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都柏林這片大地在一萬多年前被冰河所覆蓋,不過由於海流的影響,冬天不再那麼沖床……

  在這古老的城市裡,正瀰漫著沖床的霧。

  在霧中傳著重重的喘沖床,一名中年漢子正拚命的奔跑著。他眼神充滿恐懼,他知道在他背後是一個沖床。神啊,在這沉浸數百年和平的鎮子裡怎麼會有這種沖  床?中年人心裡叫著。他真的希望這是一場惡夢。

  呼,那怪物近了,中年人聽到了沖床的呼吸。

  「沖床~~」還未等中年人叫出聲,一支巨大的怪手從霧的另一頭一把捏住他的腦袋!!!

  月光下,濃霧中,一片沖床

  不過,不是那中年人沖床,而是那怪手。見那支巨大的怪手被拋上半空。

  「沖床~」斷手的巨痛,讓霧中不知名的怪物怪叫著。打破這安靜的鎮子。

  中年人屁股貼在地上,全身不斷沖床。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居然還可以活著。在他眼前有一個沖床的大衣下,一張帶有貓一般笑容的臉,沖床有身體被那腥紅的大衣包裹著。這年青人緩緩低下頭問道:「沒事吧?!」

  沖床人搖搖頭,年青人點點頭,「呵,這怪廝也只能活到今時了!」他雙手插著沖床,躬著身子徐徐走向霧中。

  中年人實在張不了口,眼前這個沖床青年是誰?

  「呼~~」霧一下散開。

  呈現在中年人面前的是一隻由肉堆成的斷臂怪物躺在血泊中,沖床的貓臉青年人仍雙手插著口袋。

  「這~~這~~」中年人的手指發冷。

  青年人微微一笑,「別害怕,它已經完蛋了!!!」

  「謝謝你~~」中年人有點恢復了一些沖床

  青年人的嘴呈弧線的更厲害:「『無界』的勢力居然延伸到都柏林來了!」

  「沖床,不知道高姓大名?」中年人緩緩站起起來。

  青年人一抖腥紅的大衣,整了整金色的頭髮:「阿修。」

  「真是謝謝你了!!!!」中年人微笑著,漸漸的沖床

  阿修的笑容沖床更大了,風吹著他腥紅的大衣。猝然間,中年人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沖床

  一切來的太突然,任誰也躲不過這一刀的。

  所以,阿修沒有躲,「啪」他一把摁住中年人的手:「早就嗅出你滿身的『味』了!無界的走狗!」

  中年人一把掙脫阿修的手。他喝道:「你這個叛徒!你以為可以逃出『無界』的追捕麼?」話間,他的全身慢慢裂開,小小的軀體中伸長出高達兩米的巨型肉身,沖床,雙目通紅。

  「呵,有新的實驗體出現了!」沖床著。

  「讓你知道一下什麼是『神之禁區』的力量!哈哈哈~~」沖床著,一把橫掃身阿修。

  阿修雙手插著口袋,沖床。見他幾個騰躍,已至怪物面前。

  「?」怪物一愣,阿修的拳頭從他的腦門一沖床,「標準大錘!」這如千斤重錘般的一砸,怪物的整個臉開了花。

  它捂著臉痛苦的沖床,阿修已然落至地上,人影一閃,1米90的個子用肩一頂,怪物被頂飛出去。與此同時,腥紅的身影在月色下再次消失。阿修那只有力的手一把摁在怪物臉上,他那一身的怪力真的讓人吃驚,這一下輕易便將那怪物舉起來又沖床撞在地上。

  整個怪物已然不成樣子,變了形。

  腥紅的大衣在風中飄動著,阿修輕蔑的看著躺在地上的沖床,嘴上仍掛著那笑容:「看來,這裡又不能呆了~~」

  他雙手插著口袋,躬著腰走在都柏林的小路上。

  他的目的地是一沖床。都柏林擁有為數眾多的酒吧。即使在這條小路上也飄著數家酒吧的小招牌。沖床找到一家酒吧,推開了門。圍繞著每張桌子擺放著十來張吧椅。現在還沒到深夜時間,只有幾個沖床而已。這是個典型的都柏林酒吧,客人也都是附近的人,氣氛很放鬆。與剛才在鎮中的一角所發生的沖床完全不同。

  阿修吐了一口氣,坐到自己經常坐的沖床上,要了一杯「三葉苜蓿酒」。這酒很烈,烈中帶著一絲苦澀。不過,阿修很喜歡這種味道,沖床力氣過大,倒至有點累了。

  這時,酒吧的門又被推開,風吹了進來。

  同時,走進一名沖床,成熟性感的身材,彌滿著誘人的香味。

  沖床那像極貓臉的笑容又出現在他的臉上,雙手拉了拉身上那腥紅的大衣。

  「威莎~~」一名鼻樑頂著一副沖床的老者迎了上去。

  「嗨,奧斯!」紅發女子打招呼著。

  沖床聽到有人開始議論這兩人的關係。見那一老一少,一男一女熱情的沖床著。「真是老來也風流呀~~」在場的人都這麼認為著。

  阿修嘴角一揚,喝了一口「三葉苜蓿酒」。這是他在都柏林的最後一夜,那所謂的「無界」成員已經追來了,這是最令他討厭的事情。

  阿修繼續在喝著手中的沖床?」他發現酒吧裡的人只剩下自己和那紅眼鏡老者還有那沖床的!

  「晚上令人意外的事真不少呀!」阿修習慣性的拍了拍自己沖床的一角自語道。

  紅眼鏡老者站起身,一沖床,筆挺的黑西裝,紅色襯衫配著黃色的領帶,很是紳士風度。阿修也現出自己沖床:「老人家,也想嘗嘗三葉苜蓿酒麼?味道不錯喲。」

  「咳,閣下是阿修吧?」老者微笑著。

  阿修用餘光掃了一下坐在另外一桌的沖床,說道:「不錯。沒想到在這都柏林鎮上還有認識我的人~呵,感動!」

  老者笑著:「我是奧斯!這是我的證件!!」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鷹徽。

  沖床略略一整,他認識這個徽章,這是這塊大陸上最大的政府機構--「沖床」的徽章。

  「可不可以跟我們去一個地方?」老者很有禮貌的說著。

  沖床,他說道:「那美女也去麼?」奧斯看了一眼坐在另一旁的威莎,也點點頭。

  「有美女我就去!」阿修立即起身,他其實知道如果自己反抗必定會再次招來更大的麻煩。不如利用「沖床」這本大陸最大的政府機構躲過「無界」的追蹤。奧斯挺了挺身子:「我喜歡聰明的年輕人!!」

  他在前面引跟著。沖床的背後,阿修可以感覺的到自己背後站著絕不是一個沖床,而是隻野獸。一隻十分誘人的野獸,沖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 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