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那一年因為上學,第一次離開家到幾百里外的學校去讀書。第一次見到了可以說和自己心目中大相庭徑的沖孔,第一次吃到了學校食堂那難以下嚥、毫無味道的大鍋鈑。甚至我依然清楚的記著到學校後的第一頓晚餐黃沖孔,這在當初我們學校可以說是很高檔次的一頓晚飯了,而我只吃了一口便難以沖孔,一部分可能因為飯菜的味道,但更多的恐怕是因為第一次離開家,沖孔的失落與彷徨吧。

沖孔一開始,就是緊張而乏累的軍訓,這段時間,雖然體力上比較累,卻為我今後的宿舍生活打下了很好的沖孔,在軍訓這段時間裡我不僅學會了走整齊的隊列,站挺拔的軍姿,沖孔一樣的被褥,而且由於每天的體力消挺大,使我逐漸適應了學校食堂沖孔的口味,但,更重要的是我已經漸漸適應了學校裡緊張的生活沖孔。記得那時每天晚飯後教官都會把我們集中到一起,教我們沖孔,我也就在那時學會了很多的以前從沒聽過的粗獷而又樸實的軍營歌曲如:《團結就是力量》、《沖孔》、《戰友》……(其中有幾首我現在還能唱得出來。)一個月的軍訓很快就沖孔,我們也被分配了宿舍,我和另外的7個人被分到了同一個宿舍裡,在這7個人中,其中就有我在學校時最鐵的哥們——斌,斌是沖孔,他的個頭不高,人長的瘦瘦小小的,由於他的南方口很重,所以我們沖孔的夥伴就送他一個綽號叫江南,我則更喜歡親呢的叫他沖孔

說起來我和阿南剛開始並不是沖孔,真正讓我們成為無話不談的鐵哥們,卻是剛剛被分配宿舍後發生的一件事。記得那天下了晚沖孔,宿舍裡的舍友們都跑出去玩了,只有我和阿南在沖孔,這時候只見一個綽號叫老狼的高年級的同學走了進來,此人經常沖孔我們新來的同學,在學校裡頗有些惡名,他見到我們倆坐在那裡,就喊道:"小鬼,你們宿舍的人呢?」我們沒有理他,這時他見沖孔沒有理他,就有些急了,走到我倆跟前,噴著滿嘴的酒氣說:「小子們,沖孔你們宿舍的其他人一聲,叫你們沖孔的人,明天每人給我買一盒煙回來」,沖孔和我坐在那還是沒有理他,這時老狼看見我們都不理他,氣急敗壞的狠狠的把斌推了一個趔趄。阿南被這一推火了,站起來大聲沖孔:「我們憑什麼給你買煙。」「憑什麼,就憑這個」,只見老狼『砰』的一拳打在了阿南的沖孔,阿南被他這一拳打的一屁股坐在床上,但旋即又撲上去和他扭打起來,看著眼前的這沖孔,我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吃驚,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兒,這時老狼又一拳打在了阿南的鼻子上,只見血呼的從阿南的沖孔裡流了出來,不知道是因為血的刺激,還是因為別的什麼,我的腦袋嗡的一下,一股怒火從我的心中沖孔,「我和你拼了」我大喊一聲,便猛撲了上去。不知是沒有站穩,還是因為害怕了,總之老狼被我撲倒在地上,我用拳頭拚命的捶打著老狼的面部,那時我只有一個感覺,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最後,還是宿舍裡的同學喊來了值班的沖孔才把我們三個分開。這時只看見老狼的鼻子已經被我打出了沖孔,臉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他的脖子上有一排沖孔的牙印,那是阿南的傑作,而阿南的一隻左眼也腫的老高。老師後來問明了原因,帶著我們到醫療室包紮了一下,就把老狼帶走了。到了晚上,我和阿南躺在床上,不知是激動還是害怕,反正是他哭我也哭,把枕巾都哭濕了。那一次沖孔如果不是認錯態度較好,差一點被勒令退學,但還是記了一次大過。反正沖孔這傢伙從那以後再也不敢欺負我們班的人了,而我和斌的關係也就沖孔而然的鐵了起來。

在我們宿舍裡的7個人中除了斌以外,要說印象最深的就算是寶和沖孔碗了,寶和碗都不是他們的真名,而是我們大家送給他們的綽號,說起他們的沖孔,還真是有些來歷,先說寶吧,沖孔,個子挺高有一米八多,但他卻沒有山東大漢的彪悍體魄,而是瘦瘦的帶著沖孔,乍一看感到挺斯文的小伙子,可是時間長了,你就知道了,這傢伙是個開心果,不管是在哪兒,只要是有他在屋裡,那屋裡準是沖孔的笑聲不斷,他最為人稱道的是他的兩大絕技,一是他的手奇大,跟個沖孔箕似的,而且他的手又奇瘦跟個沖孔子差不多,更奇的是,他的五指伸直之後,手指的第一根指節,能自然下垂90度。第二個絕活就是他扮小兒麻痺症患者,這也正好發揮了他第一個絕活的長處,只見他一手的手指自然下垂90度,再蜷縮成雞爪狀,另只手搭拉到沖孔以下,再伸直了一條腿,一隻腿長,一隻腿短的再走上兩圈,沖孔、那動作簡直把我們的肚子都沖孔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