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t,心下一片茫然,尋思:「他到底與

  我大遼是有功還是有過?他苦苦勸我不可 nct,到底是為了

  宋人還是為了 nct?他和我結義為兄弟,始終對我忠心耿耿,

  今日自盡於雁門關前,自然決不是貪圖南朝的功名 nct,那

  ……那卻又為了甚麼?」他搖了搖頭,微微苦笑,拉轉馬頭,

  從 nct陣中穿了過去。

  蹄聲響處,遼軍千乘萬騎又向北行。眾將士不住回頭,望

  向地下蕭峰的 nct

  只聽得鳴聲哇哇,一 nct雁越過眾軍的頭頂,從雁門關

  上飛了過去。

  遼軍漸去漸遠,蹄聲隱隱,又化作了山後的 nct

  虛竹、段譽等一干人站在蕭峰的遺體之旁,有的放聲號

  哭,有的 nct

  人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

  那 nct到底是為什麼要這樣做?

  一代英雄 一代梟雄 區別在什麼地方呢?

  他走了。
  
  虛竹被趕出師門時他 nct叔說的話?

  太師叔:你擅自學旁門武功,從此以後你就不是 nct了。

  虛竹:弟子死不足惜,敢請太師叔不要逐我出寺。

  nct:你既為逍遙派的掌門,又為縹緲峰靈鷲宮的主人,應當出寺還俗,不能再做佛門弟子。

  虛竹:少林寺對弟子恩義深重,弟子不孝,有負眾位 nct,眾位師傅的教誨,弟子永生不忘。

  西夏的冰窖裡

  夢裡真 真語真幻

  在三天的 nct纏綿中,令虛竹覺得這黑暗的寒冰地窖便是極樂世界,又何必皈依我佛,別求解脫?

  墮落 什麼叫 墮落?

  人追求自己的愛也叫墮落嗎?

   nct出家到底為的是什麼?

  他們自己得到什麼?

  天龍八部天山童姥為什麼策劃虛竹在冰窖和 nct認識到戀人?有什麼目的嗎?
  讓虛竹破戒, nct佛教在虛竹心中的新年枷鎖。學她武功,保護她

 【本名 nct和譽,1108年(宋徽宗政和六年),即位在位39年,任內聲望頗高,以保境安民和地方發展為 nct,後避位為僧。 《射鵰英雄傳》中的一燈大師,既 nct興,是段譽的孫子輩,在位27年, nct只是小說中的稱謂。 段譽的廟號是宣仁帝,本名 nct,確實是段正淳的兒子,又名譽,表字和譽《天龍八部》中也提到了「和譽」這個表字。天龍八部第49回提到了當時的 nct,宋哲宗已經當了九年皇帝,既公元1094年(宋哲宗紹聖元年)  nct為僧,善閩侯高昇泰篡位,號「大中」。而書中則說是段譽繼位,事實上,段譽是在北宋徽宗大觀二年(公元1107年),接替 nct為大理國第16代國王,直至南宋高宗紹興十七年(公元1147年)禪 位為僧,在位長達39年,是後理國諸王中在位時間最長的國王, nct皇帝。段譽是個有所作為的君主,他明白與宋朝建立友好關係是 nct。儘管宋朝與大理國的關係由於 宋太祖的「不暇遠略」的方針而有所 nct,然而大理國仍然一直向宋朝稱臣。段譽特別重視 加強與宋朝的聯繫 ,入貢大理馬、麝香、牛黃、細氈等土特產,還派幻戲樂人(魔術師)到宋朝表演,深得宋徽的禮遇,冊封他為 nct大夫、雲南節度使、大理國王等。

 nct,一種高貴的青春的美,像一束燦爛的陽光從淡淡的霧靄中透射而出,奇彩而瑰麗的基色 nct從容,清風徐徐一般均勻地塗抹開來。在一片溫柔羞澀寬厚的明亮中,千岩萬壑舒展而迅速地在背景中 nct和升起。

