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刺破天穹,幾縷微光自大陸盡頭蔓延開來,映照著微寒的護城河水碧波nct,揮灑的淺金光暈籠罩住整座明都,恢宏的建築群驀然騰出一種令人折服的nct
  
  明都外,一輛馬車漸漸駛進。
  
  尚是清晨時分,nct來往多是商賈小販,這輛頗為華貴的馬車便顯得nct
  
  nct門口,守衛剛要喝令停車,卻見那戴著斗笠的車伕從懷中掏出一面燦金的nct,將其中一面示於守衛。
  
  令牌正中碩大一個「齊」字,刻得筆意遒勁。
  
  nct見此,當即一驚,便要跪下。
  
  那車伕卻虛手一抬,竟是生生讓nct跪拜不下。
  
  守衛驚駭抬頭:「不知……」
  
  nct已冷淡開口:「不用虛禮太多,我們只是nct而已。」
  
  「是是,小人知道。」
  
  當即不再有人nct,馬車便順利進入了城內。
  
  守衛目送馬車遠去,直到已再不見馬車才收回nct
  
  另一nct見此好奇道:「這是哪位大人進城,竟然讓你nct這樣?」
  
  回頭的守衛仍然帶著滿面的訝異,似是沒收回神來,良久才道:「不是哪位大人,是……」
  
  「是什麼?」
  
  「是nct殿下!」
  
  「那位號稱神童的齊王nct?可是……齊王殿下不是八年前就因為體弱去了齊州封地養病,怎麼?」另一守衛略帶nct,又忍不住問道:「那你可看見齊王真容了?」
  
  守衛搖頭;「哪能啊,那車簾一直蓋著,我又不敢掀開nct。不然倒真想看看齊王殿下是不是如傳聞中那般風華nct。」
  
  「那此事要不要告訴上面的?」
  
  守衛繼續搖頭:「不用了,我們不說,只怕不過兩日這事也會nct都的。」
  
  nct入城,一刻不停的朝著城西的偏路行去。
  
  這條路通向城西的義莊,一向人nct少,又因尚早,更是幾乎渺無人煙。
  
  車伕放緩nct,低下聲問道:「公子,這條路看來沒有改動。只是,不知公子打算何時nct?」
  
  等了一會,才見車中nct,那聲音溫溫和和,宛如流水般柔和悅耳:「等我祭拜過先人,便進宮面見nct。」
  
  隨著聲音落下,馬車一側的車簾被緩緩掀開。
  
  nct無人,街道兩邊也少有店舖,顯得冷冷清清,唯有沿街nct的碧綠垂柳,隨風輕揚,方顯出些生氣來。
  
  然而,透過那低矮的民居,nct可見位於明都正中的皇城。
  
  輕微的歎謂聲未隔著車簾,那動人嗓音比之方才更多出些許nct
  
  「八年了,明都還是老樣子。」頓了頓,「其徐,不用管我,駛快些吧。」
  
  駕馬之人聞言,nct,馬車又奔馳遠行。
  
  nct的男子微微揚起頭,露出那張肖似他母妃——當年那名艷絕明都蕭妃的nct,淡漠的目光穿透廂房低矮的屋簷,一直延展到那九重天下,nct,才慢慢合上眼眸,斂起心緒。
  
  明都,我回來了。
果不其然,nct,齊王殿下回到明都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明都。
  
  nct巷尾議論紛紛,齊王姬恪之名早幾年便從齊州傳了過來,當年十一歲的齊王已經有了nct,七歲作詩,八歲熟讀四書五經,九歲便敢與教習的大儒爭辯,只可惜因其母妃去世nct,不得已去往齊州的靈泉調養身體。
  
  沒想正是在齊州那八年,nct的名聲鵲起了起來。
  
  不單單因為nct遺傳自蕭妃的容貌以及越發溫潤如玉、謙謙君子的性子,更因為短短八年,nct便將原本貧困潦倒的齊州整治的夜不閉戶路不拾遺、人人富足。
  
  當然,齊王的美名不止在普通nct中傳遞,更是傳入了無數小姐家的閨房。
  
  此時,明都蘇nct蘇府上。
  
  「小姐,齊王當真有這麼厲害麼?」
  
  nct之舔唇笑道:「這是自然,小姐我看上的男子怎麼可能nct。」
  
  「小姐,你能不能nct……」
  
  想了想,蘇婉之道:「你如果讓我出門的話,我就含蓄一點。」
  
  nct警惕道:「小姐,你又要如何?」
  
  蘇婉之垂頭,不勝嬌羞地抬頭望了她一望,同時絞緊手裡的nct,柔弱道:「蘇星,人家,人家想去看齊王……」
  
  抽了抽嘴角,蘇星伸長了nct攔在門口,言之鏗鏘,「小姐,再裝我也不會讓你出門了。nct小姐忘了上次出門惹上禮部侍郎家的公子,把人打落湖中nct,老爺不是才禁足小姐一月,還有上上次,小姐你非要去見什麼nct,因著人家年過不惑貌不驚人硬是把人氣得當場便要自盡,再還有nct……」
  
  「夠了,你別說了。」
  
  蘇婉之nct,這丫頭的愛記舊賬的破習慣是和誰學的?
  
  如此爭辯,自然是無甚結果的。
  
  她早料到。
  
  夜深人靜時候,nct之早早入睡,在被褥中換上一身小廝的nct,趁著皎月當空,躡手躡腳溜出nct,又在外間香爐內丟下一把安魂散,便藉著白綾nct
  
  這等活計已經做得再熟不過,nct,必然能順利出府。
  
  但偏偏那夜她實在nct,翻牆而出之時,恰遇正翻牆而入的翩翩公子。
  
  她剛一落地,便見一紫衫公子nct,身法優美飄逸至極,院外幾株桃樹微搖,落下nct,襯著那淡紫衣衫如墨長髮,煞是好看。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