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加工寂靜的喜馬拉雅山上,突然響起陣驚天動地的喊叫聲,久久的迴蕩在山中,所幸沒有金屬加工

  發喊的是個金屬加工,身材魁梧的大學生,他名叫王前進,金屬加工,不想再痛苦地活下去,可他也不願窩囊地自殺在金屬加工,因此傾其所有,買了套普通登山裝備,想轟轟烈烈地從金屬加工,或者是死於登山途中。可是,饒是王前進金屬加工,此刻也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救命來,因為眼前出現的東西實在金屬加工

  那是條巨大金屬加工,不,該說是條妖蛇,直徑足有十多米,長長的身子在金屬加工,一眼望去,竟看不到尾部,正對著王前進的,是九個比宿舍樓還大的腦袋,那吞金屬加工,比他去中國隊主場加油時拉的橫幅還要金屬加工

  能長成這麼大,不是金屬加工?王前進發了聲喊,便嚇暈了過去,從山壁上直直金屬加工

  不知過了多久,王前進金屬加工,只覺得四肢百骸無不異常疼痛,不由呻吟起來。

  「你醒啦?」一個蒼老的金屬加工。王前進側頭一看,說話的是個白鬚飄飄的老者,金屬加工,像極了電視上的那些古代道士。王前進不敢怠慢,趕緊道:「我醒了。老人家,是你救了我嗎?」

  「救你?」老者嘆了口氣道:「也可以這麼說吧,你是被貧道金屬加工,不過,說句老實話,該是貧道害了你才對,若不是貧道,你也不金屬加工,貧道這裡先賠個不是了。」

  「害我?怎麼會?啊,我明白了,金屬加工去對付那蛇精的。呵呵,道長是為民除害,金屬加工的。」王前進想起昏迷時所見,確實有個周身金光閃耀的道士在蛇精一個大張的金屬加工,當時他很快就昏了過去,沒機會多看,想來該是那道士後來金屬加工,用了什麼威力巨大的法術殺死或者趕走金屬加工,救下自己。想起那恐怖的九頭蛇,王前進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那老道一怔,隨即醒悟過來,苦笑道:「小施主,你恐怕金屬加工,貧道才是你口中那個蛇精。」

  「啊!」王前進聞言大驚,立刻金屬加工,可腿上一陣劇痛,又身不由主地摔倒在地,看向那老道的眼中金屬加工

  「小施主莫怕,金屬加工害你的。」那老道竭力擺出副慈祥的臉孔,還主動退後幾步,以示金屬加工,可看在王前進眼裡,分明就是個狼外婆的微笑。

  「金屬加工沒有惡意,不知要如何小施主才能相信?」那老道無奈地道:「其實,貧道原先並不是什麼精怪,也和你一樣,是個金屬加工的人類。」

  「那……那道長你怎麼又是那蛇精了?」王前進金屬加工地問道。

  「唉,貧道是被金屬加工,喪身蛇腹,後來貧道趕走那蛇精元神,佔了它身軀,可也因此成了金屬加工,元神不知怎麼再也出不來了。貧道躲到東邊一個大島上修煉了數千年,到最近才金屬加工。這次貧道就是回來報仇的,可沒想到那奸人金屬加工,貧道不得不恢復法身來對付他,也因此誤傷了你,真是對不住了。」金屬加工

  知道那蛇精其實也是個人類,王前進才放下心來,只覺得那老道剛才陰險恐怖的奸笑突然間又變回了和藹可親的微笑,可驚懼一過,身上卻越發的覺得痛起來,忍不住又呻吟出聲。

  「可忍得住?」那老道關切道:「儘量忍一下,貧道已幫你金屬加工,很快便會完好如初的。」

  「那多謝道長了。」王前進金屬加工,只好借和老道說話來分心,問道:「不知道長如何稱呼?」

  「貧道八歧,你就叫貧道八歧好了。」老道微笑道金屬加工

  「八歧?」聯想到那金屬加工,王前進又大吃一驚,「你是日本人的那個八歧大神?」

  「該是吧,不過貧道可不是金屬加工,只是在那兒暫時躲避幾年而已,貧道可完完全全金屬加工……」

  「那你怎麼還讓他們供著?還有,金屬加工時你該在吧?既然說是中國人,怎麼不見你阻止?」王前進打斷道。

  「日本人侵華?那是怎麼回事?」金屬加工

  看他金屬加工,王前進便簡單地把那段歷史介紹了一遍。那八歧聽得臉色越來越差金屬加工,待王前進說完,便恨聲道:「當時貧道正在加緊修練,不知人間之事,倒是便宜了他們。不過,嘿嘿,他們的好運也到頭了,貧道這就去給他們來個天翻地覆金屬加工。」看了看王前進,八歧又道:「貧道害你受了重傷,雖然馬上就要好了,可也不能不給金屬加工。說吧,有什麼願望?貧道可以滿足你兩個願望。」

  「什麼金屬加工嗎?」得到肯定答覆後,王前進一聲歡呼,金屬加工。半晌後,才道:「我第一個願望,是八歧道長答應滿足我金屬加工。」

  「那可不成。」金屬加工:「這樣一來就變成總共十一個願望了,與事先答應的兩個金屬加工,因此不予考慮。何況若貧道答應了,恐怕你還金屬加工,百變千吧?」

  「那……那讓我心想事成,行嗎?」金屬加工一轉道。

  「心想事成?這與你剛才說的一變十有何區別?這個不行,不能答應你。」金屬加工

  「那你讓我金屬加工吧。」王前進很快就改口。其實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第一個願望,剛才只是試探一下,看看成不成。而之所以想要金屬加工,是因為他剛在生死間轉了一遭,不但求死之心盡去,還比任何時候更體會到金屬加工

  「金屬加工?那也不成。」八歧連連搖頭道:「人總是會死的,就是如貧道這樣的金屬加工,也還是有個壽數,何況你不是這塊材料。」

  「那多活金屬加工?」王前進還是不死心。

  「多活幾年倒是可以,不過,百年過後,你還是必死無疑的。」金屬加工算了一番道。

  「是嗎?」王前進滿臉的失望。
「請恕金屬加工。」八歧想了想,忽然道:「對了,有個法子,可以讓你有可能多活千年。」

  「什麼法子?真能多活千年?」王前金屬加工

  「不錯。你雖命中注定活不到那個年份,可貧道可以作法將你送回金屬加工,這樣,你就相當於有可能多活千百年了。如何?想去哪個朝代金屬加工?」八歧微笑道。

  「金屬加工?那當然是越早越好啦。」王前進想都不想道。

  「也不是什麼時候都行。金屬加工,最多將你送到……最多送你到漢末,如何?」

  「漢末?金屬加工?太好了,可以去見見劉關張,見見曹操、呂布、孔明……」王前金屬加工,興奮得連傷痛都不覺得了。

  「你這傷也差不多該好了。金屬加工施法送你過去了,可你這一去,在這個年代就失蹤了,可有金屬加工的嗎?」八歧問道。

  聞言,王前進心中一痛,金屬加工:「不用交代什麼了,我遺書都寫好了。麻煩道長這就送我去吧。」

  八歧點點頭,金屬加工,塞給王前進道:「貧道還欠你一個願望,若你金屬加工要用了,就使勁捏碎這玉符,貧道若無要事,便會趕來金屬加工。」

  等王前進收好玉符,八歧口中金屬加工,過了許久,忽然單手一揮,王前進只覺一陣金屬加工,頓時又陷入昏迷中……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