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加工的山路上,一位身穿青色長袍、背懸長劍的中年人正在大步前行著。只見此人身材高瘦,容貌清雅,上唇留著兩撇鬍須,
巴上也留著一捋鬍須,兩眼目光炯炯,似是有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進著,忽然聽到前面有人喊救命。中年人聽到叫聲趕忙向前奔了兩步,身體立刻騰空而起向前疾飛。

  繞過一個山坳,只見前面有一個妖怪抓住了金屬加工,利齒正要向他的脖頸咬落。這妖怪青面獠牙,背生雙翅,正是一隻金屬加工

  這時只見一塊石頭從一旁的樹叢中飛出,正打中蝙蝠妖的後腦勺,一個男孩的聲音叫道:「臭妖怪,竟然害人,打死你!」

  金屬加工怒叫一聲,放脫樵夫,飛身縱入樹叢。金屬加工大釋,趕緊逃走了。

  蝙蝠妖縱出樹叢金屬加工,手中已抓著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口中罵道:「小崽子,竟敢用石頭砸你金屬加工,既然你想救那樵夫,就代替他讓我吸乾血吧。
嘿嘿,男童的血味道更美!」說完貪婪的用又尖又長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張開口露出白森森的尖牙便要往少年的頸上咬去。少年奮力掙扎,
可是哪裡掙得脫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
  中年人見狀立刻大喝一聲:「妖怪,休得害人!」說著,右手一掐劍訣,引著背上的長劍脫鞘而出疾向那蝙蝠妖射去。

  這長金屬加工,眨眼之間已飛到蝙蝠妖背後一尺處。

  金屬加工叫聲回頭去看,卻一眼見到飛來的長劍,嚇得金屬加工,趕忙丟下少年向一旁躍開,這才險險躲過了劍鋒。長劍附帶著中年人渾厚的內力
擊在山石上,將那山石擊得粉碎。

  少年見到中年人的如此本領不禁大是驚佩,呆呆的金屬加工,一時間竟忘了自己尚身處險境之中。

  這時中年人已經飛身躍到金屬加工,長劍也飛回到他的手中,「唰」的一劍便向金屬加工去。

  蝙蝠妖見識了剛才飛劍的巨大威力,知道自己的實力與這中年人絕對是天壤之別,哪敢與之動手,趕忙振翅向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的快,中年人飛得更快。只見他追上蝙蝠妖金屬加工,登時便將蝙蝠妖齊腰斬為兩截。蝙蝠妖慘呼一聲便即斃命。

  中年人走到少年面前對他道:「小兄弟,你沒事吧。」

  少年道:「我沒事,大叔,你真厲害,連金屬加工!」

  中年人微笑道:「你也很厲害呀,居然敢用石頭砸妖怪。」這少年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金屬加工,也確實很讓他感到佩服。

  金屬加工:「大叔,你教我本事好不好,我也想殺妖怪。」

  這孩子小小年紀便大有俠風,確實很讓中金屬加工,於是他說道:「你真的想學?」

  少年「嗯」了一聲使金屬加工,目光中滿是期盼。

  中年人道:「你的家在哪兒?」他看了看少年破舊的衣衫,心想看來他的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指東南方向道:「在那邊。」

  中年人道:「帶我去金屬加工
  少年道:「父母?他們早死了。」

  中年人道:「金屬加工?」

  少年道:「病死的,在我很小的時候就病死了。」

  中年人道:「家裡就你一個人嗎?你金屬加工嗎?」

  少年道:「我沒有親戚,我一個人過。」

  中年人不禁對少年生出憐惜之意,道:「帶我去你家看看。」

  金屬加工道:「好啊。」說罷便帶著中年人向東南方走去。

  少年帶著中年人來到一座破廟前,指著破廟對他道:「這就是我家。」

  中年人奇道:「這座金屬加工?」他走進去看了一眼,登時感到十分痛心,只見破廟裡灰塵滿佈,金屬加工,壁窗破敗,佛像殘缺,
看情形已經金屬加工。在殘破的佛像下,鋪著一張破席,上面放著金屬加工的枕頭和被縟,看來便是少年睡覺的地方,另一旁有金屬加工
,破罐下是燒過的灰燼,應該就是少年做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少年道:「你為什麼住在這裡,你家原來的房子呢?」他想就算少年的父母病死了,家裡的房子總金屬加工

  少年道:「我很金屬加工,家鄉發了大水,把村子都淹了,父母帶著我到金屬加工,後來他們病死了,我就一個人四處走,邊走邊討飯,兩年前我走到這裡,便在這座破廟裡住下來。」

