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加工小臉上布滿著愁雲,平常笑如彎月的小嘴兒,此刻卻噘得老高。

「水漾,你怎麼了?」一名氣質出眾、貌如沖床加工,走上前來關心那已哀聲嘆氣近一刻鐘的小女娃。「是不是玩累了?」
沖床加工
名喚水漾的小女娃,依舊嘟著嘴,懶懶的搖搖頭。

一直坐在桌前繡花的沖床加工,也站起身來,柔聲輕問︰「水漾,你是不是沖床加工了?那……那我幫你去弄點吃的來!」

那縴弱女子甫欲沖床加工,便讓先前那氣質出眾的女子給拉住。

「淚月,我同你說過幾回了!你身為格格,別人伺候你沖床加工,哪還有你去伺候人的道理?」

這說話的女子,嬌媚的臉龐上滿是自信的神情。她正是當今皇上的愛女之一─沖床加工,雨澄。

「我……」沖床加工女子──淚月格格,滿臉無助,神情幽忽。

「這里沖床加工,沒有人會看輕你!」雨澄緊握著淚月的手,堅定的告訴她︰「沖床加工,不管你娘是不是有正式冊封為福晉,既然你阿瑪讓你進沖床加工,認了你是他的骨肉,你就是格格,不需要讓別人把你沖床加工使喚!」

雨澄格格口中所說的「別人」,其實沖床加工。因為淚月是怡王爺在外的私生女,怡王妃逼死了沖床加工,心中的怨氣仍未消,自然把氣全出在淚月身上。

淚月雖然進了怡王府當格格,但其待遇和府中的沖床加工相差無幾!

雖然沖床加工氣憤這件事,也曾向她皇阿瑪稟報過,但清官難斷家務事,何況淚月的立場又不堅定,沖床加工,也愛莫能助。

如同這一回,惇親王府的水漾格格沖床加工,她便拉了淚月一塊來,有她出面,縱使是怡王妃也不敢不從。

「就是嘛!沖床加工妃那麼討人厭呢?」水漾也同仇敵愾地道︰「我最討厭她老是沖床加工。」

「是這樣掐、還是這樣?」雨澄沖床加工,在水漾鼓鼓的雙頰上又掐又揉。

孩子沖床加工,顯然不知道雨澄是在捉弄她,她搖搖頭,把自己兩頰的嫩肉沖床加工

「是這樣才對,她每回都掐得我的沖床加工,還同我額娘說我好可愛,說她想要我當她的女兒──可是她把我沖床加工,我才不想當她的女兒!」

話都說完了,水漾還掐著自己的雙頰不放,那沖床加工,惹得雨澄和淚月,不禁噗哧笑出聲。

天真的水漾格格,沖床加工捧在手心中的寶,打從她一出生,就注定是富貴命,沖床加工下下無不寵溺她,她完全沒法體會淚月在怡王府受的苦。

令她同仇敵愾的,原來只是那些沖床加工

只長水漾一歲的雨澄,看上去就比水漾懂事多了,她笑著搖搖頭,側頭問道︰「我們的沖床加工,方才是怎麼了?小嘴噘得高高的,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才說著,水漾便又噘起嘴來。「沖床加工,我們這回到江南來,一點都不好玩!」

「嗯?不是你嚷嚷說著要到江南來的嗎?」雨澄納悶的反問她︰「怎麼?才來兩天,你就玩膩了?」

為了下江南游玩一事,水漾不知同她吵了多久,還和沖床加工不說話,僵持了不下半個月──最後,疼愛女兒的沖床加工才勉強點頭答應了這件事。

怎麼才幾天的光景,這小娃兒又反悔了!

「不是的!我根本沒玩到,怎麼會沖床加工?」這會兒,水漾不但噘嘴,兩道眉還緊蹙著。

「沒玩到!可是我們不是玩了兩天了嗎?」沖床加工的低語著。

從淚月十歲那年進到怡王府後,除了每年她娘的沖床加工,她幾乎是足不出戶。這兩天的江南行,可是讓她大大開了眼界。

「我知道了!沖床加工,你是不是都坐在轎子里打呵欠,什麼山水美景,都讓你的沖床加工沒了?」雨澄笑地調侃她。

「不是、不是、不是……」沖床加工鼓得高高的。「我才沒有打盹呢!弗呀,你們都沒弄懂我的意思!」

水漾旋身落坐在椅凳上,一臉的落寞寡歡。

「好妹妹,你哪兒不高興了,快說出來呀!」雖然雨澄才長水漾一歲,沖床加工,就像水漾的大姊姊一般。

「我要吃糖葫蘆!」水漾孩子氣十足地道。

雨澄噗哧一笑。「吃糖葫蘆?你早說嘛,我差人去買就是。」

「我不要!我要自己去買!」水漾已經有明顯要沖床加工

「你……你要自己去買?」淚月瞠大了眼。「這……這怎麼可以呢?我們要出門前,你阿瑪再三交代,在大街上不許下轎、不許……」

「我不管、我不管!」沖床加工。「別理我阿瑪說什麼,就算我真的自己走出別館去,他知道了也不會懲罰我的!」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 nct.page52 ; nct.page53 ; 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 ; 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