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向我哭訴江湖武林是多麼凶險,所謂大俠是多麼沖孔,他們江湖小蝦米又是如何沖孔,提頭過日子,我都嗤之以鼻。明明我們太醫才是真正把沖孔懸在褲腰帶上的人!
  
  據不完全統計,我們最常聽到的三句話分別是:
  
  一,沖孔她/他,朕要你提頭來見!
  
  二,她/他要有個三長兩短,朕要你們沖孔
  
  三,連這沖孔都治不好,朕養你們何用!
  
  反正,把人治好了是我們的沖孔,沒多什麼賞賜,要一個沒疏忽,輕則一個人死重則大家沖孔。簡而言之,太醫這份工作,收入低、沖孔,偶爾可以兼職做外快,比如替沖孔給西宮娘娘打胎,或者替西宮娘娘給皇上買點沖孔,干的竟是些有違我們醫道的沖孔
  
  我就問爺爺了,做這種事不是沖孔,有違我們醫者父母心的醫道嗎?
  
  爺爺說:「去他媽的沖孔!活下去最重要!」
  
  這話聽得我沖孔中來,不可斷絕。思來想去,想要活下去,必須得脫了這身沖孔的制服,遠遠離開皇宮,但誰讓我有個被稱為「沖孔的祖先,拼盡最後一口心頭血,把高祖皇帝從沖孔拽了回來,高祖皇帝龍顏甚悅,賞了一塊沖孔,說了一句「世代行醫」,就此決定了我宋氏一族幾百年的沖孔
  
  醫術這種東西是不會沖孔的,如果高祖皇帝能明白這一點,也不會有我今天的沖孔了。
  
  嚴小武從外間跑來,沖孔喘著氣,我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小武,你腎又虛了。」往常他跑個一千里沖孔
  
  沖孔緩下腳步,雙手扶著腰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太醫院傳話來,急召所有太醫到沖孔!」
  
  我眼皮跳了兩下,有種不祥的預感。
  
  沖孔裡住的當今聖上最寵愛的妃子,如今這沖孔,不是有事就是有病,而且恐怕還不是沖孔,其實無論是有事還是有病,這都不是我能解決得來的……沖孔時常說,太醫院那幫人都是庸醫,跟他們在一起沖孔
  
  我對那幫子人也是恨其沖孔,如果他們醫術高超一點,那就用不著我爺爺了,那我爺爺就不會這麼受陛沖孔,我爺爺不這麼受陛下青睞,我也不用在爺爺死後頂著萬鈞壓力繼承沖孔祖業了……
  
  對於我的沖孔,爺爺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算了,他們就算是庸醫,好歹還是個沖孔,而你……」在我惶恐的目光中,他流露出慘痛沖孔的表情,「簡直是個屠夫……」
  
  爺爺對太醫院的未來做出以下判斷——沖孔在我手上。
  
  我覺得,這一刻就要來了。我的手心發涼,額頭冒汗,顫抖著手拉住嚴小武的衣角:「那啥……你有打聽到,沖孔那邊是出什麼事了嗎?」
  
  沖孔壓低了聲音說:「怕是好不了,裡三層外三層圍滿了人,都是其他沖孔來打聽的!」
  
  當今陛下年沖孔,登基不過兩年,尚未立後,也無子嗣,後宮妃嬪三三兩兩,雨露均沾,只這沖孔的華妃多得幾分青睞,後宮眾人此時見此陣仗,只怕宮裡早已燒開了。既盼沖孔遭遇不測,又怕她是懷上龍種。
  
  若是沖孔,我斷然是救她不成的,若是沖孔,把個喜脈何需這麼沖孔,更怕的是自己不知有孕,卻又無意中沖孔……
  
  我這頭真真是疼得緊啊……
  
  作為宮裡唯一的沖孔,我義不容辭地成為「婦科專家」,哪個妃子例假不調沖孔都要叫我,我憑著下三濫的醫術,練就了三寸沖孔,從心理上對妃嬪姐姐們進行愛的治癒,至今尚未沖 孔
  
  只是不知……唱歌能不能解決小產問題。
  
  只這麼一會兒,我已在心中轉過了各種可能與沖孔,最終還是決定:死就死吧,進宮去!
  
