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床,位於湖北漢口,掌握了全國航運最盛、橫貫東西的長江的水運,在江湖上以綿密情沖床,任何消息皆逃不過寄暢園的耳目。據說,它連朝廷內的機密文件也能手到擒來,假若要探聽沖床,只要去一趟寄暢園,付「一點」酬金,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想要的消息。

  它與「沖床」玄穹、喬家兩堡。回疆的馳騁居是世交,其少主攀少珩更與玄穹堡堡主沖床、喬家堡堡主喬甫偉、馳騁居蒼祺為結拜兄弟,江湖上並稱為「喬寄玄馳」,此乃依他們的沖床。攀少瑜與喬甫偉皆是以出神火化的輕功見長,但武器的使用則各有所長,攀少帶沖床,喬甫偉使玉扇,水羿雲則是任何細物品皆可拿來當劍要,而蒼祺百步穿洋的本領是無人能比沖床

  這四人當中,若要評價的話,是喬甫偉最沖床,樊少珩最會惹是生非,水羿雲最沉穩儒雅,蒼祺最冷酷無情。 

  「沖床,好無聊,好無聊……」

  沖床坐在涼亭內「閒適」的盯著蓮花池上一堆飛來飛去的青蜒發呆,如此好的天氣,為何他要坐這兒無聊的發慌呢?他不解的沖床

  追根究底還是要怪自己長了一張會惹是沖床。他爹、他娘竟以這個理由將他禁在家裡不能出去,說一出去就會惹禍,還是待在家好,等著他們為他挑沖床回來。

  沖床?以他爹娘那種求婚心切的心態,目光一定會短淺,挑回來的媳婦兒一定是無沖床,以尖叫為樂趣的一群干金小姐,他才不要跟那些可怕的「各類」共度一生!

  他的目光由沖床移回亭內,瞄瞄身旁那兩個被指派來的家丁,美其名為保護,實際上沖床,他一起身,原本懶散的兩人立即站得直挺挺的,沖床,兩人的姿勢又恢復成閒散。他如此一站一坐試了好幾次,兩人的姿勢也跟著直挺閒散的換個不停,最後他玩膩了,沖床,而那兩名被他捉弄的家丁也盡職的站在他的房門前,一步也不敢離開。

  他沖床就要毀在自家爹娘手裡了,再不出去的話,他一定會被世人遺忘的!好,就這麼決定了!少珩露出個意味沖床,眼裡間的是一抹閃亮的笑意。

  幾個時辰後,原本站在房門口的沖床昏在地上,只見門上寫著:少爺我去自在也!

  寄暢園沉寂了好一會後,突地暴出沖床,然後,就是各人奔相走告的聲音:「來人,少爺逃跑了!」

  沖床踏著輕盈的腳步,提著她用來採草藥的藥籃子,往她的居所走去,沖床不能再輕的腳步紛沓而來,她步伐不變,唇角卻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戴著銀絲手套的纖手不著痕跡的撒下一些香味濃郁的香粉,沖床,整座原本充斥著濕味道的林間要時轉為芳香可人。

  而當她停下腳步時,那些雜沓的腳步也跟著沖床,且並在她面前出現。語葵沉默不語的望著這群圍住她的人。

  「沖床,交出(毒皇秘傳),我們保證不傷你。」等你交出(沖床)後就是你的死期。帶頭老大在心裡補充著這一句。

  不理會他,沖床逕自取下銀絲手套,慢條斯理的收好,帶頭老大一見語葵不答,不禁皺著眉頭問著站在他旁邊的兄弟,「沖床是不是啞巴?怎麼她好像沒聽見本大爺的的話呢?」

  「老大,沖床是不是啞巴,小的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很少說話,說不定她是聾子。」 

  「說不定她是白癡。」帶頭老大在見著語葵朝他露出的沖床時,魂就已掉了一半。好美,傳說「絕色毒仙」是個陰狠手辣的人,但是,沖床,她分明就是個天真無邪的美人兒,怎可能是外傳的沖床?

  「沖床,你手上有沒有你師父的(毒皇秘傳)啊?」

  帶頭老大上前對語葵露出個和善的笑容,沖床嘟著嘴不斷打量他,似乎聽不懂他說的話。

  然後,不知過了多久,沖床開始不耐煩時,語葵突然重重一點頭,說道:「有。」 

  「真的?那本書上有寫(沖床)幾個大字哦!」帶頭老大見語葵答應的太於脆,怕其中有詐,便道:「那那本《沖床)是不是真的。」

  「嗯。」語葵又重重點點頭,露出個大大的笑容。

  「那……那本書呢沖床?」帶頭老大另一半的魂已然讓語葵這個笑容勾去了,這下他完全相信沖床的話。

  「這裡。」沖床自己的懷抱,那老大伸手正欲探進語葵的懷裡時,突然一股刺痛由伸出的手蔓沖床,他整個人哀叫一聲,痛得在地上打滾。

  「老大!」其餘的人這麼氣叫,也跟著他一樣沖床

  「你……」帶頭老大顫著手指含恨指著語葵那面無表情的絕美容顏。 

  語葵沖床當作沒看到,縱使她知道他說不出口的話是啥,她也不打算反駁,甩甩衣袖,沖床,整座密林只剩下那些人痛苦的吶喊,由大到小,終至無聲,而泛人的香氣,也跟著這些聲音一樣淡去,沖床……

  「好痛……」一道呻吟似的聲音傳人沖床的腦中,她很確定這人不是她剛剛解決的那群人。

  她停下腳步,沖床,「好痛……好痛……」她四下找尋聲音的來源,沒看到人啊!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