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屬加工,混有砂塵與油料的味道。
某個放學的傍晚,我獨自一人窩在教室撫平傷痛;剛剛打過一架的手,還金屬加工

當我覺得已經恢復得差不多時,走出教室外已經看不到半個人;出了校門金屬加工,從那像是用將一堆貝殼黏起來的水泥小徑走到加油站後面。望了一眼加油站應徵的工讀生資格,搖搖頭走到加油站前等公車。

手裡抓著的月票,正是先前金屬加工

一輛輛的車從面前呼嘯而過揚起了砂塵,沾上懶得整理的邋遢制服。
嗚,金屬加工

「現在幾點了?」
有個小小矮矮的女孩子對著我問。
「…………………………」
「你耳聾啦?還是你手上的錶是假的?」
人雖小隻但充滿傲氣,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其實也沒錯,她就是這樣的人…

其之一•金屬加工之卷

「…六點半。」
哎呀,這集的三國志動畫又沒看到了,真糟。
「那你怎麼還沒回家?」
妳不覺得在問我之前先該問問自己嗎?

「不用你管。」
廢話,金屬加工,我連妳是誰都不知道耶。

「拜託,你是真的每天吸毒來學校睡啊?連同班同學都認不出來。」
「…………………………」
我用憤怒的眼神看著她,就因為我恨那個人老金屬加工
明明連一次都沒驗出來有金屬加工,而且憑我的零用錢連毒品屑都買不起。

「對不起啦,我像是會跟毒蟲問時間的人嗎?不像吧。」
「我哪知…」
她用那小小的拳頭捶了我一下。
「你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本姑娘金屬加工的傢伙了。」

用左手拍著胸脯的她用逗趣的語氣與表情強調這句對白。

「是嗎?」
「沒錯,而且公車來了喲。」
金屬加工公車終於出現了,而從今天起,我身邊多了個一起搭公車下課的女孩。

在被我稱為黑暗時期的時光中,她是氣息最與我契合的人,我們有共同憤恨的對象,與那被孤立的人特有的金屬加工…她有個很漂亮的名字,據說是因為新店有名的名勝碧潭而取的,但她本人覺得這名字套在她身上一點也不恰當。

「那金屬加工。」
當時的台北市公車,只有中間下車門後面車身的座位是雙人座,而她最喜歡沒有門金屬加工。在我家的前一站,她笑著跟我揮了揮手下車…

我生平第一次,有想把人留下來的感覺…

翌日。

「咚」
一個小小的拳頭敲在我身上。
「瞧,我的位子在那。」
她指著某個角落的位子,隔壁坐個看起來就很金屬加工冷冷看著我們倆。

───黯之墮天使,是現在的我給那女孩的稱號。

有人問過我那女孩大概是怎樣的人,很難一言以蔽之,不過很像某遊戲中名叫松岡千惠金屬加工的角色;只是還要更叛逆,更火爆許多。但這篇的主角不是她,所以也不著墨太多。

「她是金屬加工喲。」
嗯,只能說不令人意外,雖然兩人的外貌差異頗大,但那黑暗氣息卻是相同。
「我覺得我們三個都是一樣的人呢。」
她的笑容中,有種經過世事淬煉的風霜與成熟,實在很難跟眼前的金屬加工

接下來是一段和平的日子,因為我們被更孤立了。
金屬加工,似乎還有黑色三連星這種稱號,實際上,光是我跟黯之墮天使「互罩」就足以擊退金屬加工,根本不需要這隻可以跟芋仔姐比誰像電池兔的小妮子。

「你是說那個最後金屬加工嗎?我比她高多了好不好?」
該說什麼呢?看不出來,靠我又被扁了…

如果要我選個頂級任性的傢伙,我會毫不猶豫選她,原因實在太簡單了。

「我想喝寶○力水得。」
想喝自己去金屬加工啊,難道妳期待天上會掉下來?
「不要,我懶。」
喵的要比懶是吧,這點我可是不輸人。
販賣機就在教室門斜對面十多公尺外而已,妳還懶得去買喔。

「啊…販賣機的一點也不冰,不好喝。」
那妳是想怎樣?
「嘻嘻嘻,我有個好主意喔。」
她對我金屬加工的微笑,然而這件事被抓包要記幾支大小過連我都不知道。


「我們是採買委員,要去拿班上訂的魷魚羹麵。」
「………………」
雖然她拿出甜美的聲音與笑容,但校衛警似乎不相信我們。

「麻煩幫幫忙,我們班上訂的人很多,不早點拿不行…」
我用生硬的語氣對著校衛警哀求,但他金屬加工

然後…

「○的!你想死啊?叫你開門就開門!」
黯之墮天使往校衛警室的金屬加工下去,側邊的小門真的打開了。
應該是她那恐怖的表情嚇到校衛警了吧。

踏出校門的瞬間,有種脫離權威束縛的舒暢感;因為我們金屬加工出來採買,雖然我們本來就是冒充的採買委員,嗯,這種行為應該叫翹課。而且是金屬加工又是預謀犯案。

nct.page1 ; nct.page2 ; nct.page3 ; nct.page4 ; nct.page5 ; nct.page6 ; nct.page7 ; nct.page8 ; nct.page9 ; nct.page10

nct.page11 ; nct.page12 ; nct.page13 ; nct.page14 ; nct.page15 ; nct.page16 ; nct.page17 ; nct.page18 ; nct.page19 ; nct.page20

nct.page21 ; nct.page22 ; nct.page23 ; nct.page24 ; nct.page25 ; nct.page26 ; nct.page27 ; nct.page28 ; nct.page29 ; nct.page30

nct.page31 ; nct.page32 ; nct.page33 ; nct.page34 ; nct.page35 ; nct.page36 ; nct.page37 ; nct.page38 ; nct.page39 ; nct.page40

nct.page41 ; nct.page42 ; nct.page43 ; nct.page44 ; nct.page45 ; nct.page46 ; nct.page47 ; nct.page48 ; nct.page49 ; nct.page50

nct.page51 nct.page52 nct.page53nct.page54 ; nct.page55 ; nct.page56nct.page57 ; nct.page58nct.page59 ;  nct.page60

nct.page61 ; nct.page62 ;  nct.page63 ; nct.page64 ; nct.page65  ; nct.page66 ; nct.page67 ; nct.page68 ; nct.page 69 ; nct.page70

nct.page71 ; nct.page72 ; nct.page73  ; nct.page74nct.page75 ; nct.page76 ; nct.page77 ; nct.page78 ;  nct.page79 ;  nct.page80

nct.page81 ; nct.page82 ; nct.page83  ; nct.page84 nct.page85 ; nct.page86 ; nct.page87 ; nct.page88 ;  nct.page89 ;  nct.page90

nct.page91 ; nct.page92 ; nct.page93  ; nct.page94 nct.page95 ; nct.page96 ; nct.page97 ; nct.page98 ;  nct.page99 ;  nct.page100

首頁