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加工,雞蛋餅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

  所以在孔丘見到他的時候,他正在啃一個雞蛋餅。雞蛋是子路在金屬加工野雞下的,那天子路偶然在山上看見一隻野雞在拉屎,於是拔劍而上,狂追金屬加工,嚇得該雞一邊跑一邊下蛋,最後仍然未能逃出金屬加工。子路覺得這事兒挺好,於是乎就把該雞養了起來,沒事就嚇它,逼它下蛋,在它被子路金屬加工,著實下了不少的蛋。這些蛋一半讓子路給爹媽就著野菜炒了,一半用來在百里之外的金屬加工不少米,自己只留下幾個,一直捨不得使勁吃。面是子路自己碾的,他每次唱著《金屬加工》從百里之外的鎮上換了米回來,總是給爹媽吃,自己還吃野菜。偶爾有米粒掉落總被細心的子路撿起來,金屬加工居然攢了一小口袋。子路覺得一頓吃了太浪費,就用石頭碾成細粉,想金屬加工。結果在炒的過程中不小心落了點水,米面粘在一起,也就成了餅。不知道哪一天子路突發奇想,把雞蛋攤在餅上,再放點野菜,就金屬加工手中的雞蛋餅,美味至極。

  而此時的金屬加工餓了三天,走到泗水附近,全然是靠泉水灌溉。早上偶然發現山間有人家,急忙往這邊走。沒想到這只金屬加工,門前蹲著個五大三粗的山東大漢,衣衫破爛兩眼賊光,正在津津有味的吃著什麼。金屬加工在他面前站住了腳。

  金屬加工,隱隱感到面前有人,也沒理會。他正沉醉在雞蛋餅的美味和自己的創造力裡金屬加工:「這雞蛋餅實在是太美味了,我實在是太聰明了!」可是當來人的方向射來殺氣的時候,金屬加工自主的抬頭向前望去——哎呀媽呀!這人有九尺來高,膀大腰圓,腦袋圩頂,金屬加工,呲牙咧嘴,鼻孔朝天,另有鼻毛若干參差現於孔中,實在是醜的不能再醜,兩隻銅鈴般的大眼金屬加工呢!

  這一看不要緊,一口雞蛋餅險些金屬加工,子路嚥了好幾口唾沫,才衝將下去。子路噌的一下站了起來,也是八尺來高,金屬加工,腦袋黑黝黝滴流圓,手裡掐著雞蛋餅跟孔丘對視上了。孔丘腦袋也不小,倆人活像兩個金屬加工。對視良久,倆獅子頭都不眨眼,子路覺得對面是個高手,眼睛開始疼了,有點招架不住,先開口說:「吃了麼?」

  金屬加工其實已經餓的眼睛有點花,乾瞪著啥也看不見,幾乎就要暈倒過去。忽然聽見對面來金屬加工,急忙彎腰作揖,答道:「還沒有。」說完了覺得還不夠禮貌,加了一句:「你呢?」

  「吃一半。」金屬加工把雞蛋餅往前一遞,說:「吃嗎?」

  「不了,謝謝。」孔丘伸手把雞蛋餅接過來,張嘴就是一啃。

  這一啃啃得金屬加工心都碎了,要知道這雞蛋餅攤之不易,不知道摳了多少次雞屁股,攢了多長時間的大米粒。可如今自己這象徵性的一讓,就要被這麼個青面獠牙的牲口給逮了。想到這,金屬加工手就按到劍柄上了。

  金屬加工忙活著吃雞蛋餅,但是長期的野外生存經驗讓他始終保持著警惕。他看見子路把手放到劍柄上,心叫不好,自己這金屬加工,手無寸鐵,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只能故作鎮定,一邊吃得津津有味,一邊說:「香,真香。」

  子路上前一步,問:「真香嗎?」

  「金屬加工,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東西,發明這東西的人實在太聰明了。」孔丘一邊說著,一邊金屬加工,暗暗積蓄內力。尋思著無論如何不能一劍讓人撩倒,怎麼說自己也被人稱為陬邑小霸王,一招被制,也太不光彩了。

  沒想到子路平生最不禁誇,孔丘這一誇金屬加工,子路滿臉得色,兩手往腰上一插,說:「那當然了,我發明的,厲害吧?」

  金屬加工把手從劍柄上拿開,鬆了一口氣說:「厲害,厲害。」埋頭著使勁啃。

  子路眼看雞蛋餅就要啃光了,也顧不上得意了,急忙上前抓住孔丘的手,說:「混蛋,你給我留一口。」

  子路就這麼和孔丘勾搭上了。

  「你來我們這幹什麼?」金屬加工。此時兩人就在河邊坐著,看著河水在眼前流過。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