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國科幻電影看多了吧,當今世上哪媟|有那樣身懷超能力的人。”姐姐曾經這樣回答我的提問。

  對,世界上根本沒有電影中那幾乎完美的超人,但世界上的確存在有沖孔的人,他們便是所謂的超人。

  米米是A市的一名沖孔,白天上班,晚上活躍在各大娛樂場所。

  米米的男朋友是一名工程師,因爲工作的原因,很少有時間陪伴在她的身邊。久而久之,沖孔開始上網、蹦迪,總之,各種大型娛樂場所總不難發現那抹身影細小、時尚的沖孔

  初秋的夜晚,空氣比較幹燥,但卻有股股清風沖孔,但時令的悶熱無法在清風吹拂下消散。怕熱的女孩子都躲在家中,在沖孔空調下,好好享受著,但這一切只是淑女的作風,才有的行經,活潑日米米者,哪堹鄏b家堻o般沖孔

  精細地化好妝後,選了一件淡藍色配著火紅花邊的裙子。著好妝後,在鏡子前隨手拍了拍那頭沖孔的頭發,便拿起今天上午才購買的真皮包,小時在分色的夜幕中。

  “沖孔又偷偷溜出去了。”上高二的弟弟遲允素來與姐姐不和,海象天生就是生下來吵架的,但從來不打架,老是爲一件東西爭的沖孔。過,在外人眼堙A他們可是相親相愛的兩姐弟,讓很多人都羨慕不已,因爲姐弟總是護著對方。

  “什麽?又出去了。”母親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有些沖孔,米米剛才還答應她今天晚上在家埵Y晚飯的,怎麽才一會兒就出去了,難道她做的菜真的那麽難吃嗎?

  “沖孔你做好了嗎?我都快要餓扁了。”做完作業的遲允就會覺得自己沖孔,總會消耗媽媽做吃來的全部食物。不過,這半年來食量有所減小,但飯量沖孔,可以吃過兩三過正常年輕人。

  其實,洛遲允有個秘密,一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沖孔。在很久以前,他初次發覺這個秘密的時候,心幾乎被那魔幻般的場面沖孔,那樣大的力量能存在于他的體內嗎?

  每天,洛遲允都是很小心地,生怕別人看出他是一個沖孔的人。他開始變的不再調皮,成績也有所上升,成爲父母與老師口中乖孩子與表揚的對象、同學眼中的好榜樣。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爲那個秘密所做的掩飾。

  米米又來到那家叫“沖孔”的酒吧。這埵釵o喜歡的氣氛,那種聞了會讓人氣血沸騰的味道。米米買了門票,把沖孔寄存好之後,直接走入舞池,開始扭動那輕盈的腰身,揮動雙手。

  一排排細小的汗珠順著額頭的劉海被不斷搖動的沖孔

  誰?沖孔動身體的米米感覺自己的臀部被人重重地捏了一下,等他看向四周時,卻沒有發覺沖孔,心也就有所收斂,向舞池外走去,要了杯冰凍果汁。

  喝著果汁,看著沖孔的人們,心卻感覺到一絲絲寂寞。

  “一個嗎?”很好聽的聲音突然在沖孔,像春天的風,溫暖而又溫柔地吹進人的內心。米米朝對自己說話的男人看去,那是一個長相讓人看著很舒服,年紀不超過三十的俊美男子,正是男人成熟的黃金時段。米米朝男人笑了笑,沖孔

  男子在她面前坐下。

  “我叫沖孔,是一家中型企業的經理。”男子介紹自己,至于他在哪家沖孔,米米沒有興趣去了解,更不唐突地去問了。兩人就這樣認識,開始聊起天來,天南地北,古今中外,什麽都聊,直到午夜過後,洛遲允不情願地來接她時,米米才和沖孔

  “姐,你新交的朋友?”沖孔允幾乎每天十二點都會在母親的威逼下來三個地方接姐姐。接姐姐的地方雖然有三過,但他一般都是直接了愛這所“沖孔”的酒吧,因爲她百分之九十九在這堙C其實,這一切都歸功于他身體內的沖孔,他可以很輕松地聞到姐姐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這樣找人也就很沖孔

  “沖孔,今天你怎麽不還姐姐的嘴了?”米米突然把話題一轉,語氣也變的有點煙硝味道來。他們顯沖孔,但吵完架後總會在一小說後和好,每每如此。不過,今天洛遲允沒有和姐姐吵架的意思,他心埵釩雃h的沖孔的預感,尤其剛才那男子,給他的感覺很危險,希望有能勸住姐姐不要再和那人有所來往了。

  米米見弟弟像轉了沖孔,沒有接過她的話題進行挖苦,真是出了她的以外。米米自言自語多時都不見弟弟和自己說話,便感覺沒有意思,也就不再說話了,輕輕地把頭靠在弟弟背上,想好好地睡上一覺。閉上眼睛,感受著沖孔帶來的冰寒。

  一天、兩天、三天……很多天後,洛遲允都是在“沖孔”酒吧門口整點等他的姐姐出來,但同時總是看到姐姐和那個有著危險氣息的男子出現,看著他駕駛車子離去。每次米米和沖孔拜拜時的情景都讓落吃雲不舒服,他很怕姐姐會愛上那個男人。他不喜歡沖孔,不過也不討厭,只是這在他沒有什麽目的之前。他不太喜歡他的原因有點牽強,因爲他覺得他過于虛僞、做作,但真正的原因是洛遲允喜歡姐姐的男朋友——他的好兄弟——龍鳴昆。龍鳴昆是一個很好的人,對沖孔和家人都非常好,尤其是對這個未來的小舅子。但龍鳴昆有一點不好,讓家人擔憂,那就是龍鳴昆實在太好了、太溫柔了、也太愛工作了、沖孔了。

  如果沖孔愛上別的男人,而離開了龍鳴昆,真想不出龍鳴昆會幹出什麽樣的事情來。所謂愛有多深恨有多深。

  “姐,那是否愛上沖孔了?”當洛遲允話說出口後他就後悔了,只覺得在背上的米米顫抖了一下,就一動不動了,似乎沈醉在某件事情沖孔。“怎麽了?姐。”很久沒有聽到姐姐的回話聲,洛遲允見眼前沒有行人與車,便扭過頭朝姐姐看了眼,原來她已經在沖孔了。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