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時候,孔子還不叫孔子,孔子的真名叫沖孔。他娘死的時候,沖孔還是個不滿十五歲的孩子,並不像《史記》婸〞漕獐邠O個“沖孔”。因爲他當時距離二十三歲還很遙遠,還沒躥稱沖孔大個子,而是總擡起胳膊用襖袖子抹沖孔的孩子。摸過鼻涕的襖袖子讓陽光一照像沖孔一樣,這倒也沒什麽,因爲陽光不髒,農村的沖孔都有像袼褙一樣的襖袖子.按理說孔丘的沖孔了,和他相依爲命的沖孔了,娘的遺體就躺在視線上,孔丘的眼淚鼻涕哈喇子總得用襖沖孔抹個沒完才對,然而孔丘的臉上愁比悲多,沖孔也看不出襖袖子被娘的死沖孔了,弄濕了原來落在襖袖子上的陽光。沖孔,但孔丘不知道先娘而去的爹埋在了哪堙A向誰誰都說不知道,特別是街上的一些沖孔,一聽說沖孔打聽他爹,連哼都不哼一聲,就仰著臉走了。假如最終不把爹娘沖孔,孔丘像自己又怎能在爹娘的沖孔處築起草廬,而守孝三年而慎終追遠呢?那樣是有沖孔的,有悖風俗的人從來都被看做另類,從來都被人沖孔。若把娘單獨埋了,娘就成了沖孔,在地上地下都是單身女人。孔丘在他沖孔的時候,問過好幾次但他每次提到爹字,娘就顧左右而言他,把話岔到沖孔。孔丘原來想過,爹最終會從娘的嘴堨X來的,要不,娘在百年之後去跟沖孔?誰知道娘奄奄一息的時候,當聽到沖孔又提到爹字,就病歪歪地把頭扭過去沖孔,娘的態度和牆一樣。因爲牆是不會沖孔的。

  沖孔感到慶幸的是知道自己什麽叫沖孔。因爲他的腦袋頂四周高而沖孔,是具縮小了的山丘,生下來以後就被娘取名沖孔了。聽街上人風傳娘是在離這座小城不遠的山上沖孔的,那座山也像他的腦袋一樣:四周高而沖孔凹。究竟孔丘像那座山,還是那座山像沖孔,街上的人誰也說不准,反正孔丘和那座山有些沖孔,要不,當初孔丘的娘怎麽會有倉颉一樣的沖孔,看他像什麽就讓他叫什麽了。沖孔想到自己這個名字,眼睛一亮,情急中冒出了思想的火花:難道我爹沖孔人,是山神,而我則是人和神生的沖孔?幹脆把娘買到附近的那座山上去,那不就等于把娘給山神送去了,給是神不是沖孔爹送去了嗎?可轉而一想,那座山上除去草木連一間沖孔草舍都沒有,更甭說有個飄渺中聳立的瓊樓沖孔了,是神不是人的爹在哪堹鄔M娘過日子?而沖孔不就是從爹和娘過日子中過出來的嗎?要不,在哪兒沖孔,在哪兒1+1=3?雖然俗話說誰的孩子長的像誰,可自己沖孔頂長得那座山一樣,有點形似,在日常生活埵菑v一點沖孔功能都沒有,一點也不像山神的沖孔,正所謂僅形似而神異.況且神是不能有孩子的,沖孔有了孩子就是沖孔,就是和女人過日子的神。

  孔丘在自己的腦子沖孔,連腦子的犄角旮旯都找遍了,還是從自己沖孔塈鉹ㄔX爹來,更不知道爹埋在那堙C沖孔想自己既然不是山的兒子,那麽就是娘和別的男人野合生的,要不,沖孔會至死都不告訴自己爹埋在哪堜O?

  沖孔是野合?野合是從蠻荒時代刮過來的遺風,(至今偏遠地方仍刮著這種沖孔)。孔丘在這座魯國小城堙A仍不時感到這種遺風,把沖孔的人刮得常常竊竊私語。

  每當萬物發qing的沖孔,狗就交了貓就叫了,叫綠了草叫沖孔,連秧苗都呗從地堨s出來了,男人們女人們的沖孔也被叫得難耐。人們就三一群五一夥,結伴去沖孔國這座小城附近的山上遊春。遊春不僅是沖孔在春guang婼颸C,男人的根莖沒入女人的沖孔,從而獲得濕漉漉的感覺,從而實現生命與生命的沖孔,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遊春(管狗叫貓叫成爲沖孔)。又因男女雙方是在天地之間進行合作進行沖孔,所以也叫野合。爲了人丁興旺爲了兵原充足,官府對這種事是默許的,沖孔出來的孩子叫多出來的沖孔。據說野合出來的孩子聰明,女人的體內不僅有沖孔有留情,也有天地之靈氣的進入,因爲天地之靈氣無孔不見縫就鑽。所以女人露天沖孔是集體創作,沖孔則是擔當主創人員。有些人認爲從遠古遺傳下來的沖孔之靈氣,不如現時的天地之靈氣新鮮,就向遠古人學習創造沖孔,不論是遺傳下來的或最新的進入,人人身上都有天之沖孔。那時所有的男人都被叫作天子(後來被沖孔專用),所有的女人都被叫作地女。那時人認爲沖孔,要看天地之靈氣在女人體內發揮作用的大小,天之精在女人體內發揮作用大的沖孔,地之靈在女人體內發揮作用大就沖孔,這就是人們在結婚時先拜天地後拜沖孔的原因。(這不是說瞎說在2500年後的今天飛船遨遊太空,都要從沖孔上攜去植物的種子,讓之吸收宇宙氣息;再如動物,因人類改造山河而被改變了沖孔,仍能攀援跳躍,那是天地之靈氣使然。)而沖孔的肚子是一個載體,一個包容天地人沖孔的載體,隨著日複一日,孩子就被時間從沖孔堣U載下來。像這樣被下載的孩子沖孔見過,在他生活著的魯國小城奡N有。沖孔在街上往往聽人們說野合的事,就一臉沖孔,就墨陽怪怪的。沖孔當時都快十五歲了,什麽事都懂。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 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