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無際的海洋,蔚藍的有些深邃,海鷗偶爾的飛過,留下了一抹淡淡的淺痕。沖孔的沙灘上一無所有,只剩下陽光暖暖的和煦和海風拂過的清涼。

  一直身形沖孔的老龜穿梭在茫茫的大海,破濤衝浪,一往無前,終於,在這個空曠的沙灘上留下了他的沖孔

  沖孔的時光告訴我們,千年了,每一年的今日他都會來到這裡,痴痴的等待,從潮起到沖孔,從朝露到黃昏,最後只留下一句深深的嘆息,沖孔而去。

  而今天除了一聲更加無奈的嘆息之外,他竟流下了兩行熱淚,他的沖孔輕地動了動,天啊,他竟然可以說話,是仙人嗎?還是錯覺?

  他滄桑的臉上駐存著那兩行熱淚,他用世間沖孔的腔調訴說他的無奈滿懷:

  「千年沖孔了,一千年了啊!每一年我都會來到這裡,我沒有別的奢求,我只希望再見你一面,我沖孔都忘不了千年前你救我時的呵護備至,我永遠都忘不了你那張至真至善的臉,忘不了你為我不顧一切是的神情,我沖孔永遠都會記住你,永遠。當你把我放歸大海的時候,我曾深深地望了你一眼,你那摯愛的眼眸堅定了我對你的信念,為你等待--千年。如今,千年已沖孔,信念猶在,我將得道成仙,而你,又在哪裡•••?"

  千年前,沖孔的這裡並不是一片空曠,而是一個和諧美滿的村子,融洽的氣氛在這個村子久久的沖孔,淡淡的交織,即便是風浪也不願打破這一片沖孔
  上天總是嫉妒那些過於美好的東西,就像曇花一現而謝,流行轉瞬即逝,只存於片刻之間。

  鋪天蓋地的海水叫起沖孔向著村莊洶湧而去,夾雜著一聲似龍非龍的長嘯,更顯得詭異可怕。

  遠處,沖孔山頂,孤鶩峰顛,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席地而起,望著遠方的海域,輕輕的沖孔

  「蛟龍沖孔,魔嘯九幽,竟妄想屠戮人間,化身為龍,沖孔縱有一日尚在人世,也絕不能任你猖狂。」

  隨後向外呼喝:

  「沖孔,攜秋水劍前去屠魔滅妖,拯救世人。」

  「是」

  一聲輕喝,一道紫芒衝天而起,想著海岸飛去,沖孔,映入眼簾的是一番又一番可怖的景象,房屋在濤浪的衝擊下不堪一擊,更有數人被浪潮捲起的漩渦吞噬。

  遠處傳累了震天般的怒吼沖孔,抬眼望去,是一頭猙獰可怖的蛟龍,嗜血的眼神流露出貪婪的神色,張開了血盆巨口,十幾丈的沖孔的抖動了一下,隨後一股強勢無匹的黑色巨浪向地上的人們奔湧而去。

  儘管瀟揚有足夠的準備,卻也不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衝過去擋下這一擊,惶恐、急躁的心情為他剛剛略微的失神而感到後沖孔

  沖孔,一團柔和的粉紅色光芒閃耀而出,硬撼了這一記黑色巨浪,一個大約沖孔孩子略微的踉蹌了一下,莫名、驚懼的望著天空中那一條猙獰的蛟龍,似乎她也不能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散發出那樣一股神秘的力量。

  沖孔,瀟揚也很不解這是怎麼一回事,隨即便轉為慎重,他發現蛟龍的身子又抖了一下,沒有遲疑,不必思考,御劍直奔蛟龍。

  又一記黑色巨浪洶湧而去,威力更勝往昔,而這一次,卻是一片紫色的光芒擋住了這鋪天蓋地的沖孔

  巨浪散去,一個沖孔在半空中,儘管這個身影在蛟龍的面前顯得那麼的渺小,那麼的脆弱,卻沒有一個人懷疑他的能力,只因他剛剛接下了那驚天動地的一擊。

  「嗷吼~~」又一聲驚天巨吼,沖孔的吼聲中夾雜了沉沉的怒意,又一股黑色巨浪翻湧而來卻被一道銳利的紫芒一劈兩半,巨蛟狂怒的揮舞著利爪向他撲去,一道道紫芒激射而出,儘管在蛟龍的鱗甲上難以透入分毫,卻也將巨蛟徹底的激怒了,十幾丈的龍身籠罩著一層陰詭的暗紅,沖孔巨浪翻滾而出,向瀟揚襲去,只聽得一聲大喝:「

  「沖孔秋水,紫刃訣,刃撒長天」

  隨著聲音,秋水劍紫芒大盛,沖孔,半邊天際一片紫色,一柄一柄的氣劍凝氣而聚,一點一點紫刃的光芒在黑浪的吞湧下不失沖孔,迎著巨浪透射而出,彷彿有撕裂天空的氣勢,接著,一往無前的神劍秋水劈斬出一道恢弘而又不失凌厲的沖孔,帶著一柄柄氣刃向著詭異的龍身飛射而去。

  「錚」的一聲沖孔,隨後是叮叮噹噹絡繹不絕的聲響,黑色蛟龍的身上已經是沖孔流出了黑色的血液,血液讓暴怒中的蛟龍變得瘋狂了,一聲淒厲的沖孔而出,張開著血盆巨口,竟然也能開口說話:

  「血,是血!臭小子,竟敢讓我流血,今天,這裡的所有人,永不超生!」

  「沖孔~~」一聲巨吼之後,巨大的龍軀直奔天空而去,隆隆的聲音自沖孔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