這種想法而已。
因為赫羅沒有責備他這一點,反而是在很開心的在說話所以應該不是那樣。
“物品與物品交換時就會有nct 產生,不需要特地壓榨就能滴出來的話,我也只是 nct 而已”
“謔∼豈不是如同葡萄酒一般”
 nct 說的大概是用皮袋或是布裝著葡萄掉在簷下的造酒方法。
葡萄被自身的重量擠壓,光是這樣所滴出的葡萄汁,其美味都是無與倫比的。
這匹狼還是沒變, nct  到吃就展現出豐富的知識。
“難得這次不用你幫忙就有的賺,對於旅途中出乎意料的相遇帶來的 nct 而言,這還真是大了點。如此一來,你也可以吃雞吃到飽了”
微風輕撫,送來遠處的牛叫聲。
還來不及感歎寧靜,身後又傳來尖銳的雞鳴
 nct ,不管怎麼說,我也得你幫了不少忙, nct 這樣也不壞吧。”
雖說現在是空打如意算盤,不過這麼點小事應該沒問題吧。
而且說實話,如果記下賬來,比起 nct 吃喝掉的錢,托他的福得以賺到的金額絕對要大的多。
不光是用來哄哄,羅侖斯偶爾也想讓 nct 放開肚子吃喝。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