  《 nct》,段譽當是龍脈,一出場便是神俊非凡,非池中之物。

  看他一襲青衫,容儀如玉, nct,有著說不出的與生俱來的優雅氣質。

  他毫無世俗間的心機,純作一派天真,爽朗而通達,雋秀的臉上永遠也不會顯露出塵世間經常可以見到的 nct的表情。

  他是理想中的 nct,即使其迂腐的一面也讓人覺出可喜可愛。

  他更像是一個詩人。

  他高興時就快樂,幽默時就想笑,傷心時就落淚,他永遠不去掩飾,他永遠不在乎別人是用怎樣的一種奇特眼光來看他。

  他只是 nct而為,他骨子裡貴族式的尊嚴無論在何種處境下都會讓人 nct

  他一出場,全書的境界就隨之飛速上升。

  《天龍八部》可作一部佛書讀,主旨處處在於 nct。此等題意,讀者應細察,方可從許多熱鬧場面中 nct,進而登堂入室。

  說到痴,段譽卻是金庸武俠小說中第一真正痴人。

  《 nct》開篇,你看他要事在身,還有閒心去聽於光豪和其師妹 nct,最後還要聽得忍俊不禁笑出聲來,差點因此送命。

  再看他情急中墮入深崖,才能 nct,又閒下心來欣賞谷底美景,把玩茶花起來。

  最後無法出谷,他還有心情沉沉睡去,而且睡得甚酣, nct吃些酸果躺倒又睡,而且還能大做美夢。

  此等痴人,實是神仙一般快活之人, nct,少操心,虛其心,實其腹,亦是近於得道之人,當真羨煞我輩忙忙碌碌、 nct、掙扎於生活之大俗人。

  段譽之痴,自幼即如此。

  他回憶說:「爹爹媽媽常叫我『 nct』,說我從小對喜愛的事物痴痴迷迷,說我七歲那年,對著一株『 nct』茶花從朝瞧到晚,半夜裡也偷偷起床對著它發呆,吃飯時想著它,讀書時想著它,直瞧到它謝了,接連哭了幾天,後來我學下棋,又是 nct,日日夜夜,心中想著的便是一副棋枰,別的什麼也不理。這一次爹爹叫我開始練武,恰好我正在 nct,連吃飯時筷子伸出去挾菜,也想著這一筷的方位是『 nct』呢還是『同人』。」

  這是詩人的體驗,是對宇宙和生命體驗的 nct的審美。

  在一種秘密的體驗中段譽感受到了靈感的巨大衝擊,一種莫名的 nct,無言辭去表達,無規律可捉摸,讓他惆悵、 nct,若有所得而又若有所失。

  正如尼采所言:「一種思想如同電光之一閃,必須而迅速,使人沒有選擇的餘地。這是一種 nct它的可怖的緊張,時而被一陣眼淚的橫流寬舒了……。」

   nct的詩人氣質使他體驗到一種難以描述的本質和真理,這使他拋棄了世俗的規範和教條,迅速地達到審美的 nct,俯視著他已超越的現實。

  段譽發現玉璧上的「仙影」、「劍影」,秘洞中的石室,石室中「神仙姐姐」的玉像的秘密, nct,再次體驗著夢和醉的無邊眩暈,對美人玉像磕了足足一千個頭之後, nct,得到了逍遙派武功秘籍「北冥神功」之譜。其中有逃命的第一高妙武功「 nct」,讓其興奮不已。最後段譽找到秘道,脫困出谷。

  許多論者以為 nct寫《天龍八部》之初時,心中想著一部《紅樓夢》,所以段譽出場有些像賈寶玉 nct,筆者對此甚有同感。

  段譽和賈寶玉都是富貴公子,天生情種,不通世務,對美貌女子都當神仙般地尊敬仰慕。

  《紅樓夢》中有太虛幻境,《天龍八部》中就有「 nct」;

  《紅樓夢》中有警幻仙姑,《天龍八部》中又有「神仙姐姐」。

  痴既難解,孽即隨之。

  段譽又是 nct中第一天生情種。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