  金屬加工話時仰著頭望著中年人,臉上故意裝出一片純真,語氣金屬加工,似乎並不因為自己淒慘的命運而金屬加工

  中年人充滿憐愛的望著少年,只見上面金屬加工滿是污跡。他伸手輕輕拭去少年臉上的污跡,對他道:「我如果帶你去我那裡住,金屬加工?」

  少年道:「你會教我本事嗎?」

  中年人點頭道:「會。」

  金屬加工:「那好,我跟你去。」

  中年人站起身,拉著少年的小手金屬加工,向西北方向行去,夕陽下的山道上金屬加工著一大一小兩個人影。

  「你叫什麼名字?」

  「金屬加工,大叔,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袁風清。」

  「哦,袁大叔。」

  「錯了,你應該金屬加工。」

  「哦,師父。」

  「羽兒,你要記住,咱們的門派叫天劍門,是金屬加工、匡扶正義的名門正派,以後你的一生都要以『金屬加工、匡扶正義』這四字為準則來行事。」

  「哦,我記住了,師父。」

  兩人行進月餘,終於到了天劍門所在地—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有七峰,分別以北斗七星命名,依次是「天樞峰」、「天璇峰」、「天璣峰」、「天權峰」、「玉衡峰」、「開陽峰」、「瑤光峰」。金屬加工真門    派,規模龐大,整個門派共分七部分,分別位於七座山峰金屬加工,各山峰都有自己的領頭人,稱為首座。金屬加工七個首座中產生,其餘六個首座要聽命於掌門人。現在天劍門的掌門人是天權峰首座紫陽道人,而袁風清便是金屬加工.
  袁風清帶著林羽來到玉衡峰上,在大廳中集結了所有弟子,包括他的夫人尹柔,向他們宣佈自己要收林羽為弟子。

  林羽望著大廳中金屬加工的數十名弟子,眼光中滿是好奇。這些弟子中大多數都是男子,也有少數女子,但都比自己的年紀大些。

  忽然,他在人群中發現了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這少女容貌十分嬌美,兩個眼睛又大又圓金屬加工,眨眼時忽閃忽閃的,眼珠亮晶晶的,像水晶球般不停的上下金屬加工動,一刻也不老實;眉毛又細又彎,鼻樑微挺,鼻尖微翹,嘴唇又小又紅,像是紅色的小花瓣,皮膚白嫩的像是能金屬加工
  這少女在眾弟子中算是年紀最小的了,卻還是比林羽稍大了些,林羽不禁金屬加工
  少女見林羽在看自己,便調皮的向他做金屬加工。林羽吃了一驚,扭過頭不再看她。

  金屬加工大弟子顏長卿向林羽宣讀了門規,然後便命林羽金屬加工
  禮畢,林羽便算正式成為玉衡峰的弟子了,眾弟子都上前來祝賀。

  袁風清對那金屬加工:「琳兒,林羽的武功就由你來傳授吧。」

  那叫琳兒的少女登時大不樂意,叫道:「金屬加工教他。」原來這個琳兒便是袁風清的獨生愛女袁琳,今年剛滿十五歲,比林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年紀與自己差不多大,心想她能有多大能耐,因此很不情願跟金屬加工,這時又聽袁琳大聲抱怨,心中更是激起傲氣,心想你不願意教我,我還不願跟只是嘴上卻金屬加工

  其實他卻不知道,金屬加工所以讓只比林羽大一歲的女兒教他武功,其中是含有深意的。金屬加工的資質在天劍門是一等一的,因此她年紀雖幼,武學卻是十分高深,金屬加工弟子中僅次於大師兄顏長卿,在整個天劍門中也算金屬加工。以袁風清對林羽的喜愛,本應讓武功最高的顏長卿來傳授林羽。但顏長卿金屬加工,為人圓滑,自己學金屬加工,但讓他來教人卻未必肯花十分功夫。袁琳就不一樣,她金屬加工,要強好勝,又很有責任心,接到的任務即使自己金屬加工會用盡心力將之做到最好。因此金屬加工交給袁琳來教授才感到放心。從這也可以看出袁風清對林羽喜愛之深,以前他從未將任何弟子交給自己金屬加工,都是由幾個大弟子來代勞。

  金屬加工卻是另一種想法。她覺得教人武功是一件很累很枯燥金屬加工事,因此十分不情願接受父親交給的這個任務。

  袁風清聽到金屬加工,便將臉一板,瞪了袁琳一眼。袁琳不敢再多言,白了林羽一眼,將頭扭向一邊。

  袁風清對林羽道:「羽兒,以後你就跟著金屬加工。有不懂的地方問她便可,也可以來問我。你別看她年紀與你差不多,武學卻已頗為高深,你跟她金屬加工是。等你武學到了一定階段,我便會親自傳你上乘武功。」

  金屬加工太相信袁琳的武功會像他說的那麼好,但卻也沒辦法,只得金屬加工了。心中卻在憧憬著袁風清親自傳授自己的那一天。

  當金屬加工顏長卿帶林羽去他自己的房間。顏長卿帶林羽來到住房中,讓他在房裡等著。林羽打量了這金屬加工,只見空間並不很大,陳設也極為簡單,只擺著一張床、一張桌子和一把椅子。但即使這樣,他也覺得比自己以前住金屬加工了不止百倍。想到這裡以後就是自己長期居住的地方了,心中金屬加工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