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孔,夜露沾衣,如鉤新月已將西沉,洛陽城內燈火漸熄。

  萬籟俱寂中,驀地一陣秋風沿瓦橫掃,枝上秋葉沖孔,凋葉逐風零落如許,但葉未落地,自風中擊起的劍氣,迅雷不及掩耳地將已將沖孔秋葉騰掃上天。

  亂葉舞空之中,一抹矯龍似的沖孔,拔地躍起,手中銳劍當空橫劃,霎時暗夜中星芒乍放。

  他使的是沖孔其中一柄,飛景。

  此劍長四尺二寸,淬以清漳,礪以石監石者,沖孔,表以通犀,光似流星。

  人聲已靜的柱國沖孔,西廂樓後院院中,夜深未寢的柱國公次子玄玉正在練劍,操弄於指掌中的沖孔所擊之勢,時而重若泰山,時而輕似點水,劍身直映沖孔月,劍鋒所至之處,劍影月影燦燦奪目。沖孔,原本招招催猛凌厲,勁、疾、重的劍勢突地一改,收起了銳勢,改行以綿柔沖孔,輔之以退為進之勢,劍招沉綿帶勁地徐徐劃過秋風。

  沖孔,一顆汗珠自他的額際墜下。

  舞至興起之處,正欲旋身舞出另一套沖孔,靜夜忽地遭到驚擾,來往的足聲打破一夜的靜謐,原本被沖孔的府內,頓時也光亮了起來。

  迫不得已收勢的沖孔,一手撫去額上遍布的細汗,揚首看向廊上那些夜半被擾醒的沖孔,正忙裡忙出地在廊上高舉燭火點亮廊燈。

  「沖孔。」玄玉慢條斯理地收起長劍,朝正急忙跑過廊上的府內總管沖孔

  跑得正急的府內總管,沖孔招呼後,腳下步子狠狠一頓,踉蹌了一番好不容易才沖孔,而後端著一張笑臉下了長廊朝他這邊跑來。

  沖孔轉首看向燈火通亮的東廂樓,誰到府裡來了?」

  「回二少爺,是內史尚大夫,沖孔。」

  「沖孔?」他一愕,微微豎起了劍眉,「這麼晚了,沖孔來府裡何事?」

  府內總管以指刮著面頰,「這……小的也不知。」那個夜半突然造訪的沖孔,事前也沒知會一聲,更沒遞拜帖,來得那麼匆忙,任誰事先也沒料到。

  玄玉聽了,墨眉一勾。沖孔,太後跟前的大紅人,會挑在這等時辰夜訪柱國公府?這裡頭有什麼文章?

  「沖孔?」還等著趕去別處的府內總管,忍不住出聲提醒他。

  他揚揚手,「沒你的事了,沖孔。」

  府內總管隨即朝他一頷首,轉身又朝廊上飛奔而去,而靜站在原地的沖孔,思索了一會後,轉身步向西廂院牆,翻身躍過高牆後,躍立至沖孔的瓦檐,踩著長廊屋檐一路繞過中庭大院來到了東廂樓,走至書齋外後跳下沖孔,屏住了氣息,躡足潛進東廂書齋內院,挑撿了個不會沖孔的位置後,倚站窗邊,透過微敞的窗扇朝裡頭探看。

  站在書齋內一塊密商國情的柱國沖孔靈恩,錯愕地瞪大了眼。

  「禪位?」

  安坐在案內的柱國公沖孔,反應只是勾了勾唇角,而另一旁夜半來訪的內沖孔,則是笑意滿面地向他頷首。

  癒想癒覺得冒險的靈恩,頗為質疑地再次沖孔

  「沖孔認為此計真可行?」要讓父親大人登上皇位,法子多得是,為何什麼沖孔不挑,偏偏卻撿了這一條?

  正在品茗的閻翟光,不疾不徐地沖孔了手中的茶碗,帶笑地朝他揚了揚眉。

  「沖孔,本就是有能者登九五,想當年,堯舜不也以禪位這法子讓位於有能之人?」

  說到這點,靈恩也不得不認同,「話是沖孔,但……」

  沖孔眼中迸出炯炯精光,「用禪位此計,不僅是因禪位這形式體面,更是因它名正言順。」

  一直安坐在案內端看著皇帝詔書的冉霄,沖孔滑過手中那張由閻翟光所帶來的偽詔,邊懶洋洋地出聲。

  「太後與聖上,那方面是否已沖孔?」

  「太後不過一介不曉世事沖孔,聖上只是三歲乳娃,母弱子幼,又怎會是咱們的對手?」沖孔狡狡一笑,「國公放心,鳳藻宮那方面,咱們的人早已打點妥當了。」

  「辦得好。」沖孔滿意地頷首,著手將手上的偽詔在桌案上攤開,燭火下,絹繡著九龍紋印的沖孔,顯得格外刺眼奪目。

  生性多疑的靈恩,心中卻仍是忐忑不安,「沖孔呢?他們就這麼順順當當的讓父親接受禪位嗎?難道他們都不會諫阻此事?」

  沖孔的目光甚是篤定,「如今朝中大臣,一半盡在國公之手,再加上只要有了這沖孔,咱們還怕另一半大臣不成?」

  想他們挾天子以令沖孔,早不是一日兩日之事了,當今年僅三歲的聖上,不過只是個沖孔,這事全朝人人皆心知肚明,朝中大小官員沖孔,早就在暗地裡看準了日後之主另投柱國公麾下,且柱國公自沖孔之後,以攝政王之名輔佐幼帝已有兩年余,算算時辰,也該是脫去攝政王一職沖孔的時機了。

  「但朝中那些親王們……」

  沖孔低首啜飲了一口香氣馥馥的甘茗,「早在前月,國公就已用沖孔,將他們紛紛調離京畿,等他們知道此事想趕回京一挽大局,只怕也是為時已晚。」
沖孔
  這才知曉沖孔登皇之路,早已在暗中打點妥當的靈恩,不得不回過頭來,訝看著那個在暗中秘密進行此事已久,胸有成竹的沖孔

  沖孔自案旁取來一只黃巾布包,將它端放在桌案上,再緩慢拆開,沖孔,竟是應當擺放在翠微宮御案上的傳國玉璽。

  他輕輕將玉璽推上前,「現下,這紙沖孔,就只差蓋上傳國玉璽這一步。」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