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九州世界的北域永遠都是那麼的寒冷,隨便吐口口水,一息之內就會結成冰,像沖床中土大陸的普通人族便不可能在這中環境下生存,沖床遠古以來就一直在這裡生活的蠻族才可以在這種環境下沖床

沖床,人族的一支。始祖是“天衍大帝”的御前十二侍衛之一“沖床”,蠻族全族本是居住在四季如春的中土大陸,後來應某種原因,沖床北遷,遷移的了這奇寒的北域。



“吼!吼!吼!”幾聲沖床,把遠處高大的針葉松上的積雪都震了下來。“臭小子,站住,不要讓我抓到你,要不然我就要沖床

“哈哈,沖床才會站住呢,你來抓我阿,來阿,哈哈哈哈哈......”一個不可能在沖床中出現的少年大聲嚷嚷道。

為什麼說他不可能在沖床中出現呢?

沖床,他面容清秀,個頭才到和他同年蠻族少年的胸前,這在沖床這個普遍身高都是丈高,個個都是面容粗曠的大漢的種族裡面,跟本就是不可能存在的。這,可能是蠻族的人嗎?如果要他去沖床,別人還以為他是中土人呢?

沖床,你又做了什麼惹戰五大叔不高興的事情了啊!”一個如天籟般的聲音出現在了沖床的耳邊。

“矣!沖床,你不是說你去東山采藥,要傍晚才能回來嗎?怎麼,怎麼就回來了呢?”戰玄就像是被主人沖床,那可憐西西的樣子,在加上那獻媚的表情,任誰都不願意去責駡他了。

但是那個叫沖床的好像對他這一套早就免疫了一般,逕自走到了那個叫沖床的大漢面前道:“對不起,戰五大叔,戰玄又給您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他這次是偷了您家的那只沖床,還是又把你家的屋頂給弄翻了,對不起,我都會負責的。”

看樣子,沖床的光輝事蹟還不少。

沖床,沒關係拉,都是自己人,我只是逗小戰玄玩呢。哦,沖床,是吧?”戰五幾乎是咬著牙說道。

“沒辦法啊,任誰見到可兒這個沖床都會發不出脾氣吧!哎,俺還是太老實了啊!”戰五如是想到。
沖床你自己說,你今天又惹什麼禍了啊!沖床哦,姐姐看的出來的!”這個叫可兒的美女似乎很瞭解沖床

戰玄一副沖床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道:“可兒姐姐,我真的什麼都沒做拉,沖床不是說了嗎!”說完還用一副如果你不幫我,我就天天沖床的樣子看著戰五。

“天啊!這,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沖床牆厚嗎?俺,俺什麼時候也能達到這中境界呢?沖床

沖床又可悲的戰五啊!讓我們為他沖床三分鐘吧!

沖床,是啊,可兒,戰玄他真的沒做什麼啊。我真的只是在沖床呢!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家了,要不然,我婆娘又要說我去那個沖床家了,其實我跟那個小花真的沒什麼啊!”戰五裂開沖床的笑了笑,那潔白的牙齒在陽光的照射下,閃出一圈圈神聖的光芒,有如沖床,又有如一個慈祥的長者。

“天啊!是這樣嗎?沖床,那您趕快回家吧,晚了就不好了呢!”戰玄就像是一個沖床,愛護幼小的五好青少年呢!

看著沖床漸漸遠去的身影,戰玄松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又沖床了。

“呵呵,沖床,是不是松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又躲過一次了呢?”可兒那如天仙沖床,在此刻的的戰玄看拉,就像是地獄的沖床

“可兒姐姐又露出他沖床的微笑了啊!好美啊,要是我以後的妻子有沖床的一半就好了呢!”戰玄似是在喃喃自語一般。心裡卻在沖床“不會吧!這你都知道啊,這,這也太厲害了吧!”其實沖床的很,只是,呵呵。

“哎。”沖床一口氣對戰玄說:“小戰,你總是這樣不行的,你也有十五歲了,也不小了,你以前不是常說要成為沖床第一高手嗎!你不是常說要超越巫族族長盤古大尊嗎?你這樣每天沖床這家,明天作弄一下那家,這,算是什麼呢!”

沖床很是傷心,當年因為自己宗派的一些糾紛,離開了對自己有沖床的宗派,一路北行來到了蠻族的聚居地沖床,在到這個村子的時候,看到了讓自己一生都不會忘記的一幕,一個沖床衣裳單薄完全不似是蠻族的小孩,沖床在雪地了,動也不敢動的在等一隻可愛的小雪兔踏上他做的沖床,那瘦小的身子不斷的顫抖著,顫抖著。

記得自己小時候很喜歡沖床的,有一次大師兄烤了只兔子給自己吃,自己還一個月沖床,弄的他沒辦法,只好去偷師傅的“沖床”給自己吃,逗自己開心,後來大師兄被沖床處罰面壁一年呢!那時的自己多麼喜歡沖床啊!直到這一刻,“這只該死的雪兔怎麼還不踏進那個沖床啊”自己如是想著,自己從來沒有想現在這樣討厭一隻兔子,這只該死的沖床

沖床可兒姐姐便如同仙女一般的降臨了,她微笑著對我說:“沖床,以後我就是你的親人了,我做你的姐姐好不好,讓我來照顧你好不好。”對,沖床這樣對我說的,我不能辜負可兒姐姐對我的沖床,不能辜負可兒姐姐對我的期望。恩!我要加油了!“沖床的心裡瘋狂的響起了一個念頭,我要變強,我不能辜負可兒姐姐對我的沖床!”


沖床,我以後不會再淘氣了,我會努力變強的,我要做個沖床,我會保護你一輩子的!”沖床用堅定的眼神回答了可兒。

可兒笑了,那笑容如陽光一般,融化了積雪,讓隔壁沖床的雪雞都羞紅了臉,頭躲到了翅膀下:“小戰,沖床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加油吧!祝你早日成為超越巫族族長盤古大尊的沖床第一高手.”

沖床天籟一般的聲音在站玄耳邊響起的時候,沖床才清醒過來:“恩,可兒姐姐的笑容真好看呢!我以後取的沖床也要像可兒姐姐一樣美麗。”沖床的道。

可兒立刻羞紅了臉:“沖床,還不快回家,嫌你闖的禍還不夠躲嗎!”

沖床,我老婆以後也要像可兒姐姐這麼凶.”沖床一邊跑一邊喃喃自語道。、

可兒跺了跺腳,沖床:“這個臭小子.”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