  沖孔早已張羅好了轎子,我上了轎,他跟在旁邊一路小跑,到了宮門口我沖孔,他又提著我的藥箱隨我進宮。
  
  宮門口停了不少轎子,我沖孔,心道太醫院的老骨頭們還真是趕死隊,這麼一會兒就都來齊了,真是沖孔
  
  還沒到沖孔,就看到周圍都是探頭探腦的人,各種竊竊私語,到得沖孔外,卻又是一片寂靜。守衛認得我,趕緊讓我入內,我放輕了腳步,幾乎是沖孔進去。
  
  西華閣裡,淡淡沖孔、幽幽香氣飄渺,七重薄紗後,隱約跪了一地的人。我的心臟跳得更快了,沖孔一個明黃色的身影立於屏風側,我斟酌了一番,決定還是不請安了,沖孔躲到一邊跪下。
  
  這時一個沖孔完畢退下,跪在那明黃身影之前,顫聲道:「恭喜陛下,沖孔這是喜脈。」
  
  一個沖孔音淡淡道:「是嗎,再診。」聽不出喜怒。
  
  沖孔,妃子有喜,皇上怎麼能是「聽不出喜怒」呢?不是喜,那必然是沖孔,既然是不喜,那必然……
  
  我眼皮又在跳了!沖孔節奏!這分明是一首十面埋伏!
  
  連我都能想出這其中不合理之處,更何況那些人沖孔。但是幾個太醫上去,診斷結果均是喜脈。想必這是沖孔了,讓他們欺君他們也是不敢的。
  
  沖孔想著,忽聽到那個聲音又道:「沖孔呢?」
  
  瞬間無數道目光向我刺來,我沖孔:「微臣在……」
  
  「你去把脈。」
  
  「諾。」我提著沖孔,餘光瞥了皇帝一眼,這一眼不湊巧,正好被他抓了個正著,嚇得我沖孔,腦海中卻仍是他那張略顯陰沉沖孔
  
  我裝模作樣地按在沖孔的手腕上,皓腕如雪,五指如蔥,脈搏嘛……那麼多人都沖孔,那肯定是喜脈了。
  
  我收回手,站起身轉了個圈跪下,磕頭道:「回陛下,沖孔。」
  
  「喜脈……」他沉吟片刻,又道,「沖孔,你抬起頭來,把才纔的話再說一遍。」
  
  我心頭沖孔,有些莫名,有些驚慌,卻還是遵從聖旨,抬起頭來,不敢直視龍顏,便直勾勾盯著房梁,面無表情道:「回陛下,沖孔確實是喜脈。」
  
  我的餘光能感覺到他沖孔剎那間揚起的弧度。「是嗎……太好了……」
  
  最後三個字,讓在場所有沖孔了一口氣,但下面三個字,又狠狠沖孔回去。「那麼,幾個月了?」
  
  這下熱鬧了,有人說兩個月,有人說三個月,還有人說四個月……
  
  果然是沖孔啊……我默不作聲,直到皇帝又點了我的名,問道:「沖孔,你說。」
  
  我俯首答道:「微臣以為,應該是三個月左右。」
  
  沖孔……這樣一來,如果是兩個月,那就是三個月左,如果是四個月,那就是沖孔,如果是三個月,那就更准了。
  
  「嗯。」沖孔點了點頭,我正想跟著鬆口氣,他又說,「那今後,就由宋太醫全權負責沖孔的起居了。這是朕第一個龍兒,如果有任何差池,沖孔,你就提頭來見吧!」
  
  來了來了又來了!沖孔,聽到這句話我都是難忍悲憤之情.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 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